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南柯温西言云南柯全文阅读(完整版)

人气小说《一梦南柯》由著名作者祢啾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温西言云南柯,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某天温西言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家的狗窝变成了……破旧木屋?而她所在的温家却是赫赫有名的世家,奈何她的实力限制了她的富有。为了吃好喝好,她走上了成为强者的不归路。可这一切,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呢?

《一梦南柯》 第十九章 免费试读

“靖城!”温西言惊呼道,昨日她还想着自己对这儿的地形并不熟悉,该如何去往靖城,没想到今日如此幸运,她欣喜地问道,“我也要去那儿,你何时去,可否捎我一程?”

云南柯静静地看着她,似乎是在思索,又向着远处望了一眼,过了一会儿,他转身就要离开。

温西言见他似乎是要离开,连忙叫住他,“云南柯,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呀?你若再不说话,我便当你是答应了。”

奈何云南柯始终不说话,一会儿工夫,便从她眼前消失了。

“哎,看来还是得靠自己,温西言,不要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嘛。”注视着云南柯离开在玄兽森林后,温西言又看向还扛着巨鹿的杳冥,无奈道:“我们回去吧,想必你姐姐见到你定会十分开心的,至于这个……”温西言有些为难地看了看他肩上的巨鹿,又看了看茫然无辜的杳冥。

“看在你如此弱小无助且可怜的份上,今夜就以它为食吧。”温西言看了看渐渐漆黑的玄兽森林,感觉到四周似乎有些冷意,不知为何她似乎还感觉到一丝丝杀意,心中有些许不安。“此地不宜久留。”温西言警觉地看着四周,牵着杳冥想往外跑,明明四处无人,却总觉得有什么正注视着她。

走着走着,杳冥突然扔下肩上的巨鹿,停在原地不动。

“哎呦,大哥,你怎么不走了?”眼看着周围越来越不对劲,温西言心中的紧张与慌乱也越加强烈,此刻,她恨不得把杳冥打晕带走,但若真这样做,最后晕倒的人还指不定是谁呢。

黑夜中,杳冥猛然侧头,呆滞地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某个地方,而后,他歪了歪头,嘴角挂着一抹笑意。

如果此时是云南柯在他身边,自然了解他这般反应是因为他的猎物出现了,只可惜如今在他身边的是温西言,对于这一切,温西言只觉得诡异万分。

对此,温西言甚至开始脑补了一系列可怕而又恐怖的场景,陷入幻想中的她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所发生的事情。

只见杳冥慢慢调动体内的玄力,汇聚成光波,又在一瞬间将光波向某处的棵树上挥了过去。“砰”的一声,树从中间裂开,一人从黑暗中走来,道:“你很不错,居然没有中我的幻术,只可惜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赶紧离开这里。”

“是吗,那我呢?”又有一人从天上而来,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玄力威压着黑衣人,他不得不调动全身的玄气来抵挡这股威压,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抵挡不住,砰的跪倒在地。

而杳冥似乎没有受到这股玄力的影响,他耳尖微动,鼻翼轻轻颤动,努力辨别着来者,而后他唇齿微启:“云?”

云南柯轻笑一声,道了句乖后,又转过头来看着刚刚站起身来的黑衣人,道,“我早就察觉到你的存在,只是你迟迟不肯现身,那么我也只好将计就计,请君入瓮了。”

“怎么可能,我方才明明感知到你的玄力已经消失了……”黑衣人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不过是个陷阱罢了,你以为凭你区区天玄就能感知到我的玄力?”云南柯嗤笑道。

黑衣人咬了咬牙,心知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今晚的任务怕是无法完成了,若是现在离开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想逃?”云南柯看出黑衣人此时的想法,正准备出手,却听见一声凄厉的尖叫,他愣了愣,就在他愣神的那一瞬间,黑衣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呵,动作倒是挺快的。”云南柯嗤笑道,而后无奈地看向身中幻术的温西言,他走到温西言的面前,轻抚她的头顶,将玄力注入她的体内,来破解这幻术,待温西言渐渐恢复清明时,才放下手。

看见刚从幻境中回过神来的温西言还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云南柯本想嘲笑她几句,却在瞥见她红红的眼眶后抿了抿唇,方才还十分霸气的云南柯突然不知所措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叹气,轻轻地拍了拍温西言的头顶,安慰道:“方才的一切都只是幻术,你别害怕,况且还有我在呢,我会保护你的。”

话毕,不光是温西言愣住了,就连云南柯自己也愣住了,他见温西言怔怔地盯着自己,颇为难得地红了耳朵,他轻咳一声,似乎是要缓解这种尴尬。

“你方才不是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温西言此刻也反应了过来,询问道。

“我可不像你,如此愚笨,被人跟踪了还不自知。”

温西言听到这话,悄悄翻了个白眼,“是呀,谁不夸你聪慧,天赋异禀呢。”

“对了,”温西言突然想起云南柯离开前还不曾给她答复,便问道:“云南柯,你可否……”

“明日午时,杏花庄外,逾期不候。”说完,云南柯便离开了。

温西言开心不已,暗自比了个剪刀手,看着云南柯离开的背影,喊道:“云南柯,谢谢你!”

等再也看不清云南柯的身影时,温西言才意识到杳冥还站在一旁,此刻的杳冥呆呆地看着不知何时因受伤而死去,如今只剩下兽丹的巨鹿,似乎正在为它感到惋惜,却又好像有些许遗憾。温西言叹了叹气,无奈地拾起地上的兽丹,将他收入囊中,然后牵起杳冥的袖子往温府走去。

而那位侥幸逃走的黑衣人已经进入温府,此刻正在静水院中。

“任务失败了?”薛筠看了眼黑衣人,见他面色有些苍白,便问道,“你受伤了?”

“是属下办事不利,还请主子责罚。”黑衣人单膝跪地,恭敬道。

“即便那丫头如今已经晋升为地阶,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这其中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你务必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薛筠晃了晃手中的茶杯,道。

“是,主子,事情是这样的……”

待黑衣人说完,薛筠目光越发深沉,她思索了片刻,又询问道,“这几日你便不用去跟踪温西言了,回去好好调养身体吧。”

“属下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