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猎户之田园小日子张锦儿莫玉堂完结版在线试读 第9章 他的考量

主角叫张锦儿莫玉堂的书名叫《嫁给猎户之田园小日子》,是作者清茶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张锦儿一愣,望着这一大袋银子,说道:“你全部拿出来了?”莫玉堂点点头,“以后,我们一起用。你可以自由规划,明日我们去街市买些东西。”“家里还缺些什么吗?”张锦儿问道,“我把它记下来,等到街市上一起买。...

《嫁给猎户之田园小日子》 第9章 他的考量 免费试读

张锦儿一愣,望着这一大袋银子,说道:“你全部拿出来了?”

莫玉堂点点头,“以后,我们一起用。你可以自由规划,明日我们去街市买些东西。”

“家里还缺些什么吗?”张锦儿问道,“我把它记下来,等到街市上一起买。”

“家里倒是什么都不缺,只是我想给扯些布,做几件新衣裳。”莫玉堂如是说道。

张锦儿在清洗灶房的时候,突然想到莫玉堂的一番话,心中倒是像添了蜜一样。

这个男人一向说话少,脸上的表情也单调,但是做每件事的时候,都会想到她。

去集市的马车早走了,莫玉堂把一只牛牵到了门口,张锦儿已经准备好了,看到门口的牛车,惊讶地问道:“我们坐牛车去?”

莫玉堂点点头,“山路难走,起码得走一个钟头,咱们坐牛车半个钟头就能到。”

张锦儿感慨他的贴心,正要跳上车的时候,莫玉堂却两只手把她抱起,放到了牛车上。

她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便一直没有说话。

一路的颠簸,到了集市。莫玉堂把牛车放到一个熟人那里,便带着张锦儿去集市上。

张锦儿第一次来集市,没想到古时候的集市这么热闹,挑着锣担穿梭在街道的老人,吆喝的小贩,牵着娃挎着篮子逛街的妇女,交织成一幅繁荣的集市场面。

“前头是布店,我们过去吧!”莫玉堂自然地牵起了她的手,生怕她在人潮拥挤中走丢。

“您这边请。”一个老者走了过来,热情地说道,眼睛不禁打量了她几眼,张锦儿正觉得奇怪。

“我想给我娘子扯几匹好布。”莫玉堂淡淡地说道。

“还要上次那样的吗?”老板顺嘴提到,“上次那些做喜服的布匹用着可还满意?”

莫玉堂望了一眼张锦儿,说道:“还满意,就要那样的。”

“爹,是不是莫大哥来了?”这时,从屋子里跑出来一个妙龄女郎,她穿着鲜艳,白皙的脸蛋我见犹怜,俏蛮小腰盈盈一握。

她瞧见了张锦儿,一身的警惕,上下打量着她。

张锦儿感觉到了一丝危机感,她瞧了一眼身边的莫玉堂,他倒是没有什么表情,依旧是一副平淡无常的表情。原来是爱慕者啊!看来,她的丈夫不像表面上那样不受欢迎啊!

“你就是莫大哥的娘子?”女娃提高了音量。

“翠莲,不得无礼。”老板连忙拉住她,又道歉道:“两位别介意,翠莲一向脾气直一些。”

“爹爹,翠莲不过是想见见莫大哥的娘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看看她是否能够匹配上我家莫大哥。”叫翠莲的女子倒是理所当然地说道。

“翠莲,现在作何感想呢?”张锦儿活了两世,怎么还会怕这样的女孩子。

翠莲没想到眼前看起来唯唯诺诺的女子竟然会开口,“不怎么样吧!”

“哦?你意思是你莫大哥的眼光不怎么样?”张锦儿径直地反问道。

“你......”翠莲气得脸都煞白。

莫玉堂不动声色地牵起了张锦儿的手,“娘子,我们换一家布店吧!”

张锦儿摇摇头,“不,我觉得这家挺不错的。”

她抬起秀气的额头,问道:“翠莲姑娘,不如带我看看你们店里的好布料吧!”

翠莲挑衅地回望她,心中已经计划好一套说辞了,一定让她知难而退。

老板倒是插嘴道:“不如让我来代劳吧,闺女啥也不懂。”

张锦儿摇摇手,“我与贵姑娘一般大,想必也是有些话题或者观点一样呢!”

莫玉堂知晓她能够处理这种事,便放心地说道:“去吧,我来付钱。”

张锦儿朝他笑了一眼,跟着神色各异的翠莲往前走去。

“这匹布不错。”翠莲给她推荐道。

张锦儿摸了摸布料,的确是柔软又轻肤,是一块好布料。

“你知道吗?世界上很多人都会看中同一块布。”翠莲突然说道。

张锦儿望着她有些惆怅的脸色,立刻理解了她的意思,“布料都一样,但是做出来的衣服却千奇百怪,姑娘不必担心。”

翠莲眼睛一怔,望着张锦儿认真的脸,“可是大多数人都看中了同一块布料,总有人捷足先登。”

“世界上又不止这一块布,没有了这一匹,还有另一匹。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好东西永远都在后头。”

“但是有些人就是不要脸,不珍惜眼前的,总是幻想着后头的,你说这样过分吗?”

张锦儿把这匹布放到手中,看着翠莲愤怒的脸,淡淡地笑道:“适合比完美重要,糊涂比通透重要。你要知道,这世间很多事,都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样。特别是夫妻之间的感情,怎么能比喻成这布料呢?衣服只是衣服,跟不了你多久,但是人不同,时间会告诉你一切。”

翠莲被她的话给震惊了,她从来都没听过这番话,但是她也有自己的不甘,“我和他认识得比你早,凭什么你要成为他的妻子?当时,他没有一件衣服,流浪在街头,是我和爹爹给他做衣服,给他饭吃。你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这么轻而易举得到他的爱和所有的温柔?”

“我们一生会遇到很多人,谁知道哪一个会是你的人生伴侣?哪能用先后之分来区分和衡量呢?”

“那日,他来店里,说要给新娘子置办一套喜服,那时候我都震惊了。我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不介意他脸上的疤痕,却没想到还有另一个女人。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样失去他。”

张锦儿认真地听着她的话,抬起美丽的眼眸,问道:“你不介意他脸上的疤痕,是一种同情还是委屈自己呢?认为自己的爱可以去包容一切?”

翠莲被她说得一愣一愣,“同情和委屈自己有区别吗?”

“有区别。”张锦儿认真地抚摸着布匹,一双锐利的眼睛扫视过她匆促的脸颊。

小说《嫁给猎户之田园小日子》 第9章 他的考量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