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少的闪婚新妻乔子衿江凌寒-江少的闪婚新妻全文免费阅读

《江少的闪婚新妻》又名《若婚非爱:江少,来日方长》,是由作者油纸伞创作的一部总裁小说,主角是乔子衿江凌寒,讲述的是:在爱情离她而去,婚姻一败涂地,人生中最绝望的时刻,他来到了她的世界。她不轻易对人动心,可他的重重攻势,终是让她卸下了心防。然而,就在她沉沦爱海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局,背后藏着的,是不可预知的人心。

精彩章节

乔子衿抬起下颌,对上男人嘲讽的眼眸,微微笑道:只是向陆先生学习而已。

陆沉的笑容消失了些许,他侧过头扫一眼那辆闪红色的跑车,冷笑道:车不错啊,你睡几次换来的?

他直言不讳的讽刺,刻薄地刺在乔子衿的心尖上,一下一下碾得她心脏皮开肉绽。

陆沉!你他妈刚才说什么?沈一暻刚锁好车走来,就听见陆沉对乔子衿的那句侮辱,他的火气一下就冒上头,狠狠指着陆沉阔步走过来。

哦,我以为是哪个大户呢,原来是一直缠着她的舔狗啊。

陆沉看清楚沈一暻的脸后,不觉嗤笑一声,递给他一记不屑的眼神,我穿过的破鞋,沈公子倒是一点也不嫌弃。

你他妈混蛋!

沈一暻被他三两句煽得怒气直蹿,抬拳就朝陆沉脸上砸去!

陆沉闪躲极快,挡住沈一暻的拳头,另一只手往他脸上狠狠一打!

沈一暻,你住手!别打了!

眼看两个大男人在法庭前打了起来,乔子衿连忙上去阻止。

却在两个大男人的争斗中,不慎被谁的胳膊肘击中了腹部!

腹部一下猛烈的痛感,让乔子衿双腿发软,砰地跌在了地上。

两个男人同时停止了动手,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跌在地上的女人。

乔子衿!

沈一暻焦急地大喊,但陆沉却先他一步,对乔子衿伸出了手。

别拿你脏手碰她!

沈一暻重重一下撞开陆沉,不顾自己脸上还有伤,便把乔子衿扶了起来,紧张打量她,没受伤吧?

乔子衿脸色苍白了几度,她抚着一阵阵发疼的腹部,呼吸深深浅浅地道:他故意刺激你,你别跟他打。

好,我不打了,你能站稳吗?

沈一暻确认她没事才松了口气,只有腿上有些小擦伤,殷红地流着血。

血丝顺着她漂亮修长的小腿滑下,竟别有一种极致的美感。

陆沉皱眉,深沉地凝视着女人流血的小腿,他抄在裤兜里的手指微微一紧,攥住那张手帕。

沉寂了片刻,他还是将手帕塞了回去,转身往楼梯上走,未再留下只言片语

冷血无情的禽兽!沈一暻咬牙咒骂了一句,仿佛这样才能宣泄心里的悲愤。

乔子衿沉默着站直身子,咬牙忍住腹部传来一小阵潮水般的微疼感,进去吧,时间差不多了。

法庭上到场的有陆沉的母亲,陆沉本人和他请的律师。

对方律师是个面相刻薄的女人,在看到乔子衿入场时,她蔑然一笑,满眼充斥阴谋。

乔子衿在沈一暻的搀扶下入场,律师席位却是空空如也。

黄律师还没到?这么慢?沈一暻扶她坐下后,皱眉轻声问道。

不知道。乔子衿忍着小腹的疼痛,摸出手机打电话给黄律师。

您好,您拨通的电话暂时无人接通,请稍后再拨。

等了将近十多分钟,直到法官宣判开庭时,都不见黄律师的影子。

乔子衿的心里顿时升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她急得浑身冒冷汗,一次次的电话打过去,却都是无人接通!

原告方,你们的代理律师还来不来了?法官面露微许不耐,凌厉的视线扫向乔子衿。

乔子衿的心彻底凉了下来,她抬头一瞥,扫到对面女律师得逞似的表情,刹那间,一且了然于心。

想必是他们使了什么诈,让黄律师无法前来。

无耻至极!

原告方?法官语气再次不耐地问了一遍。

乔子衿深吸一口气,咬紧唇道:抱歉,请开庭吧。

再怎么等,黄律师也不会来了。

靠!这个姓黄的,看我下庭之后不找人弄死他。沈一暻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尤其是在乔子衿被算计时,他心里的愤怒都快冲上头顶了。

你淡定一点,我有证据在手,说不定能扳回一城。乔子衿对他压低声音,从包里摸出了一份文件。

必要时,这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乔子衿手指缓缓抚摸着那文件夹的表面,想起昨晚男人说的话。

他又一次帮了她。

一场官司,该拿出的证据都交了上去,但二人毕竟不是专业,终究说不过对面的女律师。

经最后审判,当庭宣判乔子衿与陆沉解除婚姻关系。

陆沉将得到乔家的那栋老房产,但前提是,他的一半财产将上交给乔子衿,并且必须按时每月支付乔子衿弟弟的医药费。

乔子衿听到这个消息时,当场双腿一软,差点没晕倒在地。

她百般向法官求情,但现实却不会因为她的求情而改变。

一番闹腾无果,一份离婚协议,就这样平静地摆在桌上。

她跟陆沉彼此对坐,男人依旧面若冰霜,刀刻般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只是低眉执笔飞快地签了下来。

这就是你想要的,是吗?

乔子衿面色冰冷地望着陆沉。

她漠然的脸庞仿佛染上冰霜,此刻显得恐怖无比。

夺走房产,让我们父女分离,最后,再用你那点破钱把我给打发了,你继续潇洒快活,看着我后半辈子在痛苦中度过,是吗?

面对女人的质问,陆沉面色平静无波,似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淡淡将纸和笔推到她面前,乔子衿,我早就说过,你要么一辈子当我的女人,要么,你就等着下地狱。

他最后那几个字压得十分冷冰冰,几乎是咬紧牙关说出口,甚至唇角还挂着一丝得逞的笑意。

你简直是疯子!乔子衿双眸顿时充满了血丝,恶狠狠地瞪着男人嘲笑的双眸,此刻只觉肮脏恶心!

她竟然还爱过这样一个男人,还为他的出轨心碎过。

可面前的男人,夺走了她的爱情,她的亲情,甚至连父母留给她最后一样东西都要夺走!

乔子衿深深吸了口气,胸腔里就像泄露了一大个洞,必须不断灌进空气来填补。

她木然地拿起笔,然后快速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眼神一点点灌入麻木和无神,最后变成无边的空洞。

这一纸协议生效后,她自由了。

可是,乔子衿仍旧觉得双肩无比沉重,甚至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乔小姐,其实你挺傻的,好端端的陆太太位置不坐,非要离婚,房子输没了也怪不得谁。

女律师阴阳怪气地经过乔子衿身边,嘲讽道。

乔子衿脸色苍白如纸,她掌心轻轻覆盖在自己的小腹上,那里传来的痛来回起伏。

不论旁人怎么讽刺,她此刻都听不进去,满脑子回荡着法官冰冷无情的宣判。

再说一个字我抽你信不信?我告诉你我疯起来女人都打!沈一暻恶狠狠指着那女律师,看她半天不爽了。

好了。乔子衿生怕他又动手,轻拉了拉男人的衣角,声音虚弱地道,我们回医院吧

在法院门口的撞击,让她在整场官司都很难受。

沈一暻立刻乖乖听从她的话,搀扶着女人小步地上了车,一路开回了医院。

车子停下后,乔子衿拿起一直震动不休的手机,递到沈一暻手中,导演都打了十几个电话了,赶紧去吧,不用陪我上去了。

她纤细眉头皱,眸里带着固执和倔强,让沈一暻本想陪她,却一下无法拒绝了。

他心里不高兴都体现在脸上,哼声道:别的演员还求着小爷陪她呢,就你乔子衿最不识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