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湛安慕晞小说-赵湛安慕晞小说名字

安慕晞被丫鬟引入到了安夫人的屋内,秋香色的软烟罗遮掩住日光,室内明亮而温凉。

檀香袅袅升起,旋出一室宁静。

安夫人正在屋里边念佛,佛珠碰撞的声音很清晰地传入安慕晞的耳朵里。

“女儿拜见母亲。”

安慕晞跪下请安,安夫人依旧闭着眼睛念佛,没有丝毫理会她的意思。

石板坚硬的触感从膝盖头传来,冰冰凉凉的,甚是难受。

她也不急,有些旧账应该要好好翻翻,可别错过了。

安慕晞安安静静地跪着,甚至跟着安夫人佛珠碰撞的声音数起了珠子。

不是太过无聊,而是借由念佛压制住内心的狂躁。

过了半柱香,安夫人才缓缓睁开眼睛,睨着身下的安慕晞。

这个贱奴像是照着她母亲的模子刻印出来的,样貌、心机、手段一样出色。

小时候祸害安府,现在依旧是安府的灾星。老爷依旧对那个**念念不忘,还护着她的女儿。

加之对安慕容的担忧,安夫人语气严厉道:“你可知错?”

安慕晞轻笑道:“女儿不知犯了何种错误,还请母亲示下。如果当真罪大恶极,还请母亲看在女儿有些苦劳的份儿上,饶女儿一次。”

安夫人面上窜起火气,真是不知好歹。

她一把将串珠重重地扔在安慕晞脸上,坚硬的串珠“啪——”地一声响,在安慕晞脸颊上留下红色的印记。

安慕晞面露惊慌,跪拜在地上,语气焦急道:“女儿当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误,还请母亲示下。”

安夫人一拍扶手,安慕晞跟着清脆声响惊了一下,安夫人嗤笑:

“你别给我装,你是什么货色我一清二楚,跟你娘一样卑贱。”

安慕晞静静听着,道:“是。”

安夫人站起身来,弯腰拾起了地上的佛珠,步履缓慢地围着安慕晞转了两圈。

“我让你好好照顾小姐,可你倒好,没让她升个位分,却是让她背上谋害皇嗣的罪名,你怎么不去抵罪啊!她可是安家的嫡女,出了事安家还有前途可言吗?”

安慕晞辩解道:“长姐出事时并未让我陪在身旁,无法顶罪。”

“啪!”一声清脆巴掌直直落在安慕晞脸上。

“你还敢狡辩?别以为老爷护着你,你就能为所欲为。告诉你,在安家你连一个婢女都比不上。”

安夫人目光狠厉,盯着安慕晞就像要盯出一个洞来。

“无论如何,安家都不能失了你长姐,你就是出卖你这副身子,你的容貌,你也要将太子带上你长姐的床上!”

安慕晞捂着脸答道:“是,慕晞谨遵母亲教诲。”

安夫人出了口气,心里顺畅了些,她挥了挥手,“你回去吧,你来府里的事情没人知道吧?”

“没有。”

安夫人又恢复了她的端庄典雅,姿态优雅地坐到了椅子上,完全看不出刚才的丑态。

安慕晞稍稍抬眼望去,心里一阵嘲讽。

安慕容就是照着她的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的貌美,一样的华贵,只不过安慕容现下少了她的狠厉。

“如此便好,小心给我出府,别碰上老爷。”

“是。”

安慕晞缓缓站起身来,揉了揉膝盖头,转身朝门外走去。

靠近房门的时候,她突然一个转身,将门关了起来。

清秀的面庞笼罩着阴影,睫毛低垂,遮住眸中的情绪。

都说了要找人算账,怎么能够先走了。

安夫人皱眉,“我是让你出去,不是让你关门。”

安慕晞轻轻笑起来:“母亲就是让女儿关门啊。”

“你看,这屋子都黑下来了,这氛围最适合做些别的事情,反正父亲也不会来这儿。”

安夫人面色一变,眼里多了些许恐慌,“放肆!给我滚出去!”

安慕晞太过狂妄,连她这个主母都不放在眼里。

安慕晞摇摇头,道:“滚出去是不可能,不是母亲让我来的这里吗?”

她慢慢走进安夫人,安夫人吓得跌坐在椅子里。

面前的女人柔弱惊慌,她下毒手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你要干什么?外面还有许多丫鬟奴才!”

安慕晞伸手卡住安夫人的脖子,上下抚了抚,安夫人只觉得咽喉出一片冰凉,就像被毒蛇爬上了一样。

安慕晞凑近安夫人,轻声说道:“母亲说,我这一握紧,会不会就断了?”

“然后鲜血流了一地,你这貌美如花的容颜,一瞬间变成枯皮,跟个青楼卖身的最下等奴婢没什么两样。”

“就是个卑贱的烂货。”

安夫人就是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做安家的当家主母。

“你!”安夫人气的眼眶通红,又止不住畏惧,色厉内苒道:“你这个**!我是你主母,竟敢以下犯上!”

“以下犯上?”安慕晞嗤笑一声,“这算什么,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以下犯上!”

她一把将安夫人推倒在地上,安夫人瞬间发钗散乱,颤颤巍巍可怜得像一只被折了翅膀的蝴蝶。

安夫人回转过头,杏眸圆瞪,咬牙切齿,面色由红到白,显得十分脆弱。

安慕晞捏住她的下巴,被迫让安夫人抬起头,“你这般模样,很惹人生怜呢,但是也留不住父亲啊,是吧?”

“**!”

安夫人忍着眼泪,准备爬起来,安慕晞突然踩在她的腰间,用脚尖在她身上点来点去。

安慕晞声音冰冰凉凉:“这里是子宫,生长姐安慕容的地方,我看看到底有什么好,能生出这么个好女儿来。”

她脚尖用力,由轻到重照着安夫人的腹部踩了下去。

“啊!”

安夫人吃痛尖叫一声,泪水在眼里打转,最终破出了眼眶,顺着脸颊流下。

安夫人颤抖着身子,安慕晞抓起她的头发,逼迫她仰望她,“你刚才骂我娘卑贱,你说谁才是卑贱的?”

“你!当真跟你娘一样无耻卑鄙!”

安慕晞重重一脚踩下去,“我让你说!”

忽而她停了脚,往上移了一些,“这里不曾哺育过安慕容,还真是一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可怜女人。”

“啊!”

安慕晞旋转着脚尖,用力地研磨着一个女人最**的地方。

安慕晞死死盯着安夫人,“华晓岚,你给我听好了,今天我是在跟你翻旧账。”

“当年在府里,是不是你指示下人抢我的俸例?”

“是不是你纵容庶妹欺负我?”

“是不是你因祖母去世设计将我送到尼姑庵,当个永远也出嫁不了的姑子,还在路上找人强我,还指示姑子们苛待我?”

安夫人狠狠地盯着安慕晞,嘴角颤抖着,气的说不出话来。

安慕晞心中愉悦:“你说,你这样子哪有当家主母的风范?府里任何一个姨娘的手都比你干净!”

“安府为何只有你安慕淮一个儿子?”

“因为大哥安慕桓被你设计逐出府,背上一个背叛家族的罪名,府里姨娘被你害的无法怀孕!”

“华晓岚,你这样子下地狱阎王爷都不收你!”

安慕晞放开脚,安夫人已经有些气息奄奄,口中吐出血丝。

“嘭——”

房门被撞开,安世良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安夫人惊慌失措的大丫鬟。

安慕晞见到安世良到来,面目依旧平静,她跪了下来,“女儿拜见父亲。”

安世良镇定一番,却依旧有些颤抖,他道:“你大哥现在在哪里?”

安夫人还有些意识,听到安世良这么问身体一颤,却只能趴伏在地上,无能为力。

安慕晞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说出来,但他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安夫人咬咬牙,抬起流泪满面的面孔,悲切道:“老爷,你要为妾身做主,安慕晞她以下犯上,欺辱当家主母。”

安世良轻轻瞥了她一眼,眼中露出不悦,这个女人还在编造谎言。

“你怎么把晞儿叫过来了,不知道慕容现在情况水深火热吗?”

“无知妇人。”

安夫人闻言愣住,眼泪刷刷刷往下流,流着流着突然大声笑了起来,身上的痛根本抵不过心上的痛。

“老爷……”

安慕晞站了起来,道:“若无事女儿先回太子府了,长姐的事情女儿会处理,不仅让她复宠,还会让比之前更受宠。”

她走了出去,步伐平稳,甚至还留有一些肃杀之气。

安世良叹口气,招呼了丫鬟进来服侍安夫人。

“你先面壁思过吧,何时想通了何时到书房找我。”

“老爷……”

安夫人被扶起来的身子又倒了下去,面色凄苦绝望,那个男人彻底离她而去了。

安慕晞回了太子府,一进苑门就觉着有些不对劲,看到魏禄贤现在门口,心里就明白了,可是太子怎么突然来看安慕容了。

魏禄贤见到安慕晞,就知这是太子要来找的人。他迎上去,见到对方脸上有巴掌印,“哎呦,姑娘这是怎么啦?”

安慕晞难得有些尴尬,忘记自己脸上还带着伤,道:“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

魏禄贤见状也不多问,只是道:“还是先去抹点药膏吧。”

安慕晞点点头,朝自己房间走去。

魏禄贤跟了上去,悄声道:“奴才有话要对姑娘说。”

安慕晞疑惑:“**有何事?”

“宫中皇上因为你父亲的关系,想让殿下带你进宫见上一面。”

安慕晞一愣,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估计是因为对付流寇的事情,父亲因为柳城君的事情说起她,皇帝对她好奇罢了。

“奴婢知道了。”安慕晞笑道,“不过多谢太子亲自前往畅春苑一趟,好歹缓了良媛的僵局。”

魏禄贤笑道:“实在不瞒姑娘说,这是上边的意思,不然也不好给张奉仪交代。你父亲立了功,懂了吧。”

安慕晞点头:“多谢**指点,奴婢会提点良媛怎么做的。”

说到底太子不过是表面上复宠安慕容,其实不过是为了应付。

不过这也合理,一要应付皇帝,二要应付太子妃和黎侧妃,不让她们拿此事说事。

安慕晞照着铜镜涂了药膏,只用小小的代价就毁了安夫人,她内心甚是愉悦。

不过她本可以避开这些,用刺杀下毒的方法杀了安夫人,但是那样可不解气。

唯有自己亲自动手,将敌人逼入绝境,才会让她心胸舒畅。

安夫人的事情她不会迁怒安慕容,也不会迁怒她的儿子,这是安夫人一个人的过错。

即使她有千般理由,为了安慕容,为了安慕淮,为了她在府中的地位。

可她作为安夫人,发动阴险的内宅斗争,本身就不利于父亲和整个安府。

确实如父亲所说,“无知妇人。”

安慕晞出来的时候,刚好珠儿送太子出来,她迎上去行万福礼,“拜见太子。”

赵湛看着面前低眉顺眼的女子,觉着有些熟悉,是那一夜的掌灯女。

“你便是安慕晞?”

安慕晞回道:“正是奴婢。”

赵湛道:“明日寅时到本宫书房,跟本宫一同进宫,父皇想见你。”

“奴婢遵旨。”

珠儿听到安慕晞与太子的对话面露惊讶,恭送太子后一脸凝重地看着她。

安慕晞不会背着良媛勾引了太子吧,不然太子怎么会与她面对面说话,想到此珠儿不由有些气愤,更多的是嫉妒。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太子来看望良媛,却有你的事情?”

安慕晞越过她,笑道:“我的事你别管,好好伺候良媛就是。记住,你只是奴才,别碍了良媛的道。”

珠儿心里一惊,“你!”

安慕晞回过身看上一眼,瞳孔闪过淬毒的光,珠儿被吓得后退一步。

安慕容躺在床上兀自高兴着,太子肯来看她说明在太子心里她还是有点位置的,等到她伤势痊愈,她一定要把太子的心抢过来。

不过安慕容忘了,太子本来就没有把心放在她的身上。

安慕晞走进去,在安慕容的床前站定,安慕容仰头望着她。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安慕晞摸了摸,有些委屈道:“被母亲叫回去了。”

安慕容垂眼,不用细问都知道是因为她的事。

她道:“母亲说了些什么?”

安慕晞只是道:“母亲没说什么,只是父亲说让长姐好好在太子府里做良媛,争宠可以,但别忘了安家。”

安慕容突然哭了出来,声音哽咽,泪流不止。

安慕晞静静看着,道:“过两日我为你洗刷冤屈,你好生准备着。即使太子对你有所愧疚,也不要忘了这是身在太子府。”

安慕容点点头。

后续章节关注:kuhoubook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