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打工王-主角是孙犁秦岢岚的小说阅读

《全能打工王》是一本非常不错的小说,其中有孙犁秦岢岚最新内容精彩不容错过,主角是孙犁秦岢岚的小说等着你的来看。要不是老大压着手不让弄出太大动静,几个手下早就呼啦啦的拿着砍刀冲进去砍了。

《全能打工王》精选:

六个人,品字形向路边小树林里围堵。

黑暗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几人的视力,鹰眼老大阴鸷的目光,冷冷的扫视着这片并不强壮的树林。

树木都不大,最多也就四年的树龄,应该是为了美化市容增加绿化面积刚栽种的没几年。

天空中忽明忽暗的几颗星星根本没有星光散落进树林。

风声簌簌传进他的耳中。

“老大......”副手低声道。

鹰眼老大伸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笃定道,“他肯定在这个树林里!”

几人听得老大的话,顿时放下心内疑惑,缓缓步往前包抄,这么多年老大的判断从来没错过。

树林不大,他们六个人排成一排,就将整个树林堵住了。

要不是老大压着手不让弄出太大动静,几个手下早就呼啦啦的拿着砍刀冲进去砍了。

就这么大的地方,就算看不到人,胡乱来几刀,也能砍死几个。

“老大你是不是太小心了?”副手有些不适应这种城市环境。

“二子,听我的没错,这个人不是个简单人物,刚才咱们可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不还是让他溜了。”鹰眼老大皱眉道。

“老大别杞人忧天了,刚才那不是分神了吗,要是平常还能......”

老三不服气的狡辩着,可是他还没说完,耳边就传来一声惊呼。

接着几人扭头,就看到老五被一根绳子系着脚脖子倒吊在了树上。

“老大他在树上,在树上!”老五惊恐的吼叫着。

“别慌,老三你去救老五。老六,二子,老四跟我走!”鹰眼老大快速下达命令。

“早知道这个小子扎手就带枪来了,姜盛隆那小子说是个乡巴佬,谁他娘知道竟然是个刺头!”老四抱怨着。

“老四别说话,他就在你身后的树上。”鹰眼老大突然说道,吓得老四登时不敢动了。

“老四趴下!”

鹰眼老大一声吼,紧接着老四就地一滚滚到一边,与此同时,鹰眼老大和副手同时拿刀砍向老四身后的树。

势大力沉的两刀,大腿粗的树都被砍倒了,可是根本就没有血,根本就没有人。

啊......

而此时身后传来了老四痛苦的叫声,他的脚踝被踩碎了,而且孙犁在极短的时间里已经快速的将他绑在了小树上。

鹰眼老大害怕了,他觉得这场势在必得的围堵转变了,原来他以为自己是猎人,现在才发现,对手才是猎人!

他说的不错,此刻的孙犁是个猎人,他像是回到了老家的丛林里,鹰眼老大几人就像是他的猎物一般。

在老家,尤其是冬天,家里没有吃的,即使大雪封山,动物猫在洞里过冬,他也必须守在山里,从白天到晚上,将自己埋在雪堆里,一动不动。

鹰眼看到前面一个黑影,一声令下,几把砍刀齐刷刷的砍向那里,这种被猎人盯上的感觉让他们几个生活生活在地下的人有些难受。

砰......

副手二子被一脚踹飞,狠狠的砸在三米外的树上,巨大的冲击力快要将他震晕过去。

在他闭眼的那一瞬间,他眼前突然一阵清明,看到了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孙犁。

他就像个猎人,眼神冷冷的看着自己,让他没来由的一阵心寒,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

他想提醒老大,赶紧走,别惹他,可是已经晚了。

他看到孙犁动了,动作很快,就像是猎杀野猪一般,直腿,直拳......

贴山靠!

孙犁像头牛一样,冲向鹰眼老大,咔嚓,大腿粗的结实枣木一下被撞断。

一个打地滚逃过一劫的鹰眼老大,骇然的看着被撞碎的枣树,再看向孙犁,黑暗中,浑身上下散发着勇往无前的气势。

“点子扎手!快撤!”

鹰眼老大快速分析眼前的形势。

“想走?不留下点东西,到时候你们还得来找麻烦!”孙犁知道猎狼,即使不能把狼杀死,也要让它知道疼让它看清力量差距,不然回头他还会报复。

“啊......”

对于一个猎人来说速度和力量是最重要的,孙犁要动手,这几个江城刚来的顶尖打手,根本不行。

一时间小树林里鬼哭狼嚎,以至于第二天江城市贴吧上出现了“城外树林有鬼”的帖子,而且短短一天时间就点击破了百万。

处理完鹰眼老大几人,孙犁犹豫了一下,还是拨打了王浩天的电话。

既然幕后人连自己这个小喽喽都不放过,那么肯定还会派人继续对褚默云不利,所以他必须要提醒王浩天提早防备。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孙犁言简意赅将今晚的事说了出来。

王浩天那边沉默了半天第一句话是,“你没受伤吧?”

言语间的关心让孙犁感动。

孙犁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孙犁翻墙而入,本以为秦岢岚早就睡了,可是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秦岢岚正一脸阴沉的坐在客厅。

秦岢岚是个很美的女人,第一次见她,孙犁就觉得她像是天上广寒宫下来的仙子,名副其实的冰美人。

“你,你还没睡呀?”孙犁心虚道。

秦岢岚冷冷的看了孙犁一眼,而后一张纸甩在桌子上。

“看看没问题就签个字!”

孙犁疑惑的从桌子上拿起纸,上面明确的指出“同居”时,孙犁应当遵守的各种规章

条例。

而列在首位的赫然是,晚上回家最晚不能超过九点!

而且有事需要请假!

孙犁嘴角抽了抽,看着密密麻麻五十条的规定,欲哭无泪。

看着目光呆滞的孙犁,秦岢岚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

“把条例背下来,贴在墙上,犯一条扣二百工资!累计扣除!”

秦岢岚说完,冷冷的起身上楼,脚步下传来清脆的响声,长发熨贴在后背上,客厅的灯光打在上面,美轮美奂,背部身材一览无余,这种气质感十足的美感,让孙犁这个十九岁大小伙子,大受刺激,慌忙冲进卧室。

“第五条,睡觉前洗澡!”秦岢岚冷冰冰的声音从二楼传了下来。

人的成长速度是很快的。

孙犁不傻,反而很聪明,进城后短时间内的人生起伏,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却又用坚韧的韧性,适应了过来。

后视镜里秦岢岚看着仍然安静看着窗外的孙犁,内心多了几分波澜,她能感觉的一种肉眼可见的变化,正在孙犁身上展开。

“下车!”

仍然是一个隐蔽的拐角,孙犁被秦岢岚赶下了车。

“还有十分钟,迟到,扣钱!”

秦岢岚冷冰冰的说完,而后驾驶着红色布加迪扬长而去。

孙犁早就知道会这样,看着远去的布加迪,嘴角噙着笑,抬头看着天空。

阳光明媚,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十分钟,一公里,对寻常人都不是遥不可及的难度,对孙犁这个八极拳高手更是不值一提。

脸不红气不喘的跑到秦氏集团大楼,刚到值班室打卡报到,就看到大厅外面哗啦啦的停下了一辆花车,接着花车上下来人,不顾保安的阻挠,在外面铺了一个大大的爱心,里面用热烈的红玫瑰写出秦岢岚的名字。

孙犁眼睛瞪的滚圆,敢情儿这是情敌来了呀?

不过很快孙犁就释然了,什么情敌,秦岢岚都不把自己当未婚夫,自己干什么自作多情。

他倒要看看这个倒霉蛋是谁,竟然搞出这么大动静,向秦岢岚表白。

难道这个男人不知道秦岢岚最讨厌花里胡哨的东西?

这么招摇,肯定会适得其反。

“我凑,这是谁呀,敢在大楼门口摆花,这要是让董事长看到了,不得处理保安部呀!”

郑力柱看着满地的红玫瑰,气愤道,接着就要往前把摆花的人赶走。

“柱子,等等。”孙犁拦住郑力柱。

“嗯?犁哥你干啥呀,这要是让董事长看到了,非得扒了我这身保安服不行!”郑力柱说道,刚当上领导,他可不想立即就被免职。

“你看看里边的字。”

郑力柱好奇的顺着孙犁的手指方向看去,接着忍不住爆了粗口。

“是谁呀,竟然是向董事长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