宫斗直播日常小说-宫斗直播日常安慕晞赵湛小说

安慕晞将黑衣处理掉后就悄悄回了畅春苑,原来太子也知道了张奉仪和王灿的事,然后等着借她的刀杀人。

她的身份暴露了。

那侍卫长明着阻止她,暗中却放水,而且追她的时候只追到树林子,连人都没找就回去了,当时她可是躲在树上呢。

也不知她这身份是怎么被知晓的,是因为在太子面前暴露太多,还是太子特意去查了深渊的事?

看来可以跟太子做一笔交易,她助他登上皇位,他保他们安家富贵荣华,很划算。

“禀告殿下,王灿已经被处理了。”

“下去吧。”

侍卫长贺琛领命下去。

赵湛摩擦着杯沿,眼中精光闪烁,看来深渊的杀手,果然潜伏在太子府里边,而且还会帮忙太子府遮掩丑闻。

若不是柳城君的出现,他还猜不到深渊的头儿就是她。

安慕容重新承宠的喜悦还未过去,在去太子妃请安的途中,就听到下人慌慌张张朝着锦元殿跑去,抓住一问竟然得知张奉仪的侍女桃扇在屋里上吊自尽了。

这府里边一连死了两个人,众妃都有些受惊不安。太子妃免了请安礼,着手处理桃扇的事情去了。

更有人传了是张奉仪的鬼魂索命来了,吓得众人赶紧回屋里念佛。

太子妃为了辟除谣言,下令严禁提起此事,这之后府里边才安生了一些。

下人找到了桃扇的遗书,说是怕张奉仪纠缠,遂上吊自尽。

只有安慕晞知道此事如何,桃扇确实是自己上吊自尽的,但遗书是她模仿桃扇的笔迹写的。

“喂,你这是做什么?”珠儿目光带着点疑惑抗拒,看向安慕晞。

“点长明灯,安抚鬼魂的。”

珠儿顿时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你干嘛在咱们屋里弄这个,你……”

安慕晞沉默,点完灯后双手合十,念了几句佛。

她转头对珠儿道:“别告诉良媛,省得她多心,你好生伺候着她便是。”

珠儿退后两步,瞄了一眼长明灯快速离开了屋子。

安慕晞特意给桃扇和张奉仪点了长明灯,桃扇是无辜的,张奉仪是垫脚石,但都是畅春苑的恩人。

虽然这般作为有些假,好歹是一番心意。

但愿这桃扇和张奉仪的的死,能让太子府安生一阵。

十一月底,赵清辞带着数个侍卫和太监前往了蜀地。

方京梁带领的一万精兵在五天前就出发了,待得赵清辞那边事成后,他这边来个突袭,打入蜀地内部。

张奉仪和桃扇死后,府里边不敢提这事儿,连带着安慕容被禁足的事情也噤若寒蝉,怕遭了忌讳。

安慕容自然心生满意,太子为了弥补对她的亏欠,允许她回娘家一趟。

一大早,安慕容便携带着珠儿和安慕晞,坐上了回安府的轿子。

前些天差人出去买了些许首饰和笔墨纸砚,专门拿去做母亲和弟弟的礼物。

安夫人自从那次被安慕晞收拾之后,整个人都憔悴寡淡了不少。

迎接安慕容进府时,面上虽然带着喜色,却是被苍白的面容压制住了许多。

“母亲是不是病了,可有开药方吃药?”

安夫人微微一笑,道:“只是近日越发寒冷,有些着凉了,你不用多心。”

她不敢去看安慕容身后站着的安慕晞,怕想起那日的不堪。

不过安慕晞突然来了兴趣,在府门前一个万福,道:

“慕晞给母亲请安。母亲若是身体不好,可让长姐着太医给母亲开个方子,吃着会好些。”

安慕容也赞同,道:“慕晞说的对,这事儿女儿回了太子府就办。”

安夫人一时被弄得憋了一口气,不上不下的,那脸色又难看了许多。

安慕容以为是母亲在这里站着等她等久了,忙说道:“早知道让母亲在屋里边等着,着实心疼女儿了。”

安夫人轻轻笑笑:“你父亲上朝去了,我又是当家主母,礼不可废。”

安慕晞心里啧啧两声,看着那两人说笑着进了院子。

安慕晞难得不用伺候安慕容,就去了安家的后花园闲逛。此时天气寒凉,万木枯荣,这花园也是一片萧索。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

走进几步听到了孩童的读书声,安慕晞看过去,安慕淮正被安府请的教书先生抽查功课。

这孩子看起来乖乖巧巧的,功课也不曾拖沓,安慕晞对他倒是另眼相待。只要不长成安夫人那样的坏心思,安府也算后继有人。

正打算回去时,安慕晞迎面与一个女人对上,她面带病容,但眼睛里的那股跋扈嚣张依旧如当年一样。

“呦,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陪嫁进太子府攀高枝的晞姑娘啊,你这回了安府,想必容姑娘也回来了。”

安慕晞浅浅一个万福,道:“花姨娘安好,太子准了长姐回安府探望父母亲,今早上回的府。”

花姨娘啧了一声,道:“我时常卧病在床,倒是不知道这事儿,安夫人怕是要高兴死,她女儿可是太子的宠妃。”

安慕晞微微笑着,没有说话。

这时教书先生放了早课,安慕淮带着小厮走了过来。

他见到花姨娘时问了声好,又叫了安慕晞姐姐,随后便被小厮急着带走了。

“嘁,防咱们跟防狼似的,她安夫人还嫌自己地位不够高啊?”

花姨娘狠狠瞪了一眼安慕淮和小厮一眼,带着点怨毒又带着点悲戚。

如果她的桓儿没被设计赶出府,下落不明,现在也是安府的栋梁了,她的孩儿怎么那么命苦。

花姨娘回过神来睨了安慕晞一眼,便带着丫鬟走了。

“我儿不过担了个庶长子的名头,非得赶尽杀绝……”

安慕晞索性回了自己的住处,小憩一会儿又跟着安慕容回太子府。

安世良下朝回府后就去见了安慕容,许久不见女儿,也怪是想念的。

尤其这次女儿能洗脱罪名,重获太子宠幸,确实也担得上一件大事。

安慕容在安夫人这里用了午膳后便离去了,临走前安世良又训诫了一番,安慕晞也在场。

“晞儿好好帮衬着容儿,容儿也要沉得住气,切莫着了其他嫔妃的套儿。”

“女儿谨记父亲教诲。”

安慕容之前还抱着安夫人痛哭倾诉了一场,现下眼眶又有些湿润。

这次回府后她不能坐以待毙,任由其他嫔妃欺负到头上。

安慕容走后,安世良立刻离了安夫人的屋子,安夫人想挽留,却也是无能为力。

从丈夫问出安慕桓在哪里的时候,她跟他就已经是貌合神离的夫妻了。

后续章节关注:kuhoubook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