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艳遇小猛男By风中凌乱周晓东小说在线阅读

《绝代猛男》《风流艳遇小猛男》透蓝的天空挂着火球一般的太阳,就连云彩好像都受不住阳光的照射,躲的无影无踪。河边的树木撑开浓厚茂密的枝叶,努力的遮挡着太阳。周晓东呲牙咧嘴的从瓜园子里走出来,脑门上都是汗。一只手捂着裤裆,周晓东不断的

第一章

透蓝的天空挂着火球一般的太阳,就连云彩好像都受不住阳光的照射,躲的无影无踪。河边的树木撑开浓厚茂密的枝叶,努力的遮挡着太阳。

周晓东呲牙咧嘴的从瓜园子里走出来,脑门上都是汗。一只手捂着裤裆,周晓东不断的咒骂。

“麻bi的,可真倒霉,那马蜂咋就蛰这呢。”

一边朝村里卫生室走,周晓东还忍不住的骂着。刚才他在瓜棚子里看小说,看到来劲儿的时候想要lu一把。

谁想刚把裤子了,一直大马蜂就在他那话上蛰了一下。要害被马蜂蛰了周晓东可不敢大意,赶紧往村里的卫生室走。

不过这马蜂着实厉害无比,周晓东只感觉下面那东西一抽一抽的,疼的他都恨不得把那东西给割了。

“周二蛋,裤裆烂,东西像蚯蚓,早晚当鸟饭。”

刚走出瓜园子没多远,几个小孩就在路边的草丛里蹦了出来,一边围着周晓东转,一边喊着顺口溜。

“滚蛋,再瞎喊我把你们几个全给扔河里去。”

周晓东最烦别人叫他周二蛋,这外号是二霍霍给他起的,意思是说周晓东的东西小,基本就剩两颗蛋了。所以一听到别人叫他周二蛋,周晓东就有股想杀人的冲动。

周晓东那东西长的小,这事全村人都知道,也没少被人嘲笑,搞的他现在连去河套里洗澡都不敢去。

要不是因为这事情,周晓东早就和村里的二丫结婚了,没准现在都当爹了。虽然周晓东只有十九岁,但在农村十九岁当爹的多的是。

而且周晓东长相的也俊,别看个头不足一米七,但他那副脸蛋也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小姑娘。

如果不是去年在河套里洗澡被二霍霍看到自己的小兄弟,周晓东讨媳妇绝对没什么困难。

所以他现在最恨的人就是二霍霍,恨不得把他给扔粪坑里呛死,要不是他,自己哪能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把那几个小孩儿轰走,周晓东一瘸一拐的走到卫生室,刘桂香一看到周晓东的样子,顿时就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咋了二蛋,捂着裤裆干啥?少了一颗蛋?”

刘桂香家的老爷们是沙头村的会计,和村长走的近,要不然卫生室这好活也轮不着这个婆娘。

不过这婆娘倒也懂医术,她老爹是个赤脚医生,她也学了几招,虽然跟城里的大夫没发比,但在农村她这两下已经够用了。

“婶子,快给我看看,我下面被马蜂给蛰了,疼的要死。”

周晓东现在也没心思跟她计较外号的事情,只想赶紧让她给看看自己的小兄弟。虽然他的家伙小,但好歹是有,功能也正常。要是给弄坏了,那周晓东可就成了名符其实的周二蛋了。

“马蜂把你下面给蛰了?你那东西马蜂能看的着吗?”

嘿嘿笑了一声,刘桂香让周晓东躺在小上,示意他把裤子给下来。此刻周晓东心里已经骂翻了天,但却不敢表现出来。

他现在就指望着刘桂香呢,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把她给得罪了,自己的遭罪不说,搞不好东西都得被这娘们给搞废了。

见刘桂香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裤裆,周晓东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这个刘桂香已经快四十了,但毕竟男女有别。

而且周晓东有一种自卑心理,也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东西。要是刘桂香出去瞎传,那他在村里就更加的抬不起头了。

“哎呀我说你能不能快点,就你那小东西我都不稀罕看,你还有啥不好意思的。”

见周晓东有些犹豫,刘桂香撇了下嘴,鄙夷的看了周晓东一眼。见到刘桂香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周晓东心想他爱咋传就咋传去吧,现在最要紧的是把那毒刺给拔了,要不然说不准小兄弟就废了。

想到这里周晓东把心一横,一下把裤子就褪到了膝盖处。刘桂香一见周晓东掉裤子,嘴角才扬起了一阵笑意,但马上就变成了吃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周晓东那里。

“二蛋,村里人都说你那东西像蚯蚓,现在咋跟黄瓜似得呢?”

看着周晓东那不比正常人小的东西,刘桂香眼中射出两道火焰。

第二章

听到刘桂香的话周晓东朝下一看,见自己的家伙确实是变成了黄瓜一样,不禁也暗暗惊奇。

自己的东西周晓东自然是最了解,虽然不似村里人说的那么不济,但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大。

很快周晓东就想明白了,这是被那马蜂给蛰肿了,要不然根本就不能变的这么大,估计等肿消了肯定就得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说桂香婶,你就快点帮我拔刺吧,我那还疼着呢。”

一阵疼痛从下面传来,周晓东呲着牙对刘桂香说道。刘桂香被周晓东一喊才反应过来,但她并没有急着给周晓东拔刺儿,而是回身把门给cha上了,又把前的帘子拉上,这才拿起个镊子问周晓东。

“蛰哪了?”

“这。”

用手指了下东西中间的位置,周晓东又呲了下牙。刘桂香点了点头,伸出一只手就把周晓东的东西给抓在了手中。

颠了两下刘桂香才把周晓东的东西平放在手心上,而后用镊子在他指的那个地方轻轻的刮着,想要把刺儿给找出来。

而周晓东的东西一进到刘桂香的手中,一种舒爽的感觉顿时就袭上心头。长这么大周晓东的东西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握着,那感觉简直是无以伦比。

刘桂香的年纪虽然不小,但她长的就跟二十七八岁似的,再加上她皮肤也白,完全没有农村人的样子,所以周晓东的东西刚被她刮了两下就有了反应,一下就站立了起来。

本来刘桂香正低着头给周晓东找刺儿,周晓东的东西忽然站起来差点杵到她脸上。看着周晓东那杆独眼大枪怒目圆睁的样子刘桂香一下就笑了,用镊子在周晓东的东西一刮,说道:“二蛋你这是干啥呀?要炮轰婶子吗?”

从小到大周晓东那东西从来都没被女人摸过,虽然东西上还传来一阵阵的疼痛,但周晓东还是能感觉到一阵阵的舒爽从下面传来。

看到周晓东直立而起的东西一点都不比正常人小,刘桂香的脸上挂起了一丝笑意。她家那口子的家伙虽然也不小,但却没有周晓东的大。

而且最近两年一直都趴趴的,刘桂香已经很久都没尝试过那种爽快的滋味了。看到如此坚的东西刘桂香又哪能不兴奋,忍不住就舔了下有些发干的嘴唇。

“二蛋,你说那刺儿在哪呢?我怎么找不到呀?”

两根手指在周晓东的东西上捋着,刘桂香一脸笑意的看着周晓东。周晓东哪经历过这个,这可比看手抄本要爽多了。

心里面兴奋,周晓东也感觉不到东西上的疼痛了,也不说话,就任由刘桂香捋着,而且双眼微闭,一副陶醉的样子。

“个小东西,还挺会享受,是不是第一次被女人摸呀?”

看到周晓东十分享受,刘桂香笑骂了一句,但手上却没有停,继续玩弄着周晓东的家伙,舌尖不断的在嘴唇上舔着,显然她也有些动情了。

“哎呦,就是那,那疼。”

当刘桂香的手指甲再次经过中部的时候,周晓东低呼了一声,连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几下。

那马蜂的刺儿还在他的东西上,刚才刘桂香一直都没找对地方,忽然碰到了受伤之处,周晓东急忙就叫了起来。

“哦?在哪呢?”

听到周晓东的叫声,刘桂香又低头朝他的东西上看去。拿镊子抹了几下,刘桂香也看到了那根马蜂刺儿。

用酒精棉擦了擦,刘桂香拿镊子夹了好几下都没能把刺儿弄出来,疼的周晓东脸直抽抽。见镊子没用,刘桂香就到外面拿了根针,消过毒之后就在周晓东的家伙上轻轻挑了几下,而后就把周晓东的那根刺儿给挑了出来。

“哎呀,可累死我了,还从来都没干活这么累的活儿呢。”把那根蜂刺儿给挑了出来,刘桂香便笑吟吟的看着周晓东,说道:“二蛋,婶子费这么大的劲儿帮你把刺儿给挑出来了,你该咋感谢婶子?”

说着刘桂香就一把握住了周晓东的家伙,只是轻轻套弄了几下,周晓东的东西立马又直直站起,直朝她敬礼。

第三章

虽然没有经历过这事儿,但周晓东哪能不明白刘桂香的意思。虽然这个刘桂香已经快四十岁了,但长的绝对不丑。

而且她也不下地干活儿,皮肤也很白,要说让周晓东在这娘们的身上破身,那周晓东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看着被刘桂香润圆撑的鼓鼓的白大褂,周晓东嘿嘿一笑,伸手就在刘桂香的润圆上mo了一把。

长这么大周晓东还从来都没摸过女人的润圆子,虽然隔着子,但他还是感觉一股柔从刘桂香的润圆上传来。

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兴奋,周晓东立马又朝刘桂香的润圆抓去。而刘桂香也不躲,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周晓东。

周晓东的年纪虽然不大,但那帅气的脸庞却给予女人十足的吸引力。就当周晓东的手又抓到刘桂香润圆上的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顿时就把两人给吓了一跳,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

“这大白天的关啥门呐,快开门,我要抓药。”

砸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周晓东最恨的那个二霍霍。周晓东急忙把裤子提上,从上下来,而这阵刘桂香已经掀开帘子走了出去,把门打开了。

“使那么大劲干啥?有劲儿朝你家婆娘使去,把门砸坏了你赔呀?”

二霍霍在村里的名声不咋地,他还有个外号叫恨人不死。这孙子整天在村里传这传那,比老娘们还老娘们。

村里大多数的人都烦他,但又不敢太得罪他。他那张嘴太损,要是让他抓着谁家的把柄,出不了两天隔壁村的人都能知道。

“桂香,大白天你插着门干啥?莫非这屋里还藏了啥汉子不成?”

晃晃悠悠的进了卫生室,二霍霍一下就看到周晓东撩开帘子走了出来。一看到周晓东,二霍霍顿时就嘿嘿笑了起来,那笑容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周晓东一看到他就恨不得大嘴巴子抽他。

“哟呵,二蛋在这呀?你们刚才干啥呢?还拉着个帘子。”嘿嘿笑了一声,二霍霍接着说道:“也幸好是二蛋,要是换成别人非得传出闲话不成。”

听二霍霍夹枪带棒的埋汰自己,周晓东当场就想发作,不过刘桂香这时却说话了,周晓东见她说话,也就没吱声。

“我说二霍霍,你有事儿没事儿,二蛋大腿被马蜂给蛰了,我帮他拔刺儿就能传出闲话去?你要是没事儿就赶紧走,我这还忙着呢。”

“啊?马蜂蛰了大腿?嘿嘿,也幸好是没蛰到第三条腿,要不可就真成了二蛋了。”

这二霍霍说话不是一般的损,周晓东听到他的话顿时就气的够呛,指着他的鼻子骂道:“ri不死的二霍霍,你再特么的乱放屁,我把你牙打掉塞你腚门里去。”

周晓东的外号就是这孙子给起的,而且这个家伙老在背后笑话他。周晓东的东西虽然小,不过脾气可不小。

而二霍霍被周晓东指着鼻子骂先是一愣,而后脸就变成了猪肝色。咋说他也比周晓东大一辈儿,周晓东都该喊他声叔。

之前周晓东一直都忍着就是因为这个,今天这二霍霍又夹枪带棒的埋汰他,周晓东终于是忍不住了,一下都爆发了出来。

第四章

“周二蛋,你咋的也得叫我声叔,你咋骂我?”

当着刘桂香的面儿被周晓东骂,二霍霍脸上哪能挂的住。不过他也知道周晓东要是泛起二杆子劲儿没准都能动手,虽然他还想撑撑场面,但说出来的话已经有些了。

“骂你,我特么还想女人呢。二霍霍,你最好小心你那张破嘴,再满村的乱放屁小心我把你嘴给你缝上。”

压抑了一年的躁动情绪终于爆发出来了,周晓东顿时就感觉一阵舒爽。二霍霍见周晓东呲牙咧嘴的样子好像真要动手,立马就不敢说什么了。

见二人僵在这里,刘桂香打圆场,“哎呀二蛋呀,你就少说两句吧,咋说你还叫二霍霍一声叔呢,可不敢这么说话。二霍霍你也是,老传二蛋闲话干啥,一点当叔的样子都没有。行了二蛋,你先回去,晚点我去你瓜园子再给你打一针,那马蜂的毒得彻底清除了,要不然你得遭不少罪。”

见刘桂香出来打圆场两个人都不说话了,而周晓东一听到刘桂香说要去瓜园子给他打针,立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娘们今天看到自己那里肯定是发春了,到瓜园子找他不是要给周晓东打针,而是想让周晓东给她打针,就用他那根针管。

想到这里周晓东心里一阵兴奋,心想没准今晚就能破身了。看来被马蜂蛰也不是啥坏事,不仅东西变大了,而且还能睡了刘桂香。

呵呵笑了两声,周晓东抬腿就出了卫生室,朝瓜园子走去。二霍霍见周晓东走远了,哼了一声,“就你那样还想ri我女人,都没手指头粗,绑根黄瓜还差不多。”

周晓东的型号二霍霍十分清楚,对于他这话当然是不屑了。就他那小东西,给他个都ri不透,别说是生过孩子的娘们了。

“二霍霍,你可别乱说,没准人家二蛋那东西还能长大呢。”

“屁。”

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二霍霍咧了咧嘴,“要是他那东西能长大,那我就让他ri我女人,哼,小牙签,就是套上竹筒还是牙签。”

说完二霍霍便笑眯眯的看着刘桂香,他惦记刘桂香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事儿没事儿就往卫生室跑。刘桂香也知道他的心思,不过却看不上他,所以他跑也是白跑。

周晓东从卫生室出来,一路哼着小歌往瓜园子走。东西变大,虽然是被马蜂蛰大的,但这还是让周晓东十分的兴奋。

那型号已经跟正常人的差不多了,估计就算是消肿了也不会小太多。一想到自己的下面变的雄伟,周晓东心里就兴奋异常,走路都感觉有些发飘了。

“哟,这不是二蛋吗?啥事儿这么高兴啊?”

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村长的女人田桂花见周晓东一路哼着小曲,禁不住就问了一句。

要是换成以前,别人叫他二蛋周晓东都感觉那是一种讽刺,不过现在他的东西变大了,也就不觉得二蛋这外号多刺耳了。

况且村长家的婆娘可得罪不起,他家能承包上瓜园子可是村长照顾的。周晓东嘿嘿一笑,连说没啥。

田桂花也不深究,而是笑呵呵的对他说:“二蛋呀,明天我家猪圈上梁,你可得来喝酒啊,大家伙热闹热闹。”

第五章

一听田桂花说猪圈上梁,周晓东就撇了撇嘴,不过他不敢说什么,笑呵呵的说一定来。不过转头周晓东就在心里骂了起来,心说这村长家是想钱想疯了,连猪圈上梁都要请客。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田桂花的闺女刚考上大学,要是不想办法弄钱估计连她闺女的学费都交不起。

沙头村附近出了名的穷村子,当村长虽然有点油水但也不太多,所以他家才会想尽一切办法捞钱。

回到瓜棚,周晓东感觉把裤子下来,看着自己的东西变样没。看了一会儿,周晓东心里涌上来一阵失落。

他感觉东西变的比刚才小了,这才十来分钟的时间,要是按照这个速度的话那到不了晚上自己的家伙又得变回原来的样子。

用手扒拉着自己的东西,周晓东看着已经变的东西心说只要保持这个尺度就可以了,最起码比原来大一倍不止。

这时周晓东忽然感觉有人盯着自己,抬头一看,见谢淑梅就站在自己的对面,愣愣的看着周晓东那邦邦的东西,脸上也挂着两片酡红。

见周晓东抬头看向自己,谢淑梅急忙移开自己的目光。而周晓东急忙把东西塞回裤裆,然后就使劲的拉拉链。

人在着急的时候最容易出错,周晓东拉了半天才把拉链给拉上,但却夹住了他支出来的毛,疼的周晓东直吸凉气。

“你咋来了?”

见谢淑梅手里拎着个饭盒,周晓东一拍脑袋,心想已经到中午了,谢淑梅是来给他送饭的。

对于这个人周晓东是十分惧怕的,倒不是怕谢淑梅骂他,而是怕谢淑梅走。

自从去年周大海死了之后,周晓东和谢淑梅两人就相依为命。

周晓东是周大海他们家老邻居,小时候爹妈就都死了,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周大海心眼好,一直接济周晓东。

虽然两家都姓周,却没有半点关系。

周大海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但周大海和谢淑梅两个人从来就没把他当成外人,对他不是一般的好。

村里人都习惯叫婶子、嫂子,周晓东索就叫谢淑梅谢嫂子,这样听起来也亲切些。

不过自从周晓东初中毕业之后周大海的身体就开始不好,短短两年的时间,周大海就瘦成了皮包骨,去年终于撒手而去了。

本来周晓东以为谢淑梅会走,但谢淑梅却没有,反而经常照顾周晓东这个穷邻居。所以周晓东对谢淑梅十分的依赖,就怕她会离开自己。

见谢淑梅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周晓东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好一会周晓东才回过神儿来,从谢淑梅的手里把饭盒接过。

而谢淑梅看了周晓东一眼,好像要说什么,不过却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看着谢淑梅的背影,周晓东摇了摇头,心说咋就赶的这么寸呢。

自己在这看鸟没想到却被谢淑梅给逮了个正着,也幸好谢淑梅没往棚子里走,要是看到他上的那本全是省略号的手抄本,肯定得训他一顿。

但很快周晓东就把这些都抛到了脑后,原因无他,因为刘桂香说晚上要来找他,看来今晚他就能享受一下女人的滋味了。

夜色悄悄降临,周晓东舒服的躺在瓜棚里的小上,手里拿着那本不知道被他翻了多少遍的小书,看的津津有味。

头放着一个马灯,把瓜棚照的通亮。一边扇着扇子,周晓东伸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此时天都已经黑透了,估计得有八点多了,周晓东心想刘桂香也应该来了。

晚饭周晓东是回家吃的,谢淑梅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句话都不说,但却给周晓东做了不少好吃的东西,都把周晓东给吃撑着了。

不过周晓东心想今天是得多吃点,晚上还有运动呢。要是吃少了不起劲可抓瞎了,好不容易有了个碰女人的机会,周晓东可不想就这么放过。

在线阅读请点击>>>《免费阅读》

后续章节关注:kuhoubook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

淫stagram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淫stagram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外漏女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外漏女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外漏女韩漫-宣玫漫画阅读 外漏女韩漫-宣玫漫画阅读
淫stagram韩漫-又名外漏女漫画阅读 淫stagram韩漫-又名外漏女漫画阅读
卖身为奴韩漫-又名监禁庄园漫画阅读 卖身为奴韩漫-又名监禁庄园漫画阅读
赵大发陈小花小说-锦医夜行by陌东 赵大发陈小花小说-锦医夜行by陌东
一念成殇疼宠如牢宫沉温南枳免费阅读 一念成殇疼宠如牢宫沉温南枳免费阅读
富婆的按摩技师陈小龙徐丽小说免费阅读 富婆的按摩技师陈小龙徐丽小说免费阅读
宫沉温南枳小说阅读-一念成殇疼宠如牢by肉肉肉 宫沉温南枳小说阅读-一念成殇疼宠如牢by肉肉肉
陈小龙徐丽小说-富婆的按摩技师作者胖虎 陈小龙徐丽小说-富婆的按摩技师作者胖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