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潇歌凌夙小说最新章节 欧潇歌凌夙免费阅读

欧潇歌凌夙是著名作者十六夜?仙神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欧潇歌花季般的23岁,却被医生告知因患癌症,或将命不久矣,索性破罐子破摔,随手在街上抓一男纸吃干抹净,甩给他两块毛爷爷当小费。本以为不会再见,结果……谁能告诉她,为啥她的主刀医生辣么像被她吃掉的男纸?为啥她的主刀医生会在她家和她爸妈谈婚期?为啥主刀医生总给她一种早已相识的赶脚?为啥这主刀医生背景辣么逆天神秘?看在医生长的帅,有发展,有前景,回报高的份上,潇歌自我安慰,好好过日子吧,却意外发现癌症根本是乌龙!可……乌龙能咋办,肚里娃儿已成胚胎。

《我的总裁会手术》 靠,这是有奖竞猜!? 免费试读

即便那不是爱,相信凌夙也会对欧潇歌很好。 “……”欧潇歌清澈的双眸一脸茫然,不懂阳筱然的话。 “好了,我去楼下看看,待会儿这扇门一定要把好关,绝对不能轻易开门。”阳筱然起身,摸摸女儿的脸蛋,然后离开了卧室。 这扇门自然不能轻易打开,为此,欧潇歌还准备了一揽子的高难度问题。 楼下,凌夙携众兄弟已经感到,一身笔挺高雅的白色燕尾服,任他俊逸非凡,宛如鳯銮,姐妹们心情不满意,就是不给开门。 “这还差不多……”红包拿了厚厚一摞,摔在手里的声音那叫一个爽。“阿姨,差不多了,我们先上楼了。”贝夏颜拉着洛雪宁的手,匆匆向楼上赶过去。 阳筱然所扮演的老好人角色,就是在关键时刻给女婿开门。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凌夙的表情,是真的晴朗了。 “谢谢妈。”一进门,凌夙就给了阳筱然一个大大的拥抱,聊表感激之情。 阳筱然被这个突然的举动惊到了,这种煽情的行动,绝对不是凌夙那种大男子主义男人会做的。 凌夙是想不到这些,也不会做这些,只是在过来的路上,作为结婚前辈的朋友给他的建议而已。 那些建议,其中不乏是调侃、捉弄凌夙。 “不谢不谢。”拍拍凌夙的背,阳筱然笑的和蔼,从他身体的僵硬程度上来看,确实是尽力了。“真实的,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妈咪。”她对称呼一直都很讲究。 “妈……妈。”凌夙硬着头皮试了一下,果然还是不可能,本能的抵触那两个字。 对凌夙这样的大男子主义来说,妈咪那两个字,是永远不可能达到的极限。 “赶快去吧,潇歌在楼上。”拍着凌夙的肩膀,将重担交给了他,从阳筱然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她的一丝伤感。 回到欧潇歌的卧室,贝夏颜将门反锁,两个人轻巧悠闲的坐在了床上。 “满屋子的红色,看着就喜庆,只是你这张脸,为啥一点喜庆的感觉都没有?”贝夏颜爬到欧潇歌旁边,用力的捏了捏她的脸蛋。 “嗯……”脸被捏的生疼,也被捏的严重变形。 贝夏颜说的没错,身边的一切充斥着红红火火的喜庆,而欧潇歌的脸上始终未呈现笑容。 她并不是在后悔自己的决定,只是嫁给一个不爱的人,如何让她高兴的起来。 能这样坦荡、坦然的接受这个事实,已经是欧潇歌的极限。 “我听人说,结婚的时候,都会有沉重的感觉,还会有莫名的伤感。”洛雪宁也是快要结婚的人,所以有去特别了解一下关于结婚的事情。 “那素啥玩意?婚前恐惧症?”贝夏颜实在是理解不了。“啊……好像上来了。”利落的跳下床,贝夏颜耳朵趴在门上听了听声音。 大部队的脚步声逼近,到达门口,凌夙的手中拿着新娘的白百合手捧花,等待着门打开,将这一束花交给欧潇歌。 敲门是礼仪,而且有了先见之明之后,凌夙知道,这扇门同样牢固的反锁着。 “夏颜,这个给你。”欧潇歌从被子下面抽出一张纸,上面写了很多密密麻麻的文字。“给他们提问,回答不出来就拿红包跳过一道问题,答案也都写在上面,全部回答过后,再给她们开门。”纸扔给贝夏颜,表示要娶她欧潇歌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接过那张纸,打开一看,贝夏颜凌乱了,她的眼前,一群密密麻麻的蝌蚪字爬行。 “靠,你这是有奖竞猜啊!”一眼看下去,题目有多少就不说了,难度就已经让贝夏颜跌破了眼镜。“这种级别的问题,全部通过,估计要下半年。”惊愕的眼神扫一眼欧潇歌,这家伙到底是想不想结婚啊! “好了,赶快照做。”欧潇歌不耐烦的催促着。 把时间拖长拖久,是欧潇歌的私心,给自己一点时间,再让自己想清楚。 欧潇歌忘记了,这场婚礼她逃掉了,却逃不掉红本本的束缚。 没办法,贝夏颜今天只能听从新娘的指挥,谁让今天新娘最大。 “知道了吗?这是新娘的命令,我也没办法。”站在门前,贝夏颜已经和门外的新郎等人做了解释,这件事真的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只负责收红包。 外面那些人,除了凌夙之外,其他人都和贝夏颜一样,早就凌乱了。 “首先第一题,世界最高峰,珠穆朗峰的高度是多少?请三秒钟作答。”念着题目,贝夏颜扫了一眼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欧潇歌。 大喜的日子闹这一出,贝夏颜真不知道欧潇歌在想什么,想要特别的婚礼,也不需要有奖竞猜吧!而且还是这么狗血的问题。 这些问题都是欧潇歌前几天通宵在网络上找到的,对知道答案的人来说,并不算是高难度的问题。 “珠穆朗玛峰……多高?一万米?”某兄弟慌乱拿出智能手机,准备网络找寻答案。 上学时,教科书上学过,都知道是世界最高峰,却没人知道具体的数字。 “8844.43米。”在慌乱的一群人之中,凌夙镇定冷静的给出了答案。 “正确,第二题,圆周率是多少,确定到小数点最后一位,三秒钟作答。”念着这种狗血问题,贝夏颜哭的心情满满,这种问题,就算她上学的时候也没能记住。“都在哪淘来的这些问题啊……”贝夏颜不禁惊讶。 “3.141592654。”这一次,凌夙更加迅速的回答。 “正确,北欧神话的四大体系分别是什么,请用两种语言回答,三秒钟开始。” “巨人(Giants)、诸神(Gods)、精灵(Elves)以及侏儒(Dwarves)。”凌夙本人的确是觉得这些问题很无厘头,不过还是在认真的回答,就当做是欧潇歌的考验。 “不会吧,连这个也知道。”贝夏颜掩嘴惊愕,莫非是天才?“正确,希腊神话中新神谱诸神都居于奥林匹斯山上,宙斯推翻了父亲的统治,建立了新的统治秩序有十二神主,十二神主分别是谁?三秒钟开始。” “喂,凌夙,你的夫人该不会是虐待狂吧!”某兄弟指着门的另一侧,脸上的表情有些慎得慌。 淡漠的眼神看一眼朋友,凌夙扑克脸无任何变化,夫人并不是虐待狂,大概是在做最后的挣扎。 凌夙泰然冷静,不是因为他有自信能够全部回答,而是有自信不会让欧潇歌逃掉。 “波塞冬,哈迪斯,雅典娜,阿波罗,阿尔忒弥斯,阿弗洛狄忒,赫尔墨斯,阿瑞斯,赫淮斯托斯,狄俄尼索斯,赫斯提亚,德墨忒尔。” 接下来的所有问题,凌夙并没有全部回答,因为贝夏颜实在是没有耐性念下去了,直接把门打开,红包全拿过来,放凌夙他们成功入侵。 “赶快进去,把红包给我就行了。”态度中带着催促,却也不忘把红包揣进自己的口袋。“我崩溃了,所以选择站在凌医生这边了。”贝夏颜看着气鼓鼓的欧潇歌,干脆表示自己爽快倒戈。 为表感谢,凌夙索性把准备的红包都给了贝夏颜,而后大步走进来,第一眼看的自然是自己的新娘,气鼓鼓、嘟着嘴、极为不爽的欧潇歌。 摔着一摞厚厚的红包,贝夏颜极为满意,不枉她撕了那张纸惹欧潇歌不高兴。 事已至此,欧潇歌认了,反正她就是这命,逐渐的家人朋友全都倒戈在凌夙那边,注定自己是被孤立的那个角色。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是直率型,一个倔强,一个严肃,毫不掩饰,到底谁会先投降,很难预测。 “最后一个问题,凌夙,你真的会一心一意的照顾我一生一世吗?”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答案却对欧潇歌很重要。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却很清楚,凌夙是不屑于说谎,更是一诺千金的男人,所以只要他回答了,欧潇歌就会相信。 而且她不需要爱,也不要承诺,只需要一个回答。 “会。”简单的一个字,并不是那么铿锵有力,并不是什么誓言,只是按照自己的意识,郑重的将自己所想传达给欧潇歌。 没有甜言蜜语,没有誓言约定,没有虚伪做作,简单的一字回答,更容易传达一个人的心情和意志。 “你真的是遇到好男人了啊!潇歌。”贝夏颜笑着,她男友无数,所以她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是真正值得依靠的。 是啊!如果没有逼婚那回事,欧潇歌也许会真的觉得凌夙是个好男人。 “走吧,时间不多了。”欧潇歌移动一下身体,手自然而然的伸向凌夙。“我们家没什么规矩,把花给我,把我带走就可以了。”反正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这一步,索性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对对对,赶快带走吧!万一再弄出第二个有奖竞猜,你们的婚礼就要推到下一年了。”贝夏颜草率的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