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从容侯思晴小说免费 叶从容侯思晴第2章在线阅读

叶从容侯思晴是作者墨涵元宝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咱们接着往下看活剥她皮,覆以野猪皮,残害她父皇,毒哑她弟弟……重生归来,她誓要把仇人剥皮拆骨,血债血偿!她卯足力气,准备大杀四方,却遇到他——战无不胜的罗刹王,他冷情,铁血,杀伐果断。他将她压在墙上,嘴角含笑眼底冰冷道,“要么死,要么,做本王的女人。”她眼底嫌弃,只当一桩交易。但不知何时,在利益的夹缝中,他们却缠绵出了感情。他将要另娶他人,却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说,“念念,这次玩儿票大的,敢不敢来?”

《邪王的铁血王妃》 第2章 获救 免费试读

梁长乐临死的恨意,比那一场大火更滔天……

难道她就要这样被烧死了吗?

反倒叫那男盗女娼的小人,可以存活于世?加害她年幼的弟弟?

天道何存?公理何在?她不服!她绝不甘心!

梁长乐想要张嘴质问苍天……

哗啦一声水响,梁长乐呛了满嘴的水。

她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四面八方的水包裹着。

有人来救火了?有人来救她了?

她扒拉着探出水面,正狐疑之际,却猛地瞪大眼……她看到了什么?

正在拨水的是她的手吗?水底下的是她的腿脚吗?

坚硬粗糙、长满黑毛的野猪皮不见了?她的手脚回来了?

她伸手摸自己的头……是人脸,而不是猪头?

梁长乐正惊喜之际,却猛地被人摁住脑袋,浸入了水里!

她被人剥皮!被人烧死!如今终于有了手和脚——她不要再淹死!

梁长乐拼死挣扎,不顾一切!她猛的一踹。

她背后的人闷-哼一声,撕拉——她的衣服,被人撕开。

但她的头终于钻出了水面,她大口呼吸,回头去看,是谁还要谋杀她!

钻出水面呼吸的梁长乐胸前一凉。

一个男人的目光自她胸前扫过,脸上露出讥诮的笑。

若不是他眼底的不屑太过明显,梁长乐还以为他是什么谪仙,真是神仙一般完美的脸。

“你这女子,胆敢偷窥本王洗澡,眼珠子不要了?”男人伸出手,往她眼睛戳来。

梁长乐吓了一跳,抬脚又是一踹。

她使满了力气,这一脚却软趴趴的,一下被他握住了脚踝。

他手劲儿大,梁长乐的骨头要被捏碎了,她冒着冷汗咽下哀嚎,“我是燕王钦定的世子妃,齐王也不希望别人看见这副情形,而误会您吧?”

梁长乐脑仁一跳一跳的疼,她脑中另一个女孩子的记忆,井喷式的涌现。

她思维混乱,只隐约知道,这是夜国。

眼前这个男人,是夜国绝对不能惹的罗刹王爷,战神齐王慕容廷——武功高强,杀人如麻。

至于她……

“敢威胁本王的人,平生第一次遇见。”慕容廷将她拉至面前,“叫人看见又如何?本王会怕?”

他当然不怕,大不了把她带回去做通房侍妾,腻了就杀了她。

但梁长乐不能死,她已经死过一遭,如今捡回一条命,她不能大意。

“这是误会,小女以为在这里的是燕王世子……求您高抬贵手……”

女孩子哀求之时,睫羽微垂,却并不叫人觉得卑微……她身上似乎有种独特的气质。

慕容廷正欲细看,远处却传来脚步声。

“往寒泉那儿去了!”

“寒泉可是圣地,别叫她犯了忌讳!”

“追过去看看!”

嘁嘁喳喳,似乎有不少人往这儿来。

梁长乐心里一紧,她这副样子被人看见,再怎么解释也会被浸猪笼的吧?

左右都是死!她不如冒险……偷袭他要害。

“唔……”慕容廷一声闷-哼,脸色都变了!

还从来没人——敢对他兄弟动手!

“王爷恕罪,我不能死!”梁长乐一边控制着齐王的“软肋”,一边闭气深深潜入水中。

脚步声停在岸边不远,众人似乎都吓了一跳。

“寒泉里有人?”

“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寒泉泡澡?”

似有脚步声还要靠近,梁长乐心头一紧,手上也猛地用力……

光天化日,人若离得近,必然能看见水底下的她。

她紧张之时,根本没发现手里的东西有变化。

“站住——”慕容廷低喝一声,“本王在此,还不……滚!”

追来的女孩子们这才发现,水里泡澡的竟是齐王。

齐王的身材真好,露出水面的肩膀,映着阳光波光,闪闪发亮,肌肉饱满隆鼓,浑身都散发着充满征服欲的雄性气息。

女孩子们的眼睛都要看直了,还有几个忍不住吞咽口水。

众人平日里哪有这样的眼福?

“不滚,是想死吗?”慕容廷冷笑一声。

一股寒风吹过,众人打了个冷颤,愕然回神——这可是齐王殿下!

一战坑杀敌国四十万男丁的杀神齐王!

“啊啊——”女孩子们乱叫着逃跑,惟恐跑得慢了会被屠杀。

寒泉旁再次安静下来。

慕容廷提起水里的小脑袋,表情很有些古怪,“叫什么名字?”

梁长乐憋气憋得眼前发黑,她吐了口气,却没发现慕容廷已经欺身靠近。

“区区蝼蚁,不足挂齿,齐王还是忘了今日吧。”梁长乐睁眼,一张俊脸已经近在咫尺。

“本王岂是那始乱终弃的渣男?”慕容廷冷笑。

梁长乐木然,哪来的始乱终弃啊?

慕容廷忽然握住她的细腰,“你点的火,不灭火,就想走?”

梁长乐慌忙松手,脸色僵硬,“情急之举……”

“本王是给你利用的吗?利用完,就想蹬开?”慕容廷脸色清隽,笑容危险。

“禀爷知道……”寒泉一旁的竹林里,突然传来声音。

梁长乐趁他分神,两指并在一起,在他气海,小-腹,腹角一通猛戳。

慕容廷微微一愣,钳在她腰上的手也松了。

梁长乐立时像一条鱼似得,潜水滑行十几米,手脚并用的爬上岸。

寒泉的水,极寒彻骨。

她一个女孩子,却能在水里这么久,非但没有冻死,还能行动自如。

这本身就让慕容廷很有兴趣。

她手指戳上他的穴位,他只略微感觉到酸麻而已,其实并无大碍。

但他习武之人,知道她所戳的都是运气大穴,她一个小姑娘竟然懂武学?

慕容廷故意配合她演戏,她还真敢跑。

他的目光落在小姑娘单薄的脊背上,并没有出声阻止手下人汇报消息。

“梁国国相叶从容,派遣来使,要与我夜国商议通边之事,圣上请齐王安排来使。”

慕容廷随意的嗯了一声,却见那小姑娘猛地站住了。

在寒泉里都没怕冷的她,此时却站在岸边浑身颤抖。

她捶在身侧的手,也攥的紧紧的,关节发出可怕的“咔咔”声。

小姑娘身上的恨意太浓烈,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慕容廷都能清晰的感觉。

“喂,你……”慕容廷正要说话。

小姑娘却蹬蹬蹬跑进竹林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