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剪西窗月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第七章 :秋愈冬至心意冷

小说主人公是楚格方意合的小说叫《共剪西窗月》,是作者马上成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从那以后,楚格再也没有来过我这里,原媞小产,他自然是陪在心爱之人身边了又怎么会来我这里,秋渐渐过去了,眼看着冬天便要来了,这季节交替,我也明白,自己大限将至了,紫竹依然尽心尽力的伺候着我,我却总是把她...

《共剪西窗月》 第七章 :秋愈冬至心意冷 免费试读

从那以后,楚格再也没有来过我这里,原媞小产,他自然是陪在心爱之人身边了又怎么会来我这里,秋渐渐过去了,眼看着冬天便要来了,这季节交替,我也明白,自己大限将至了,紫竹依然尽心尽力的伺候着我,我却总是把她叫做碧梅,并非是我忘记,不过是将这对碧梅的愧疚抒发在一个人身上罢了。

开始的时候紫竹还会辩几句,后来干脆就应了,这日夜色晚了,我正欲宫中就寝,“嗖”的一声,一直飞镖带着纸张直直的扎在了我床头的位置,我将其取下来,却见的上面是女人秀丽的字体:“欲要知晓方家生存,来未央宫。”

未央宫是原媞的住处,当初原媞入宫,楚格怕贵妃的位置委屈了原媞,硬是将长乐未央,与皇后的长乐宫比肩的未央二字赐给了原媞的宫名,原媞要我去未央宫,难道真的是方家出什么意外了吗?楚格,你还是对方家动手了?

我身子虚弱的很,可为了方家,我也不顾那么多,只穿了一剑碧色的斗篷在身上,将纸条塞进袖口,慌张着就要出去,紫竹刚为我准备了汤药,见我要出去,自然是赶紧拦住了:“娘娘,您不能出去啊!”

“走开!”我用力将紫竹摔在一边,提着裙子跑去了未央宫,定然是得到了原媞的吩咐,未央宫宫门大开,我进去都不曾有人拦着我这冷宫的废妃,刚进门,便见得原媞背对着我,面前是一架凤袍,一双葱指玉手在上面抚摸着。

“你来了!”原媞回头看着我,我走向前去,将纸条扔给她:“这是什么意思,你说!方家到底怎么了!”我疯了一般的拽住原媞的衣襟,原媞被我摇晃的很是烦躁,眉头一紧,双手拽住我将我扔在地上。

“方意合,看来离魂散果然是你的克星,如今你浑身没有力气,我可是听人说你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原媞得意的看着我,我趴在地上,双手支撑着地上,用力的想要起来,一只金线绣的红色鞋履狠狠的碾在了我的手上。

原媞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嘴巴皱在一起,越发用力的碾压着脚底下我的手,如今我被打入冷宫,被废了皇后,她自然是想怎么蹂躏我便怎么蹂躏我了,我疼的额头上出来豆大的汗水,可还是咬住了牙,不叫出声音:“方家,方家到底怎么了!”

原媞将脚抬起来,看着下面我已经血肉模糊的手,原本温柔的面具猛然被撕下来,她蹲下身子,一手紧紧的捏住了我的下吧,看着气若游丝的我:“方家,上上下下二百条人命,全部被皇上下旨仗杀,方家主父主母的人头被悬挂在城墙外,三天示众!”

她说完话,脸上露出来满意的微笑,或许是我心中始终存了幻想,我幻想楚格会留我薄面,不会对方家赶尽杀绝,我错了!原来楚格真的不爱我,从始至终都不爱!我不敢相信爹娘就这样离我而去,胸口一阵猛烈的悸动,我错愕的看着原媞。

“我是怕你不知道,所以尽快告诉你,好让你尽一尽女儿的孝心!”原媞站起来,继续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地上的我,一边用手帕嫌弃的捂住了嘴鼻,我的眼泪再也压抑不住,如断了的珠子一般的掉落下来,我目光游离在地上,不断地摇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爹!娘!女儿不孝!”

“你早就该预料到会有这一天!方意合,你可知道皇上是如何取得这江山的?”原媞低下身子来看着我,冷冷道,楚格的江山是怎么来的,我自然是知道了:“是我兄长与他共同打下来的!”

“没错,那你可知晓,当时皇上联合老臣张廷玉一起反了先皇?张廷玉是先皇的开国将士!”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楚格容不下兄长,因为他不能允许一个以后会联合他人夺走了自己江山的潜在威胁存在!

兄长自始至终都是楚格用来巩固自己江山的工具,打天下,守天下,兄长生,兄长死。根本没有什么谋逆,一切都不过是楚格的计罢了!想我兄长为楚格身负伤口无数,可是到最后,却连个忠臣之名都得不到。

“啊!兄长,是意合害了你,是意合害了你!”我双手无力的在地上拍打,猝不及防的,脸上一道**辣的疼,原媞一把巴掌掴在我侧脸上,长长的指甲划过皮肤,留下来几道伤痕:“方家也是如此,你们方家掌握了月晨国那么多情报,若是不能够为己用,皇上必然是除之!”

对啊,楚格用不了方家,又怎么会让方家存下来被别人利用,原来方家如同兄长一般,生死存亡都是楚格计划来巩固江山的棋子,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当时遇见楚格,也是他算计好的,从一开始就是算计好的!

为的就是将我方家满门一步步引向灭亡,好助他得到江山,巩固江山,原来遇见楚格,就是我方家的灾难!爹,娘,女儿不孝,方家几百年经营的心血,因女儿引来灭顶之灾,是女儿要你们遭此大难,女儿真的知道错了!

“原媞,其实我命不久矣,你何必还要与我过不去?”我看着原媞那副毒妇人的面孔,原媞就算是知道了我朝不保夕也还是要让我粉身碎骨,当真是抬举我了,原媞却好似发狂一般,抬起手来又朝着我侧脸一巴掌。

“你懂什么!你阻碍了我的路,我怎么会让你好过!皇上与我真心相爱,若不是为了利用你们方家,皇上不会娶你的,你以为我为什么平白无故的中了离魂散这种剧毒,我是镇国将军的女儿,谁敢暗算!”

原媞将自己方才癫狂的样子收起来,坐在一边看着我,我回味许久她这话的意思,难道说离魂散也是楚格早就计划好的,为的就是要我在三年以后名正言顺的死了,好让原媞登上这皇后的宝座而不落天下人口舌。

楚格当真是爱原媞的,爱的滴水不漏,不过是个位分,都要计划的天衣无缝,那我那,我算是什么,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之中的牺牲品,原媞看着我始终不相信:“皇上是不想让以后我登上皇后位子的时候,被天下人议论,才会用你来保住我的名誉!”

我的命保住了原媞的命,如今就连我要死了,楚格也要利用来保住原媞的名声:“我是怕你没几日活头了,到最后自己是死在枕边人手里都不知道,可怜你,才将这些说与你的!”

“索性今日就将你想知道的全然都告诉你吧,碧梅的死,其实我并不痛恨碧梅,我之所以杀掉她,也不过是因为她是你身边的婢女而已,别无它因!”原媞脸上洋溢着嗜血的**:“孩子,我根本就没有怀孕,那些血是鸡血,皇上让我这样做,趁机将你打入冷宫,名正言顺的废了皇后,也不过是为了我的名誉!”

原媞今晚将我叫过来,就是为了击垮我最后的一点希望,很显然她做到了,我失魂落魄的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朝着外面走,宫门口迎面而来是楚格还有紫竹慌慌张张地跑过来,看着我身形不稳,紫竹赶紧过来扶着我。

“滚开!你当真以为是我的碧梅吗?滚回你主人那里去!”我将紫竹甩到楚格那里,紫竹是楚格安排在我身边的眼线,为的也是监视着我,不让我有机会伤害原媞,如今我来了原媞宫中,紫竹就带着楚格来了,不过就算是楚格要兴师问罪也无妨了,我毫无牵挂,死了可是更好!

“皇上,皇后不知道为何突然从冷宫中跑过来了!”原媞见得楚格过来,反将一军,我冷冷的看着这女人逢场作戏,却已经没有什么了,方家门灭,爹娘死了,我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楚格皱褶眉头看着我:“还不滚回去!”身上的痛开是蔓延,腿部好像被灌铅一样,离魂散又开始发作了,眼泪夹杂着不知名的液体模糊了视线,我痛的无以复加,不断地告诉自己一定要撑住,撑着一把骨头往外走,可我终究是倒下了!

这副身子留给我的除了痛,还是痛,整个人在痛苦中沉浸下去,再也不想醒过来了。我能感受到有人握住了我的手:“方意合,你休想要离开朕,休想!你赶紧给朕醒过来,方意合!”

我要死了,他那么紧张吗?其实我活着也没有用了,药血早就没了,再也帮不了他了:“方意合!方意合!你不要吓唬朕,朕求你了!”

“求你了!方意合,你不能这样对朕,不能!”是谁在抓着我的身子摇晃,摇晃的我好疼啊,可是我不想醒来,不要晃了,我要睡了。

小说《共剪西窗月》 第七章 :秋愈冬至心意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