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的风水师李无畏姜妤完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19岁的风水师》小说主角名为李无畏姜妤,由佚名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社会都市小说,正在掌文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宁可借屋停丧,不可借屋成双.................

《19岁的风水师》 004 煞灵警告 免费试读

"爸!"

姜妤被她爸跳楼的画面刺激的差点晕过去,这突然的变故让我也短暂的失神两秒。

幸好,别墅前面种着花花草草,还有几棵果树,姜玉堂从楼上跳下来,衣服挂在了果树的枝叶上,只见果树的枝叶摇晃了几下,折了。

"噗通!"

姜玉堂跌落在了地上。

好在有果树的缓冲,再加上楼层不高,我和姜妤跑过去查看了一下,姜玉堂并不大碍,只是手上,胳膊上有玻璃划破的伤口,还在滴着血。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古人诚不我欺,没想到这么一跳,姜玉堂短暂的恢复了正常。

在姜妤的搀扶下,姜玉堂从地上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眼神涣散了好久,才有了神色。

"我刚才是怎么了?"姜玉堂恢复正常之后问道。

"你刚才从楼上跳下来了。"姜妤刚哭过,眼泪还没有擦干,嗓子也有些沙哑。

"我从楼上跳下来的?"姜玉堂并没有太多惊讶。

姜妤帮她爸拍打了一下衣服上的土后点了点头,顺便问道,"爸,你没事吧?"

"没事,你不用担心。"

姜玉堂不亏是滕城首富,经历过大风大浪,很快就神色如常,他示意姜妤去拿绷带,帮他包扎下伤口。

姜妤这才反应过来,快步走进屋里,拿出一个药箱,给她爸消了消毒,包扎了一下伤口。

包扎完后,姜玉堂看向了我问道,"这位小兄弟是?"

姜妤在旁边说道,"我给你说过的,他是我高中同学李无畏,是一名风水师。"

"哦。"姜玉堂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沉默了一会儿,姜玉堂问道,"小兄弟,你是否已经看出来我的情况?"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体内养的煞,已经形成了煞灵,开始反噬你。"

"什么?已经形成了煞灵?"姜玉堂大惊,饶是他在商海沉浮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也被我的话惊到了。

看见姜玉堂反应,我更加确定,姜玉堂并不知道他家的风水被人动过,本是聚财,养人的风水,反而变成了滋润,温养煞灵的宝地。

我把我发现的情况,包括别墅下面那个井,都告知于姜玉堂。

在听完我的话后,姜玉堂的脸上阴晴不定。

良久,姜玉堂这才常叹一口气道,"此乃命也。"

看见自己的爸爸长吁短叹的,姜妤在一旁非常的担心,"爸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谁在害我们吗?"

姜玉堂摸了摸姜妤的脑袋,用充满爱意的目光看着姜妤说道,"女儿,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也需要你知道了。"

不待姜妤反应,姜玉堂继续说道,"二十五岁那年,我母亲也就是你奶奶生病,急需二十万医疗费,当时的我还只是一家小饭馆的厨师,当时的工资一个月2500,其实在那个年代已经算高工资了,但二十万的医疗费,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讲简直是天文数字。"

"后来呢?"姜妤问道,她从来没有听过自己父亲讲述这段故事。

姜玉堂点了一根烟后继续讲道,"我借遍了亲朋好友,最后只借了一万块钱,再加上我的积蓄,一共只有三万,离二十万的医疗费还相差很远。那一夜,我知道了什么叫束手无策,那一夜我知道了,什么叫无能为力。"

说到这里,姜玉堂仿佛回到那个夜晚,嘴角带着诡异的笑。

"就在我以为我自己走投无路的时候,出现了一个贵人,他答应我可以帮我出医疗费,但是需要我听话,并且按照他所说去做一件事。"

"什么事?"

"养煞。"

说到这里,答案已经非常明显了,姜玉堂答应了那个人的要求,他开始在体内养煞,换来了二十万医疗费,用来给母亲看病。

在姜玉堂的讲述中,我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母亲出院后,他明白了钱的重要性,从饭馆辞职后,开始自己创业。由于体内养着煞,他的财运爆棚,很快就积攒了第一桶金,往后的生意,顺风顺水。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在寻找那个贵人想要报答他,可是那个贵人仿佛消失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而就在他成为滕城首富的时候,那个贵人反而主动上门找他了。

那个贵人找到他,并且向他表明了身份,说他是一名风水师,他家别墅的风水不好,需要改动一下。

姜玉堂非常感激这个贵人,毕竟当初就是他拿出来的钱,让自己的母亲多活了好几年,所以对这位贵人的话,深信不疑。

这位贵人在这栋别墅里住了三个月,然后就离开了,离开之后嘱咐过姜玉堂,他包括他家人只能在这里居住,不能搬走,而且还不能找佣人,否则的话他会家破人亡。

姜玉堂对这位贵人的话深信不疑,一直都在按照他的话去做。

他觉得这位风水师,是他见过最高尚之人,为了报答他,他拿出来资产的一半想要转赠给这位风水师,结果却被这位风水师义正言辞的给拒绝了。

直到去年,自己的妻子,姜妤的母亲突然病逝,他才开始怀疑起来。

他找了很多风水圈的大师来看,都没有看出来什么问题,甚至有些风水师连他体内养着煞的事情都不知道,最后只能作罢。

而最近一段时间姜玉堂,时常浑浑噩噩的,有时候他控制不住自己,总觉的自己的体内多了一个灵魂在影响着他,就刚才他一直在跟体内的煞灵争夺身体的控制权,这才从楼上跳了下来,而在听到我的讲述后,这才彻底明白,他体内的煞已经形成了有思维的煞灵。

这些年,他也打听过关于养煞的事情,他知道他体内出现煞灵之后就会受到反噬,最后家破人亡。

"我还有救吗?"姜玉堂抱着死马当做活马救的心态问我道。

我并没有马上回答,姜玉堂的情况非常之复杂,他那个所谓的贵人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布局,竟然只是为了养出煞灵,这是何等可怕?以我现在的实力,实在没有把握。

见我没有回答,姜玉堂说道,"小兄弟,但说无妨,你能看出来我身上养着煞,也能看出来它成了煞灵,说明你的能力很强,我已经享受了二十多年的荣华富贵,对生死其实已经看的很淡了,只是有点放心不下我女儿。"

"你需要钱,还是需要什么,都可以说出来,我一定会满足于你。"姜玉堂又说了一句。

姜妤则心急的拽了我一下,"你快说话呀,你能不能救我爸..."

"我不敢保证,但是我可以试一试。"最终我还是答应了下来,但没有把话说死。毕竟我从来没有遇见过煞灵,对付煞灵的理论知识我师父曾经教过,可是我并没有实践过,所以也不知道具体效果咋样。

"那什么时候开始?"姜妤见我答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追问道。

"明天中午十二点吧!中午的时候阳光最足,是煞灵最弱的时候。"我说道。

晚上,我被姜妤强制留在了别墅,理由是,万一煞灵再出现了咋办,其实我知道,她只是害怕...

最后,我睡在了她隔壁的屋子。

姜玉堂依旧回到了他的房间。

由于累了一天,躺在床上我就睡着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睡的极度不踏实。

隐隐约约间,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来到了我的房间。

"你是谁?"我问道。

"你别管我是谁,我今晚来此,只是给你提个醒。"

"哦?"

"早点离开这栋别墅,休要多管闲事。"

"那我要告诉你,这件事我管定了呢?"

"那我会让你死无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