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爹爹土匪娘亲免费阅读-慕清蓉云墨卿章节目录

《将军爹爹土匪娘亲》是一本现代言情佳作主要人物是慕清蓉云墨卿,想知道故事情节的发展就来看呗吧!刘老从年轻时跟着老王爷再到云墨卿,已经跟随云家有四十余年了,算是见证了云家的成长历史吧。云墨卿可是他看着长大的,小时候没少教云墨卿习武练字,他在云家的地位除了云墨卿怕是无人能及的。

《将军爹爹土匪娘亲》精选:

将军府这么大,怕是要些时日才能将地形了如指掌了……

“夫人?”门外传来云离的呼喊声。

他来干嘛?!不会是被发现了吧?慕清蓉打开房门,“云护卫,不知道找妾身有何事?”

“将军有请?”云离发现慕清蓉的面色有些差,“夫人脸色不太好,是哪里不适吗?”

“多谢云护卫关心,妾身只是初到都城有些不适应这里的环境罢了。”慕清蓉整顿了一下自己的内心,吓死我了?还以为自己的意图被发现了。

“那便好,夫人请吧!”云离带着慕清蓉朝云墨卿寝室走去。

此时的慕小白正在跟将军府管家刘老套近乎……

“刘爷爷,今晚有鸡腿吃吗?”慕小白牵着刘老的手朝厨房走去。

这孩子甚是让人喜欢,白白胖胖的小脸,一双清澈明亮的双眸,刘老低目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心里甚欢喜。

刘老从年轻时跟着老王爷再到云墨卿,已经跟随云家有四十余年了,算是见证了云家的成长历史吧。云墨卿可是他看着长大的,小时候没少教云墨卿习武练字,他在云家的地位除了云墨卿怕是无人能及的。

“有有有?”刘老脸上挂着慈祥的微笑,“小少爷想吃什么,厨房就给小少爷做什么!”

“真的吗?”慕小白这个小吃货,开始苦思冥想今晚要吃的食物。

“那我要吃,鸡腿、鱼、灼田鸡”慕小白一边说一边数着手指头。

“好好好?”刘老摸着胡须应声道。

先点这几样菜吧,对了,还有娘亲爱吃的东坡肉,“还有,东坡肉哦?”慕小白抬起小脑袋望着刘老,会不会点太多了?

“好好好?都给小少爷做?哈哈?”小家伙吃这么多,也难怪长得白白胖胖的,看来被夫人照顾得很好啊!

菜点完了,就该聊正事了。

“刘爷爷,您一直在将军府吗?”说着,二人便来到了厨房,刘老跟厨房主事报上了慕小白点的菜。

“是啊,刘爷爷可是将军长大的哦!”刘老摸了摸慕小白丸子头。

慕小白低头把玩着手指,心里思寻着要怎么打听银子的事?该怎么问好了??又不能被怀疑?慕小白食指按了按太阳穴,真伤脑筋啊。

“怎么呢?小少爷?”刘老见慕小白久久没有说话,一张小脸都快挤成一团了。

“刘爷爷,将军爹爹是不是有很多银子啊?”不管了,直接问好了。反正本宝宝还是个孩子,童言无忌。

“哈哈?”敢情这小家伙纠结的是将军有没有银子的事,哈哈?还真是个即贪财又实在的小家伙啊。

刘老摸了摸胡须,“回小少爷,将军应该有不少银子!照顾小少爷和将军夫人是没问题的。”

“那将军爹爹有多少银子啊?”能养活他和娘亲?那可不好说,光是他这张嘴恐怕得要不少银子吧,所以还是问问清楚比较好。

“这个……恕老夫不能回答小少爷了,如果有小少爷想知道的话,可以去问将军大人哦?”他是将军府管家,当然知道府邸财务事宜,只是这个锅还是让将军去背吧!这小家伙,明眼人一听就知道他是盯上将军府的银子了。

“哦,好吧!”唉?试探‘银’情失败?真麻烦!看来得另想办法了,好歹知道了库房在哪里了。

云墨卿寝室

“将军,找妾身有何事?”慕清蓉站在云墨卿面前,云墨卿此时身上披着一件外套。

“过来,帮本将军换药!”云墨卿起身作势要脱下外套。

“那个……你等一下?”怎么一进来就脱衣服,混蛋。慕清蓉转过身背对着云墨卿“换药,不是有云护卫吗?”明明可以让云离给他换,干嘛找她。

“我说过,以后由你替本将军换药疗伤。”云墨卿脱了一半的衣服,又给穿了回去。“况且,这伤原本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是你让我伤口再次裂开。”云墨卿看着慕清蓉的背影,嘴角上扬。

什么鬼?关老娘屁事?“关我什么事,是你自己弱不禁风!”切?让我给你换药,门都没有?

“如惹不是你今日的推搡,碰到了伤口,又何来现在这般情形?”想赖账?呵?想都别想?“再说,先前你可是答应本将军了!”

好像是应允了,该死?定是脑子进水了。想想以后还要在将军府住上一段时间,还是不要得罪了这个大金主,等拿了银子就立马跑路,也不知道那个臭小子打听得怎么样呢。

慕清蓉转身,拿起桌上的药箱朝云墨卿走去。

云墨卿也无多话,起身将外衣脱掉,身上的伤势让慕清蓉眼瞪口呆?怎么伤得这么重?几乎体无完肤了。

“那个,你别动?我先帮你清理一下伤口?”慕清蓉小心翼翼的处理着云墨卿身上的伤口。

在云墨卿的左肩膀上有一道很老的伤疤,从结痂的程度来看,应该是被大刀所致,而且伤口很深,几乎可以要了他这只肩膀。

“痛吗?”慕清蓉不知不觉中摸上了那道伤疤,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无妨?”对于他们这些经常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更何况这些外伤。

云墨卿将衣服穿上,“怎么?这是心疼夫君呢?”

丫丫的,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房了。就算心疼,老娘也不承认。

“不是,只是觉得你伤成这样居然还活着,真是可惜了那人的用心良苦?”论嘴毒,老娘敢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这小妮子嘴毒得很,不过这刀子嘴豆腐心,倒是和我胃口。

云墨卿起身从背后抱住正在整理药箱的慕清蓉,“有夫人在,再深的伤都会无事?”

切,这马屁拍的?想趁机占老娘便宜,门都没有?

“走开,男女授受不亲!”慕清蓉用胳膊肘抵着云墨卿的肚子,作势推开云墨卿。

“啊?”云墨卿装样摸着胸一声闷叫,松开了慕清蓉。

“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这人真是的,明知道自己身上有伤,还这般se,活该。

“痛?你这是要谋害亲夫啊?”说着,云墨卿便上前又抱住慕清蓉。

慕清蓉怕又碰到他的伤口,只能任由他揩油了。可恶,等你伤势好了,看老娘怎么整你。

“将军如若想要为将军府添位夫人,定是大有人在,将军又何必总是挖苦妾身呢?”混蛋,要是能谋害,定是不放过你。

“本将军就要你做将军夫人,其他人没有资格。”云墨卿霸道强势的口气,却让慕清蓉心微微悸动。

少来,想迷惑老娘!“承蒙将军厚爱,自古男人便是三妻四妾。想必将军府邸,今后也定是妻妾成群,又何必将心思放在妾身身上呢?”

呵?小妮子这是在套本将军的话吗?“在将军府永远只有一位将军夫人,不会再有其他女子入府。”

鬼才信了?老娘才不上当了。可,慕清蓉稍稍上扬的嘴角还是出卖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