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长歌叶霆小说-叶霆沈长歌将宠天下毒女世无双免费阅读

女主是沈长歌男主是叶霆的古言小说叫《将宠天下:毒女世无双》,是由网络作家梦如鱼倾力所写。讲述的是沈长歌是定国公府的嫡女,十三岁时对礼王赫连德一见钟情,于是求着父亲帮她说亲,甚至以死相逼,最后终于得偿所愿。哪想成亲一年,他都没有碰过她,就算她给他下药,他宁愿碰一个青楼女子也不碰她,最终被他一脚踹去了西天。异魂重生,她不会放过这对狗男女的...

精彩章节

沈长歌对那赫连德没什么感情,遂点了点头。

林霜云这才长舒了口气,那就好,你当初嫁的时候,为娘就不同意,那礼王虽然是皇室血脉,但脑子糊涂得很,一点都没继承太上皇的半点优良血统,如今和离也好,为娘争取给你物色几个更好的,让你挑。

沈长歌连忙摇头,女儿暂时只想陪在娘亲身边。

那怎么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不用管,为娘自有安排。林霜云上下看了她一眼,皱紧了眉头,这礼王府是有多穷,你怎么一身衣衫褴褛,好像刚逃难回来似的?这可不行,若是让人看见,还不得笑话?走,为娘带你去置办两身衣裳,再打两套首饰去!

说着,林霜云就要拉着她出门。

原主这副身体也是学过武的,但被看似柔弱的林霜云拉着,竟然半点动弹不得,眼看着就要被硬拽出门去,沈长歌欲哭无泪,她刚穿越来,只想安静地休息一下,好好整理思绪啊

大夫人

沈长歌下意识地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便装,脸上毫无胡须的老男人走了过来。

林霜云终于停下脚步,眉头一皱,夜鹤?怎么是你这个老匹夫?

夜公公表情一僵,不过很快就清了清嗓子,尖细的声音缓缓道,齐太妃有请大小姐到宫中问话。

不去!林霜云张开双手,老母鸡似的把沈长歌护在身后,那老女人想做什么以为本夫人不知道?她儿子理亏在先,还想倒打一耙不成!

夜公公的表情有几分纠结,大夫人,您不能仗着自己有军功就如此任性,这样会给定国公添麻烦的。

林霜云冷哼,一脸不屑的模样。

沈长歌觉得好笑,就拍了拍她的手,娘亲,您别担心,进宫一趟而已,女儿一定赶在晚饭前回来吃您亲手做的蓬糕。

林霜云虽然还不大乐意,但到底是听了她的话,转头离去。

夜公公这才松了口气,大小姐,马车已在门外等着,您且随老奴去吧。

沈长歌默默地点头,上了马车。

很快,马车就停在了宫门口,她下了车,和夜公公一起走了进去。

太妃娘娘估计都等急了,您且进去吧,老奴就在外面候着。

夜公公躬身,退到了一旁。

沈长歌点点头,走进了高大的殿门。

齐太妃是礼王赫连德的母妃,当年颇受太上皇的宠爱,如今太上皇退位,新帝登基,朝中局势动荡不安,各位王爷拥兵自重,外敌又时时刻刻虎视眈眈,新帝这皇位实在是坐的不怎么稳当,随时都有可能换人。

而且他尚无子嗣,若真要换人,作为太上皇宠妃之子的礼王,就是最有可能的人选之一。

和离之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多少是个污点,沈长歌猜,齐太妃这次来找她,很有可能就是要反对和离。

但她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原主为爱成了个糊涂蛋,但她可不糊涂。

她不属于这里,更不想被卷入王室纷争,她想要的只是平安活着,然后想办法回到现代。

因此,这一路上,她已经想好了各种各样的托词。

只是没想到一进内殿的场景,就把她吓了一跳。

穿着月白长裙的素锦趴在地上,背上被打得皮开肉绽,一片鲜血淋漓,气若游丝,太妃娘娘奴家,奴家是真心爱王爷的求您成全

勾栏院的狐媚子,也敢勾-引本宫的儿子!

齐太妃端坐正中,身穿黛绿宫装,头戴宝石凤蝶金钗,金海棠珠花步摇,沉稳高贵,一双丹凤眼冷冷一扫,就是说不出来的气势凌厉,再给我打三十鞭!

母妃!

赫连德大惊失色,连忙跪移挡在锦素的身前,千错万错都是儿臣的错,您要罚就罚儿臣吧,素儿已怀了本王的孩子,您再这样打下去,必然母子俱损啊!

什么!?

齐太妃听了这话,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纤细柔嫩的手指着他不住地颤抖,你这逆子,真真是要气死本宫啊一个残花败柳之身,做妾侍都是勉强,有何资格怀皇室血脉!

总之本王已立下重誓,一定会娶素儿为妻,请母妃成全!

赫连德说着,扑通一声头磕在了地上就没起来。

沈长歌小心翼翼地缩在门口,心里有点犹豫,人家一家子正吵架呢,她这时候进去是不是不太好?

要不还是溜吧?

她正转身想要走,齐太妃突然看见了她,眼神一亮,长歌,你来了怎么不说一声?快进来,让本宫好好看看,这几天你受委屈了

在原主的记忆中,这位齐太妃虽然碍着定国公府的面子上,没有真的对她恶语相向过,但是她也并不喜欢沈长歌,没给过她好脸,此番态度逆转,必定是有事相求。

沈长歌揣着明白装糊涂,多谢太妃挂怀,长歌很好。

她这话音刚落,赫连德就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你这两面三刀的毒妇竟然还有脸说?若不是因为你,母妃怎么会惩罚素儿!你给我跪下磕头向素儿道歉,再对母妃讲明,是你不知廉耻给本王下药,并非素儿主动勾-引!

德儿!你胡说什么!

齐太妃差点没被这个不成器的逆子给气死,往日里他一贯长袖善舞,分得清轻重主次,可是自从这锦素出现,他就跟中了邪一样,眼里只有那个该死的狐媚子!

定国公陪着太上皇打下江山,不娶沈长歌怎么获得他的支持?更何况大长公主的药蛊金方还在沈长歌手里,她之所以要他娶沈长歌,不就是为了这个?

可他现在竟然全然不顾自己苦心孤诣为他铺的路了,齐太妃真恨不得直接用鞭子把他也给抽死算了!

只可惜,她终究不舍得对自己亲儿子下死手,只能轻咳了一声,看向沈长歌,柔柔的声音中带了一分冷厉,长歌,本宫知道,你提出和离是因为厌恶这个狐媚子,那本宫今天就替你做主,直接将她——鞭杀!

锦素陡然抬起头来,眼神中瞬间闪过一道狠戾,指尖寒光闪闪对准了小腹,蓄势待发。

她的仇还没报,她不能死在这里!

母妃!赫连德也一脸大惊失色,猛地转过头死死地冲着沈长歌一声怒吼,你果然心思歹毒,善于挑拨离间!可你记住,素儿能活多久,你就能活多久,但凡你敢动她一根毫毛,本王立即让你给她和孩子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