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慧妈妈右手撑着厨台 一丝不挂的让男人狠狠耸动

我是一个倒霉的大学毕业生。大学刚刚毕业,没有找到工作不说,我妈出车祸被车撞了,肇事司机没钱,虽然人已经被拘留了,但我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急需钱救治。我出门借了一天的钱,但遗憾的是,分文没有到手。回到了租住的房中,我跌坐在沙发上,很是头痛。可就在这时,我听到厨房里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柳慧妈妈,她是跟我们合租的女租客,自称是某企业的会计,可现在这个时间才下午四点,她该上班才是。

悄悄的搬了把凳子,我站在凳子上,透过厨房门上边的缝隙往屋里看去。柳慧妈妈右手撑着厨台,满脸的痛苦神情,而且身上还一丝不挂,将她那玲珑饱满的身材彻底显露出来。而在柳慧妈妈的身后是一个老男人,大腹便便,现在正站在她的娇躯身后,狠狠耸动着身体。 我大吃一惊,可更为吃惊的是,屋内竟然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身影,那是个秃瓢。在老男人完事后,秃瓢又趴了上去,而且柳慧妈妈竟然没有拒绝!

的模样很美,身材也很魅惑,那叫声简直如同天籁,让我口干舌燥。 可是我还是不能相信,自称做白领的她,竟然会同时跟两个男人做那种事情! 直至秃瓢也完事后,老男人丢出一把钱砸了的脸上,我才意识到她真正的工作什么。连忙搬着凳子蹑手蹑脚的离开,我躲到了隔壁的卧室中,把门给轻轻闭上。直至听到两人离开后,柳慧妈妈进入了卫生间洗澡,我这才敢回到客厅,装作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柳慧妈妈洗完澡出来后,看了我一眼,“不用装了,我刚才透过门缝看到你了。”她的话,让我很尴尬。不过柳慧妈妈并没有就此再多说什么,喝了一杯水手,抚弄着她湿漉漉的头发,问道:“你妈妈怎么样了,借到钱了吗?”突然,柳慧妈妈一个温热的暗影,朝我靠了过来,我心肝儿一颤,一张美艳的脸,面色红润,散发着诱人的女子气息,映在了我的眼前,相距不到十公分的位置。柳慧妈妈把手熟练的搭在了我肩上,可惜…我不敢动一下,我们就这样干坐着…镜子里,眼神交织。柳慧妈妈一把把我拉回房间,对着我吹了一口气!

猜你喜欢

嗯啊太大了吃不下 总裁按着我的头趴在桌下吃 嗯啊太大了吃不下 总裁按着我的头趴在桌下吃
下乡体验乡村艳妇 和大姐滚草地爱爱的故事 下乡体验乡村艳妇 和大姐滚草地爱爱的故事
嗯嗯老公舔得再深点-马上要高潮了 嗯嗯老公舔得再深点-马上要高潮了
柳慧妈妈右手撑着厨台 一丝不挂的让男人狠狠耸动 柳慧妈妈右手撑着厨台 一丝不挂的让男人狠狠耸动
老师床上糟蹋女同学 老师床上糟蹋女同学
老师伏在桌上啊恩哦 老师伏在桌上啊恩哦
老师的诱惑-我真的想干老师 老师的诱惑-我真的想干老师
妻子被送货员白干全文 妻子被送货员白干全文
妻子与朋友群交经历 妻子与朋友群交经历
老师我忍不了了给我 老师我忍不了了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