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缠不止:前夫,请自重全文精彩阅读 第6章:他们的孩子

小说主人公是宁希程锦时的小说叫做《婚缠不止:前夫,请自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叶蓁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想说,不是突然爱上你,而是已经爱了你四年多。四年多,一直努力想要得到你一点点的真心和在乎。下颌猛地一疼,我眼睛睁大,彻底清醒过来,慌张地摇头否认,“我只是喜欢小孩子而已。”他眼神复杂,缓缓地松开我,...

《婚缠不止:前夫,请自重》 第6章:他们的孩子 免费试读

我想说,不是突然爱上你,而是已经爱了你四年多。

四年多,一直努力想要得到你一点点的真心和在乎。

下颌猛地一疼,我眼睛睁大,彻底清醒过来,慌张地摇头否认,“我只是喜欢小孩子而已。”

他眼神复杂,缓缓地松开我,意味深长的反问,“是吗?”

我眼眶微润,只能点头,“是,我累了,回房间睡觉了。”

话落,便迈步往楼上走去,一步步踏在台阶上,心里特别想哭。

我就是想要个孩子啊,想要个属于我和他的孩子。

为什么这样简单的想法,在他的面前,都只能掩藏,他明明是我的丈夫啊。

——

翌日,我在公司刚开完会,就接到了婆婆的电话,提醒我今晚是程漾的生日,让我务必回程家吃饭。

程漾是程锦时的妹妹,我的小姑子,也是程家人最为宠爱的掌上明珠。

唯独,和我不对付。

下午,我把需要领导审批的文件叠成一摞,抱起来送去领导办公室。

我把文件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单独抽出一份,“孟总,这些都是需要你过目的文件,这份七夕节营销方案比较着急,你有时间可以先看看。”

孟恺神情专注的看着一份合同,略微颔首,“行,放这吧。”

我点了点头,轻声道:“嗯,那我先出去了。”

我从大学实习就是在这家公司,一直做孟恺的助理,到现在正好五年。

也是因为和他一起参加商务聚餐,我才认识了程锦时。

“宁希,你等一下。”

我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孟恺忽然叫住了我。

我转过身,他的视线离开合同,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温声道:“没什么事,你就先下班吧。”

我诧异地确认,“可以吗?”

他笑了笑,“我不说,你也会请假,对吧?每年的今天,你都有事。”

我有些赧然,又惊讶他在忙不完的工作,和丰富多彩的私生活中,竟然还有脑细胞来记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事。

如果是刚和他认识,可能会因为这样的体贴而多想,可身为他的助理,我太清楚了。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句话说的就是他。

我也没拒绝,轻笑道:“多谢孟总,我今天确实有事。”

他微微扬眉,“嗯,下班吧。”

和程锦时结婚后,程漾的第一次生日,我塞车迟到了,程漾直接把我送的礼物转送给了佣人。

从那之后,她每一年的生日,我只会想方设法的提前到。

她不喜欢我,而我对她,也没多少好感。我小心翼翼的讨好程家人,都不过是为了程锦时。

我到程家老宅的时候才四点多,老宅很热闹。我婆婆和几个长辈,正凑成一桌在打麻将。

我走过去打招呼,我婆婆把手里的牌打出去,笑问,“锦时没和你一块回来?”

我抿了抿唇,“嗯,他说有点事,等会儿就过来。”

过来之前,我就给程锦时打过电话了,他让我自己先回来。

我婆婆轻叹了一口气,也没说什么,她比谁都清楚,我和程锦时的婚姻是什么样。

正好程漾从楼上下来,穿着一件**版的连衣裙,踩着高跟鞋,姿态优雅。

我把提前精心挑选好的礼物递给她,笑着道:“漾漾,祝你生日快乐!这是我和你哥一块给你准备的,希望你喜欢。”

程漾打开包装盒,拿起车钥匙,水亮的双眸中闪过欣喜,“你们怎么知道我想要这款车?”

我见她喜欢,也松了一口气,“我上次看见你在……”

她笑容一敛,满不在乎地打断,“我哥给的钱吧,你千万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了,我心里就一个嫂子……”

说着,她猛然打住了话音,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我原也没指望一辆跑车就能让她转变对我的态度,程家的掌上明珠,想要什么没有。

况且,也确实和她说的差不多,大部分的钱都是程锦时出的。

只是她那句,心里就一个嫂子……似乎一瞬间就成为了我心里的疙瘩,心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

我怔怔地愣在原地,她口中的嫂子,是宋佳敏么?

一直到晚餐开始,程锦时都没来。我婆婆都担心的问我,我们是不是吵架了,我只好离了餐桌,走到窗边给他打电话。

连响了几声,他都没有接,我心里莫名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没由来的心慌。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后响起佣人叫我的声音。

我转过身,眸光一转,便看见站在璀璨灯光下的程锦时,一身纯手工定制西装,薄唇紧抿,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我愣了愣,朝他的方向走去,却听他不疾不徐的开口,“这是小宝,趁着各位长辈都在,我把他带来给你们认识一下。”

我婆婆剜了他一眼,“认识什么,这是谁家的孩子?”

程锦时语气不容置喙的说道:“我儿子,您的孙子。”

我脚步猛然顿住,视线往下,果然看见他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在一刹那凉透了,一股寒意径直钻入四肢百骸。

耳朵像是出现了耳鸣一样,一遍遍回旋的只有他说的这句话。

小宝……

我几乎在一刹那就想起来,昨天在医院,宋佳敏也说到了这个名字。

小宝,居然是他们的孩子?

可笑,太可笑了。

最可笑的是我,没有丝毫的准备,手足无措的看着我的丈夫,当着所有亲戚的面,给他的私生子正名。

我艰难地迈步走到他跟前,声音发颤,“锦时,你说什么?”

小宝似乎被吓到了,往后跑了两步,扑进一个女人的怀里,软声软气的叫了声,“妈妈,怕……”

我这才发现,宋佳敏也来了。

昨天他还不允许我当着宋佳敏说出和他的关系,今天,就直接把人带回家了。

我看了看抱着孩子的宋佳敏,又看了看程锦时,真是温馨的一家三口。

再傻的人,也能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就连一向看我不顺眼的程漾,此时看我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怜悯。

宋佳敏红着眼眶,“小希,我就是担心小宝认生,会哭闹,才跟锦时一块来的。”

我按捺下自己几乎爆发的情绪,声音不大不小的问道:“我爸怎么没和你一起来?虽然当初你们结婚,我的做法很不懂事,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