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剪西窗月章节 第三章 :烟纸一缕祭香魂

经典小说《共剪西窗月》是马上成神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楚格方意合,内容主要讲述:这日天气有些晴朗,难得见得这样好的阳光,紫竹在外面放了个藤椅,让我出去晒晒阳光,我也是在寝殿中呆的时间太长了,见得这样的好的阳光,竟然觉得有些刺眼,就连端着茶水过来的紫竹于我而言都是晃晃悠悠的!“娘娘...

《共剪西窗月》 第三章 :烟纸一缕祭香魂 免费试读

这日天气有些晴朗,难得见得这样好的阳光,紫竹在外面放了个藤椅,让我出去晒晒阳光,我也是在寝殿中呆的时间太长了,见得这样的好的阳光,竟然觉得有些刺眼,就连端着茶水过来的紫竹于我而言都是晃晃悠悠的!

“娘娘,您怎么了?”紫竹见得我身子晃晃悠悠的一把扶住了我,我摆摆手:“无妨,给我倒点水!”紫竹倒来热水,我喝下去了,却并不觉得身子暖起来。

恍惚间想起来,碧梅死的那日也是这样好的阳光,紫竹通报,说碧梅和兄长蓄谋谋害皇上,正在原媞的元华宫中受审,我手中的翠玉茶盏哗啦一声跌落在地上,紫竹扶着我去了元华宫的时候,却见的原媞面目狰狞的从碧梅的头上拔下来一支碧玉簪子朝着碧梅的胸口刺过去,到最后我连最后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和碧梅说。

原媞告诉我,兄长在楚格外出打猎的路上埋伏,要取了楚格的命,楚格治了兄长一个谋逆的罪名,碧梅在宫中与兄长里应外合,如今已经被她处置了,我看着碧梅一身碧色衫子胸口沁出来的鲜血。

碧梅你疼吗?这哪里是谋逆,这是私刑!皇上还不曾回来,原媞怎么就私自审问了,又怎么就私自定罪了,私自杀了碧梅,难道只因为碧梅是我身边从小一起长大的婢女?原媞,你就那么想要讲我这个朝不保夕的人赶尽杀绝?

后来楚格回来了,身上带着很浓厚的血腥气味,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兄长的血,楚格却好似是不曾见到我一般,一进了元华宫的门,便将原媞紧紧的搂在怀中,好似经历大劫生怕再也见不到了一般。

“皇上,碧梅畏罪自杀,死前承认自己里应外合方将军,羞愧见圣上,已经自杀了!”原媞说到这里,假惺惺的拿着丝巾擦拭眼泪。

楚格这才转身看着我,这种眼神与方才他看原媞时候截然不同,冰冷的似乎要将我这单薄的身子射穿一般:“你兄长企图谋逆,这些血,都是你兄长的!”楚格将自己的长剑**凑到我面前。

我从来没有这般强烈的感觉到这种憎恨的情感:“啊!楚格,我兄长为你鞍前马后,怎么会谋逆!你为何不给兄长解释的机会!”

“皇后情绪失常,还不赶紧带回去,脏了朕和贵妃眼睛!”楚格厌恶的将我跪在地上拽住他的衣袖狠狠的甩开,我被摔在地上,被几个侍卫拖着扔在了元华宫外面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去了。“谋逆婢女碧梅罪无可赦,将身子扔去后山喂狼去吧!”就算是人死了,因为是我的婢女,也不得善终!

思绪恍然如梦,睁开眼睛,才知道仍是今朝,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回想过往了,我却突然想起来今日乃是碧梅的尾七,碧梅死的不明不白,我从未寄过去一张纸钱,这些也是我心头大憾。

“你去准备些纸钱,还有我埋在园中枫树下面的枫叶酒,放在外面醒上三个时辰,今日我要为碧梅祭奠一番!”想起来在这冰冷深宫之中冤死的一缕香魂,我心如刀割一般,今日也是兄长的忌日,且一起吧。

夜色深下来了,听见外面桃花凤鸾叮叮当当的经过长乐宫,楚格今夜定然是召见了原媞,也不会有空来我这冰窟之中了,我将纸钱一一的捎给碧梅和兄长,那日的情景在我心中挥之不去:“碧梅,兄长,你们再等等我,我报了爹娘之恩,就去找你们,不让你们在奈何桥上迷了路!”

我拿起来一边醒好了的枫叶酒,想起来从前和兄长与碧梅三人在山间酿造枫叶酒的光景,如今恍如隔世,泪眼朦胧之中,我将这酒水浇落在火盆中,”呼啦”一声,一人高的火舌突然从火盆中窜出来。

我始料不及,还没来得及躲开,却被身后一阵强大的拉力拉开,孱弱的身子跌入一个皆结实的胸膛,这臂膀将我身子撞得生疼,差点又要咳嗽,我强烈的忍住这等腥甜,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抹明黄,楚格?

“大胆,竟然敢在宫中焚烧香火!”说话的是个尖锐的女人声音,我望过去,并不认识这女人是谁,怕是楚格身边的新欢了,可是楚格身边的女人我却是清楚的认得。

“皇上,姐姐怕是想念孩子了,给孩子烧些纸钱过去!”原媞还是那样喜欢假装柔弱贤惠,楚格一手揽着原媞,冷冷的看着我:“是她自己作孽!”

方才说话的那个妃子尖叫着嗓子,杏眼圆瞪的指着我:“皇上,这皇宫之中烧纸钱可是大不敬的罪名,这不是给您找晦气吗?断然不能够饶恕!”楚格许久不说话,最后艰难的挤出来几个字:“朕问你,他们说的,可是实情?”

“是!”看着这一帮来兴师问罪的妃子,我自然是知道自己中了算计,却也无妨,自从进了这长乐宫,我受的算计还少吗?这点算得了什么。楚格深吸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从他的眼中,我竟看出来有些的期待:“你可有什么要辨别的!”

“并没有,皇上莫非不知道?我从不辨别什么,公道自在皇上心中!”纵然是我辨别了,有什么用,一如碧梅死的那日,楚格回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就算是楚格来了再审碧梅也是无用的,他决定了要谁死,谁也活不了!

“皇后情绪失常,关押在长乐宫中看守着,非召不得探视!”楚格留下一道圣旨,甩手便离开了,我看着他离开的样子,心凉了半截,终归他是不信我的,这帮妃子们随着楚格来的,自然也是随着楚格走了,原媞恶狠狠地看着我,留下一道白眼,娇滴滴的叫了声皇上,随着去了。

紫竹一直跪在地上,直到楚格走了,才敢将我扶起来,一边皱褶眉头嗅了嗅:“娘娘,您手上的味道怎么有些硝石粉的气味啊!”硝石粉?方才我只碰过了枫叶酒,枫叶酒乃是初秋的枫叶酿制,绝对不会有硝石粉!

紫竹将我倒在地上的酒坛子拿起来闻了闻:“娘娘,是这里的味道,这里面被人放进去硝石粉了!”这是陷害,许是已经麻木了,又许是明知道自己半个身子埋进土里,竟有些觉得无所谓了:“就我这样一个奄奄一息躯体,还有这么多人想要置我于死地,不过是醒酒三个时辰的光景,就能够见缝插针?不管这酒我是喝下去还是烧了,都是免不了的皮肉之苦!”

听的我这样说话,紫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娘娘恕罪啊,娘娘,奴婢对娘娘绝对是忠心耿耿的,这事情绝对不是奴婢做的!”看着紫竹在地上跪着噤若寒蝉,我冷冷让人起来,无非是又受了一次算计罢了。

其实于我而言,关禁闭与否有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迈不出去这长乐宫,这些日子,我的身子越发的不如从前,离魂散似乎越来越夺走我的精力,昏睡的时间越发的长了,我记得娘亲曾于我说过,方家的药血能够解了世间万千毒药,唯独这毒首离魂散是无可奈何的。

离魂散,顾名思义,是让人的魂魄离散在身体之外,中毒之人每日昏睡时候越发的长,到了最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我有点害怕,却也有点期待,若是我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是不是也就不用忍受这样的诛心之苦,可若是那样,娘和爹怎么办!

惺忪之中,我好似见得人影背烛,冰霜般的手上覆上了一层暖意:“为何,你总是将朕推到身外,意合,你可是怨恨朕当初将方军儒诛杀吗?”这人的声音很是熟悉,熟悉的我不敢相信,可是我当真是没有力气在抬起眼皮来,更是说不出一句话,意识在那股温暖中沉睡下去。

小说《共剪西窗月》 第三章 :烟纸一缕祭香魂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