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沐晚薄西琛免费小说 迟沐晚薄西琛全文阅读目录

迟沐晚薄西琛是著名作者佚名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的那男主迟沐晚薄西琛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不逃了?”“不逃了,我老公长得帅,身材好,我眼瞎才想逃吧。”重活一世,迟沐晚发誓要让害得她家破人亡的人付出惨痛代价,报仇的同时不忘抱紧老公大腿。抱大腿,有法宝,亲亲抱抱举高高绝对管用。“老公,你累吗?我给你按摩吧。”“老公,你饿吗?我给你准备吃的。”传闻中,杀伐果断,高冷无情的男人化身宠妻狂魔,将她宠在心尖上。某天:“薄总,夫人离家出走了,她说太累,需要一个人好好休息。”一个小时后。迟沐晚望着门外的男人,震惊道:“你怎么在这?”男人将她堵在门板上:

《重生暖婚:薄少的掌心娇宠》 第11章 目的差不多达到了 免费试读

安诗妍说完,跪爬到迟父迟母的面前:“爸妈,我真的知错了,求你们帮我和姐姐求情好不好?”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痴心妄想了,我不想和姐姐变成这样,爸妈,你们帮帮我?”

迟父迟母看着她痛哭流涕的样子,想到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姐妹情深的情景,心底隐隐有些动容。

若是因为这件事,让姐妹二人关系变得水火不容,往后一家人还如何相处。

“晚晚,你妹妹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吧。”迟父有些看不下去,缓缓开口。

迟母也跟着附和:“是啊,以前你们姐妹向来关系好,照片的事,你妹妹虽然做的不够光明磊落,可她知错能改,做姐姐的你就大气一次,原谅她吧。”

迟沐晚听着爸妈都为安诗妍求情,知道他们心中还是不忍。

毕竟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自然不想两个女儿关系闹僵。

而她今天的目的差不多已经达到了,安诗妍再也不能觊觎她的男人了。

若再敢算计薄西琛,不用她动手,爸妈也一定会站在她这边。

安诗妍,来日方长,这只是开始。

迟沐晚收敛起思绪,望着父母笑了起来,“爸妈,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一家人自然就不用太计较了。”

“只是希望妹妹记住,薄西琛是我老公。”

迟母望着迟沐晚的眸光充满温柔和宠溺:“她会记住的,晚晚,你这一个月没回来,今天好不容易回来,就留下一起吃吃午饭吧。”

迟沐晚眼眶泛酸,强忍着心头的异样,上前挽着沐婉华的手臂,有些撒娇的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嗯,谢谢妈,我想吃你做的咕噜肉。”

“你这孩子,都已经是结婚的人了,还撒娇,妈妈现在就去给你做。”

“谢谢妈。”

迟母说完,便转身去了厨房,直接忘记了依旧跪在地上的安诗妍。

看着母女俩和睦相处的模样,安诗妍跪在地上低垂着头,嘴唇被她咬得没了血色。

在旁人看不见的角度,迸发出浓烈的嫉恨。

迟沐晚虽然和迟母说话,却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

走到安诗妍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妹妹,你怎么还不起来,我已经原谅你了。”

安诗妍神色顿了下,瞬间扬起一抹比哭还丑的笑容,声音柔弱道:“姐姐,谢谢你原谅我,你能想着和薄少好好过日子,我真替你开心。”

呵呵……

都这时候了,还不忘装白莲花人设。

安诗妍,从今天开始,你在意的,我都会一点一点让你失去。

“嗯,我会和薄西琛好好过日子的。”

迟沐晚说完,走到迟父的身边:“爸爸,我陪你下棋吧。”

“好啊。”

迟沐晚和迟父下棋,安诗妍尴尬的坐在一旁,脸色都变了。

“妍妍,看你脸色不好,就上去休息吧。”迟父温柔道。

安诗妍薄唇微抿,想要开口说她也想一起下棋,却被迟沐晚先一步开口了:“你刚刚哭了那么久,上去洗下眼睛吧,肿得跟个猴子屁股一样,丑死了。”

安诗妍脸上的笑容都快维持不住,尴尬的说:“好。”

说完,落荒而逃的上了二楼。

迟沐晚望着她的背影,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坐到迟父的对面:“爸,我们开始吧。”

迟父将她的神色看在眼底,“你故意的?”

“也不能说是故意的吧,当你发现某些真相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原来世上真有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人。”

这意有所指的话,迟父神色顿了下,缓缓开口:“你们一起长大,姐妹感情不会有假,你疼她我们看在眼里,不能因为她喜欢薄西琛,你便针对她,迟家的家训是什么还记得吗?”

“记得,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记得就好。”

午饭的时候。

迟沐晚坐在餐桌旁,望着桌上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神色闪过一抹异样的流光,视线下意识的扫向迟靖恒的座位。

上一世,她被抓回来后,将薄西琛捅进了医院,因为薄西琛一直没苏醒,薄母大发雷霆,大力打压报复迟家。

迟靖恒也因为她,被人伤了手指经脉,永远不能弹钢琴。

这一世,她没有伤薄西琛,因此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改变。

“晚晚,你在想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妈,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我已经给他打电话了,他说一会儿就回来。”

话音落下,便听见玄关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迟沐晚激动的起身站起来,望着迟靖恒:“哥,你回来了。”

迟靖恒唇角微扬,眸底满是宠溺和温柔:“臭丫头,舍得回来了?让你回家推三阻四。”说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迟沐晚撅着嘴拍在他的手背上:“哥,我都结婚了,你还摸头杀,都弄乱我发型了。”

“怎么,你还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了,再怎么长大,你也还是我妹妹。”

迟沐晚眼眶泛红,脸上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连忙将自己身边的椅子拉开,“哥,坐。”

迟靖恒忍不住调侃:“哼,没白疼。”

兄妹俩的相处让坐在首位上的迟父迟母都笑了起来。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模样,刺激得安诗妍低下了头。

迟沐晚眼角的余光看见她低下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爸妈,哥哥,吃菜。”

“好,没白疼。”

安诗妍握着筷子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也学着迟沐晚给迟父迟母和迟靖恒夹菜。

虽然他们都说了谢谢,可安诗妍嘴角的笑容都快要僵住。

迟沐晚抬眸看了她一眼,夹起桌上的咕噜肉,准备给安诗妍,只是快到她面前的时候,筷子滑了下,咕噜肉径直掉落在她白色的裙子上。

安诗妍蹭的一下站起来,脸色阴沉可怖,“迟沐晚,你是不是故意的?”

她的声音很大,阴狠歹毒的表情尽数暴露在迟家人面前。

迟沐晚握着筷子的手顿在半空,带着一抹哭腔:“我看你一直闷头吃饭,想给你夹菜而已,我不是故意的。”说着,委屈的眼泪顺着脸颊流淌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