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女教师By村头一棵草小说免费阅读

村女教师讲述的高中毕业就回老家农村当代课老师的马良在村里过着平淡的日子,但自从喝了挖到的神秘老酒小壶之后

一方山水养一方人,桃水村虽然偏僻,但这里的女人个个都白嫩水灵。

只是这里地处偏僻,只有一条险要的泥巴路,隔着二三十公里才能到乡上,更别说县城,去县城一趟,只能在城里过夜。

这天有些暗沉,估摸着是要下雨了,马良急匆匆的从学校回家,刚上完课,得在下雨之前把地给锄了。

他挺清秀的,有点书卷气,高中一毕业就回老家来了,父母前两年死了,留下了三间大瓦房,还有一屁股的债,所以除了在村小教书之外,还要干农活。

回了家,他找了几圈,都没见着锄头,只能先借一把。

他这里没几户人家,地广人稀的,就隔壁有个王大麻子家,他现在在外地打工,就老婆在家。

说起他老婆香兰,那村子里不少男人都流口水,皮肤那个白嫩,身材丰满,尤其是胸口圆鼓鼓的,而且相貌妩媚,总感觉在勾引男人。现在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在家带孩子。

而马良总感觉这个香兰姐对自己有意思,好几次在门口的水井洗菜洗衣,都能看到她没穿里衣,白花花的羊脂软玉不停的晃着,真叫人想咬几口。

马良总是偷偷的看着,他其实老想个女人了,只可惜家里穷,加上身子没那么壮,干活不行,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香兰姐,香兰姐,在屋么?”马良在门口叫喊了两声,见没人应,就走了进去。

她这院子挺大的,马良一直朝里走去,到处看了看,却终于看到了香兰姐。

她正抱着小孩,打着盹,但胸口雪白的一片却露了出来,那翘翘的弧度,又大又软,孩子一口咬着,漂亮的大眼睛盯着马良,嘴上而是使劲的吸着。

马良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心慌意乱的。

之前都是偷偷看,这次可算得上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看,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滋味。不知不觉,身下的小兄弟已经挺立了。

“马良,你在这里做什么?”香兰醒来,就见隔壁的马良呆了一样盯着自己,她低头一看,明白了。

“香,香兰姐”马良结结巴巴,脸通红,居然被抓了个现行!

香兰姐瞄了一眼他裤裆,也扯了扯自己衣服:“**吃奶,我犯困,打了会儿盹,瞧你盯的模样,难不成也想来吃一口?”

这绝对是挑逗!

“不是的,香兰姐,我,我是来借锄头的”马良尴尬道。

“锄头不就在门口那旮旯里搁着”

“我,我知道了,我先去了”马良转身就跑,脑袋里还是那一片白。

看到他这惊慌的模样,香兰笑起来,但随后叹了声,自己的苦,又有谁知道,死鬼老公半年也难得回来一次,自己一个女人家,夜里的空虚寂寞,没有人知道。

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用手解决。

马良扛着锄头,这个香兰,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挑逗他。以前有次找他帮忙掌楼梯,结果一不小心滑下来了,压在他身上,半响都没起来。

来到自家的地,看着愈加阴沉的天,马良挖起来,下午还有节课得去学校里上了。

挖了会儿,碰见了个硬东西,几锄头下去,还是没反应,这块地一直是荒着的,大石头很多,他抠干劲了周边,咬着牙把石头翻起来。

这一翻不要紧,下面居然是个空空的洞。黑漆漆的,不知道弄了什么。

他伸手下去摸了摸。

探了探底,似乎碰到了些东西,又使了点劲儿,才一把抓住了。

是个精致漂亮的小壶,黄铜有些变色,但那龙纹雕刻栩栩如生。

“这肯定能换不少钱”马良自言自语,这些玩意可以当作古董卖,搞不好还能有个千八百的,自己日子就好过点了。

一晃,这里面还有哗哗水声,这可奇怪了,盖子上还封着一层黑黑的东西。

马良使出吃奶得劲儿才拔开了这壶塞。

“嘭”的一声,然后就酒香四溢,这平常不喝酒的马良都感觉喉咙一动,有点馋了。

按理说,这酒是放不坏的,而且不会变质,也没谁会藏毒酒在这里,这口正好渴了,他就试探的一仰脖子,小来了一口。

甘甜清澈,跟想象中的火辣完全不一样,味道极好。

然后咕噜咕噜的,喝完了,把这壶一藏,继续干活儿。

挖着挖着,这身上就有点儿发热了,开始以为是正常反应,但越来越热,皮肤也偏红了,更奇特的是,连自己的小弟弟都把裤子顶得老高了!还**的。然后脑袋一热,整个人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间,马良感觉到自己摆在了什么地方,然后就听到了几句什么死了之类的话,就没什么动静了。

香兰有些可怜的看着马良,刚刚洗菜的时候,就见有人抬着马良回来了,说是倒在干活儿的地里,他们看到的时候,已经没点心跳,基本上已经死了,所以连村里的诊所都不用去了。

这马良没个三亲六故的,挺可怜的娃,曾经也帮过香兰不少忙,愣头愣脑的,怪有意思,好几次她都故意逗他。

这一死,就跟死了条狗没区别,顶多村里的人会唠叨几句,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还是叫两个人,帮他埋了,坟头烧点纸,这辈子就没了”香兰自言自语,眼睛却看这个地方。

“死了都还不安宁”她走了过去,马良的那玩意还硬着,一点都没软下去的迹象。

“哎,估计这玩意他生前都没开过荤,早知道他这么命薄,也不介意让他尝尝女人的滋味”

“水,水”马良忽然开口了,吓了香兰一跳,随后反应过来,他还活着!

“等会儿”香兰拿着一大碗水急冲冲的过来了,发现马良已经睁开了眼睛。

“香兰姐”他虚弱的喊了声,就大口大口的喝着,直接呛了几口。

“慢慢喝,水多的是,你这是怎么回事”香兰问道,脸有点红,刚刚自己自言自语那话,不会被他听到了吧。

“刚刚干活的时候,挖到了壶酒,我口渴就喝了,结果这样了”马良喝了水,感觉恢复了不少,坐起来了,身上全粘着泥巴,不过腿还暂时有些难用力。

“挖到的东西你也敢喝”香兰又瞅了眼他的裤裆,心猿意马起来。

“我帮你擦擦身子,去床上躺会儿。”香兰说道。

然后香兰忙活起来,拿了大盆,提了水,扶着马良下了桌,然后把门关起来。

“把衣服脱了,别不好意思了,姐我什么没见过?”香兰见马良扭扭捏捏,开口说道。

要是以前,马良肯定特不好意思,但现在感觉胆子大了些,直接脱掉了上衣跟长裤,留着根裤衩。

“你这裤衩也得除了”香兰感觉自己声音有点儿抖,好久不见这东西了,心慌。

马良犹豫了一下,女人都不怕,自己还怕什么,干脆一咬牙,脱了个干净

“还挺男人的”香兰故作镇静,脚根都有些软了,拿着毛巾,粘着水。

那凶神恶煞的东西,比自己老公的足足大一号!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平常还真看不出来他有这样的本钱。

其实马良自己也奇怪,好像大了不少,难道是酒的作用。

香兰仔细的给他擦拭着身体。

“香兰姐,谢谢你”马良由衷说道。

“谢什么,都是邻里邻居的,有什么事儿都互相照顾点。”香兰还是没敢碰那东西。

“好了,你换身衣服就行了”她越擦心越慌,草草了事,给他找来了干净的衣服。

等他换好,香兰就得走了,孩子还搁在床上,怕出了意外。

“对了,别跟你王大哥说起这事儿。”香兰走了几步,回头嘱咐道,这帮个男人擦身子,很容易闲言闲语的。

很快马良发现自己腿也能动了,小兄弟也终于安静了。然后突然想起还有节课,就心急火燎的朝着学校赶去。

桃水村小学离他家不远,几分钟的路就到了,有些破烂的几栋教室,都是以前的老屋,一共有六个班,一年级到六年级,然后乡里才有初中,县城里才有高中。

六个班总共加起来也才一百多个孩子,平均二十个人一个班。连马良在内,一共六个老师,其中校长也是。

而现在更无奈的是其中有个老师受不了乡村里的日子,外出打工去了,只有五个人负责了。

马良夹着课本,走得很快,这学校连校门都没有,操场上到是立了根旗杆,星期一的时候升旗用,怕风吹日晒的,平常旗都是取下来保管。

“小马,小马”校长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走过来。

“张校长,有什么事?”马良看了看时间,到了上课的点了。

“先别忙,我有件事托你去办”张校长拉住了他。

“咱们学校,许老师走了后,我就跟乡里打了个报告,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校长你别卖关子,我急着上课”马良问道。

“乡里就把这事儿给报到了县里”

“县里通过研究决定,准备给予我们一些帮助,先是给我们买了一百多套书,最重要的你猜是什么?”

这个张校长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儿啰嗦。

“什么?”

“给我们送来了最需要的资源,一个老师!你想想,从县里调来的老师,见过世面的,肯定教出来的东西不一样。”

“昨天打电话来的,我本来叫了乡里二狗子用他的三轮把人带进来,结果他今天车坏了,所以你得帮我个忙,去把这个老师接回来”

原来是这事儿。

“你下午的课,我代了,你只管去接人”

“张校长,这一个来回,估计天都黑了”这二三十公里,可不是那么好走的。

“我帮你借了个摩托车,你骑车去,很快的,路上注意安全就行了”张校长指了指不远处,一辆破破烂烂的摩托。

马良其实挺喜欢摩托车的,可惜一直没钱买,以前读高中的时候,骑过几回。见有车子,心里有些痒痒的,没多想,答应了。

“对了,那老师叫做苏雨瑶”

“是个女的?”听这名字,挺美的。

“对对对,是个女老师,你快去接,别叫人久等了,我马上帮你去上课”张校长看迟到几分钟了,拿过马良的书,赶紧跑去。

马良推出了车子,这铁东西锈迹斑斑的,一看平常就不爱惜,马良暗骂了句,开始发动车子,踩了几下,都没打着火。

抬头却看到了一个女学生往外走去。

这正是他班上的学生,长得挺水灵漂亮的,明显比其他孩子高一截,而且发育得不错,胸口已经鼓鼓的了。

那脸蛋儿白白嫩嫩,大眼睛,双眼皮,小嘴红嘟嘟的,不少男生都喜欢作弄她,其实是变着花样引她注意。

因为是单亲家庭,所以马良平时对她挺照顾的,她跟马良也亲近。

“宁梦梦,你上哪儿去?”马良喊道。

“马老师,我回家一趟,我娘今天有些不舒服,我要回去照顾她”宁梦梦走了过来,衣着朴素,却遮不住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的美貌。

“这样啊,老师刚好要走那边,我带你去”

“谢谢老师”她轻轻一笑,就坐了上来,搂住马良的腰,胸口的柔软也贴得紧紧的。

马良有些不自在。她可是自己的学生,才多大,自己瞎想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终于踩着火了,摩托车冒出一阵黑烟,开走了。

这泥巴路,石头多,所以很簸箕,宁梦梦就抱得更紧了,丝毫不介意这个大哥哥一样的老师占着便宜。

马良是边起边走神,差点就拐到田里去了。

桃水村现在壮年男人不多,因为都往外打工挣钱去了,不少发财的,回来后老婆穿金戴银,一个劲儿的炫耀。

而宁梦梦的爸爸也抵挡不住这样的风潮,三年前出去了,但再也没回来过了,听村上的人说,是跟着去抢东西,被打死了。

这就可怜了宁梦梦的母亲,当年可是隔壁村有名的大美人,被读过点书的老宁给说动了心。谁知道他就是个空心大萝卜,没什么本事,光会说。

等发现的时候,都怀上宁梦梦了,所以没办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终于到了她家那边,马良停了车。

“谢谢马老师”宁梦梦俏生生的说了句,脸有点儿红红的,转身走了。看着她,挺好的一姑娘,只不过被这深山跟禁锢了,这辈子,还能怎样?

叹了口气,骑着这摩托车着,朝着乡上继续前进。

骑到半路的时候,才想起来张校长没说那老师长什么样子,认不到人怎么办?这回去一趟又嫌麻烦,弯弯绕绕的,路又差,还好几次熄了火。

足足骑了一个多小时,跋山涉水,人都要散架了。

大岩乡也是县里出了名的贫困乡,连水泥路都没有,全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土,路边有不少屋子。摆着些摊,这不赶集,人稀稀落落的。

从县城里来只有一条路,马良骑着车,决定先去路口看看。

还没到,就看到有几个人围在一起,大概是什么流氓地痞又在欺负人了。

他随意扫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眼神就挪不开地儿了。

好美的女人,白净的瓜子脸,一双眼睛勾魂似的,那嘴儿彷佛沾了些蜜糖,映着润光,看得叫人想咬一口。

最重要的是,那气质是乡里人比不了的,读过高中的马良一眼就能看出,这绝对是来自城里的女人。

简直美得跟天仙一样。大概是太漂亮,所以惹得几个流氓上前搭讪,不过这女人表情冷冷的,身材也是极好,前凸后翘的,个儿挺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