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杜诗篇小说宫斗直播日常-李杜诗篇小说

赵湛转身欲走,桃扇突然惊呼,同时也吓到了这里的妃嫔们。

赵清辞一个跨步向前,盯着桃扇道:“你可知冤枉嫔妃直接会被处死?”

他又转头看了赵湛一眼,眼里的情绪不言而喻,有的玩儿了。

张奉仪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道:“你、你偷窃我的步摇不说,还反过来诬陷我,明明便是安良媛撞到了我。”

黎香雪没料到事情会这般,微微眯起眼眸,对赵湛道:“殿下,这……该相信哪一方的说辞为好?”

这不过是府里一次小小的惩罚,竟然还会牵扯上这复杂的事情,倒是让她有些骑虎难下了。

沈云初道:“这偷东西的贱婢之言也能相信,看着自己性命危急倒打一耙,拖延一些时间,这人哪死不足惜。”

桃扇声音弱弱道:“奴婢有证据,帮张奉仪治病的刘太医也可以作证。”

赵湛眉头紧锁,心里已有思量,吩咐了一个小太监:“去宫里请刘太医,把这丫鬟带到太子妃的锦元殿,把事情弄清楚。”

“殿下,这……”黎香雪还欲再说,赵湛面上难得显露了不悦。

众人见太子这般模样也不敢多言,只是老老实实地跟着去了太子妃的殿里。

太子妃听到小太监的禀告后,露出讽刺的神情,这黎侧妃管理不好自己那边的人,开始狗咬狗了,还真是有趣。

太子妃到的时候局面有些紧张,她与赵湛坐在主位上,桃扇跪在地上,众嫔妃立在一旁。

赵湛道:“你所说的证据是何物?”

桃扇朝地上叩了叩首,道:“回陛下,张奉仪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刚察觉到怀孕时便着奴婢外出买了麝香,放在香囊里边整日佩戴。安良媛那次不小心碰到张奉仪,也是张奉仪假摔的,求殿下明鉴!”

张奉仪面露气愤,道:“你胡说,我好不容易怀了皇嗣,怎么回将他毁掉!”

桃扇又是一个叩首,颤颤巍巍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香囊,道:

“这便是不久前张奉仪让奴婢处理的香囊,她还用奴婢的家人威胁奴婢。可今日奴婢没办法,奴婢真的没有偷张奉仪的镶金玉步摇。”

香囊一拿出来,赵湛便示意之前赶过来的魏禄贤将香囊拿过来。打开闻了闻之后,确实发现里边有微弱的麝香味道。

黎香雪道:“殿下,这若是真有麝香,难保不会是这贱婢后头加进去的。刚才殿下让奴才去请刘太医,且听听太医怎么说,之前刘太医也没说张奉仪是因为麝香流产的。”

张挽琴皱眉道:“妹妹可别先下定论,若是张奉仪买通了刘太医,又该作何解释。”

张奉仪“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妾身没有,这一件件都指向妾身,最有利的是安良媛,定是她为了复宠诬陷妾身。”

张挽琴道:“这怎么可能,安良媛在禁足,如何能够将手伸到此处。”

沈云初嗤笑一声,道:“那可不一定。”

赵湛将香囊递给魏禄贤,“等刘太医来了就见分晓了。”

安慕晞做了些糕点,留在安慕容屋里些许后,便跟她说送去其他妃嫔那里一些。

安慕容也同意了,即使在禁足,与其他嫔妃的关系也不能放下,保不齐哪天就用到了。

安慕晞端着一碟香滑芝麻糕去了苏良娣的住处禄桐阁,刚通了丫鬟去禀报时,苏敏就从里边走了出来。

“奴婢拜见良娣。”

苏敏见到是安慕晞,不由停下了脚步,“你这是来送糕点给我?”

安慕晞点了点头,道:“我家良媛吩咐人多做了一些,送去给各位主子尝尝鲜。”

苏敏不客气地捏了一块起来尝尝,“味道不错,那便多谢安良媛了。”

一块儿吃完后,苏敏唤了下人前来将东西拿进屋里,“我等会儿回来再吃。”

接着她拉过安慕晞的手,道:“我带你去看好戏,张奉仪那里出事了,保不齐安良媛能够因此免罪呢。”

安慕晞垂下眼睑,口中急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扯到我家良媛了?”

苏敏不再多言,道:“咱们快去,不然一会儿看不到好戏了。”安慕晞任由苏敏拉着她朝前走,嘴角带了点无奈的笑。

苏敏到的时候那刘太医也被带了来,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请求太子饶命。

“微臣也是一时被金钱迷了心窍,才答应张奉仪帮她隐瞒麝香一事,求太子殿下开恩哪!”

刘太医话一出,张奉仪整个瘫倒在了地上,众妃嫔面色不一。然而她们最想不通的是,张奉仪为何要杀了皇嗣。

安慕晞嘴角露出一丁点儿笑意,看来计划很成功,她设计下毒逼迫桃扇将张奉仪供出来,然后催眠了刘太医,让他成为最有利的证据。

黎香雪有些懵,没想到她们费尽心思设计,这孩子张奉仪根本就不想要,而且现下安良媛通过此事又洗刷了冤屈,当真是白白做了工夫。

赵湛揉了揉眉心,道:“刘太医帮忙隐瞒一事,罪不可恕,免了太医职位,逐出宫去。”

“殿下,微臣不敢了!不敢了!”

“带下去。”魏禄贤招呼了两个府里的侍卫过来,将刘太医拖了下去。

张挽琴盯着张奉仪,道:“你身为奉仪,为何要谋害皇嗣?”

她有些气愤,这太子的孩子是巴不得自己一夜怀上俩,却还有人直接堕了胎,当真不可理喻。

“妾身……”张奉仪一脸绝望,低着头看着地上。

赵湛摆了摆手,从主位上站了起来,皱眉看了张奉仪一眼,道:

“既然此事安良媛实属被诬陷,太子妃好好处理一下,本宫与五弟还有事情要商量。”

众人不敢说些什么,只能恭送太子离去。

然而还不待众人回过神来,张奉仪竟然取下了自己头上的簪子,一簪子戳破了咽喉,血液喷溅出来。

“啊!”

众妃嫔纷纷被吓住,苏敏却是窜了出去,将张奉仪周身的几个穴位点住,然而还是迟了一步,张奉仪蹬了两下腿,气绝身亡。

“娘娘,救不回来了!”

鲜血流了张奉仪满身,众人只见红色液体一股股从脖子上淌下来,心跳立时加快不少。

张挽琴勉强打起精神,道:“将此事禀报给殿下。来人,将张奉仪尸身抬下去,再把这地上的血给擦干净。”

桃扇见到张奉仪的死状心里一惊,瞳孔瞪得老大,显然是被吓破胆了。她瘫倒在地上,一会儿后也被奴才抬了下去。

赵清辞正与赵湛调侃妃嫔众多的坏处,这时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跑过来,道:“殿下,张奉仪自杀了。”

赵清辞一挑眉,道:“怎的就自杀了?”

小太监摇了摇头。

赵湛道:“随她去,谋害皇嗣乃重罪,跟太子妃说将她尸身送回父母亲那里,不在太子府办丧事。”

小太监领命下去了,赵清辞不解:“大哥,你什么时候这般绝情了?”

赵湛道:“本宫自有思量。”

赵清辞沉思,忽而道:“难不成还有内情?”

后续章节关注:kuhoubook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