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爹的爱又名遥远的爱韩雪赵明生免费在线阅读

女主韩雪男主赵明生的小说名叫《干爹的爱》,又名《遥远的爱》,是作者是我不够温柔写的一本现代都市男频情欲言情小说,讲述了韩雪和干爹的那些事,干爹的爱又名遥远的爱韩雪赵明生在线阅读。

干爹的爱又名遥远的爱韩雪赵明生在线阅读

起初,对于郑钧的侵犯,韩雪是打心眼里抵触的。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隐藏了两年的那份最原始的欲望,被彻彻底底的激发了出来。

她清楚的记得,刚才被郑钧按在办公桌上从后面来的时候,她感觉灵魂冲天而上,飘至云霄,体验到从未尝试过的极致爽快。

而从她口中发出的叫喊,也是身体对于愉悦感受的真实反应。

她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原本就是个**的人,只不过平时想装清高,装着装着连自己都信了。

001.新婚

转到镇小学这两年,所有男老师都对她动了心思,不过她最后却嫁给了老实巴交的包工头甘成凯。

婚礼这天,甘成凯忙着跟村里的亲友推杯换盏,婚房里就剩新娘子韩雪,和她后爸赵明生。

在韩雪尚未记事的时候,亲爹就意外离世,后来她妈改嫁给赵明生不久,又跟别的男人跑了,赵明生好不容易才供她上完学。

跟赵明生相濡以沫十多年,如今要嫁做人妇,韩雪听着窗外院里嘈杂的行酒令,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掀开红盖头,露出哭得红肿却难掩灵性的大眼睛,“爹,你一个人能好好过吗?”

赵明生也很不舍,却明白闺女大了终究留不住,便强颜欢笑说,“小雪,爹不可能耽误你一辈子。”

韩雪的小嘴撅了撅,挪过去挽住赵明生胳膊,把头靠在他肩上。

对于干闺女的依赖,这么多年来,赵明生早已习惯。

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韩雪的身材越来越丰满,女人的韵味也越发浓郁,每次互相依偎的时候,赵明生总忍不住想入非非。

就像眼下,虽然韩雪丰满的胸脯被衣服包裹着,赵明生仍旧能感觉到,从手臂上传来的柔软又温热的感觉。

上一秒,他才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胡思乱想。

下一秒,脑中就下意识开始琢磨,这件红得像火焰的喜服下,是怎样**又滑腻的美丽酮体。

韩雪抽泣着说,“爹,以后我不能经常回去看你,陪我睡会儿吧,就小时候那样。”

赵明生知道这样不妥,可看着干闺女眼泪汪汪的可怜样子,立马就心软了。

韩雪让赵明生平躺好,自己侧身倚在他胸膛,一条腿也搭上他腰间,学着几岁时候的模样撒娇。

赵明生十来年没碰过女人了,怀里搂着韩雪这样的尤物,哪里扛得住。

两人刚接触,他身子就一阵哆嗦。

韩雪松开咬着他耳朵的嘴说,“爹,以前我嘴巴小,没力气,现在是不是弄得你疼了?”

赵明生强装镇定,挤出丝笑意,“没,没事。小雪还跟以前一样可爱,是爹的小棉袄。”

韩雪莞尔,顺势坐到他腰上,“那我要骑马马!”

她回忆起幼时在赵明生身上骑马马的景象,扶住赵明生胸膛前后摇晃腰肢,表情既调皮又得意,仿佛从来没长大。

她呼之欲出的丰满胸围,随着身体的动作上下震颤,几乎快要将布料涨破,看得赵明生口干舌燥,小肚子下面邪火直冒。

害怕裤裆里的异样被察觉,赵明生赶紧侧身躲开,却被韩雪硬掰了回来。

韩雪还以为赵明生是怕痒,谁知闹着闹着,忽然碰某种坚硬无比的物体,下意识握住感受两秒,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

韩雪愣住了。

和甘成凯处了一年多,她也尝过不少次鱼水之欢的滋味。

只是她想不到,现在手里握着的东西尺寸居然如此巨大。相比之下,甘成凯裤裆里简直就是生了跟蚯蚓!

002.亲密

韩雪心有不甘,却一直没说什么,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如今无意间发现赵明生的东西这样雄伟,一个让韩雪感到无地自容的羞耻念头,猛然从脑海中划过。

她想着,如果能让手里这东西弄一弄,会不会像其他女老师讲的那样,舒服得**?

转瞬之后,韩雪反应过来,赶紧抽回手。

见干闺女面带桃花,惊慌失措,眼中迷蒙的雾气若隐若现,赵明生就知道韩雪已经发觉他的异常。

婚房里气氛顿时变得尴尬。

赵明生清清嗓子,坐起来说,“小雪,我去看看小凯。”

韩雪有点自责,干爹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要走,肯定是自己刚才的反应太过了,让他觉得难堪。

好歹是父女,韩雪拉住他说,“爹,再陪我会儿,这次我不乱动了。”

赵明生犹豫半秒,又坐回床沿。

方才**闺女握住,他虽然心惊胆战,可那种想要尽情释放的冲动却被充分点燃。

两人并排躺在床上,谁也没说话。

忽然韩雪感觉后背有些痒痒,反手怎么都抓不到,就喊赵明生,“爹,你帮我看看,是不是长包了。”

韩雪侧过身去,**的脖子就从散乱的头发中露出。

赵明生忍住想亲上去的冲动,仔细瞧了瞧说,“没看见长包,是不是床单上什么东西咯着了?”

“往下面一点,你把拉链拉开。”

赵明生哆嗦着,缓缓拉下韩雪裙子后面的拉链,果然在洁白一片的背脊上,发现个刚刚变红的小包。

韩雪的皮肤实在太好,透过裙子的缝隙,还能隐约瞧见她凹陷的细腰,和坡度陡然爬升的翘臀边缘。

加上空气中淡淡体香的**,赵明生很快便控制不住,裤裆里生机勃发。

韩雪让赵明生帮她挠挠,最好能用指甲钉一钉。

赵明生咽下口唾沫,尽量让呼吸平稳下来,结果往前凑的时候,小肚子冷不丁撞到韩雪微撅的翘臀上。

好巧不巧的,将他裤子撑起的尖锐部分,不偏不倚顶进韩雪双腿之间。

顿时,女人最隐秘的地方传出的柔软和炙热,韩雪大腿夹紧之后产生的紧致感,让他**中烧,脑中嗡嗡作响。

与此同时,韩雪也察觉受到侵犯,鼻腔中当即轻咛出声。

想要推开背后的男人,却使不出力气。

那坚硬如铁的东西,似乎有种让人难以抗拒的魔力,让她浑身肌肉紧绷,既害怕又期待,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一个点上。

赵明生估计韩雪还没发现,却不敢随便乱动,就任由两人身体紧紧贴合,借着帮她钉包的动作,让下身与她的翘臀轻轻剐蹭。

赵明生每钉一下,韩雪就忍不住轻哼一声。

接连几次以后,她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恨不得立刻脱得精光,让顶住下面的那东西赶紧进来。

003.对不对

那阵舒爽一消失,韩雪心乱如麻,张口便催到,“爹,不要停……用点力……”

韩雪本是无心之言,可话传到赵明生耳中,却跟药效强劲的催情丸差不多。

他想起当年和韩雪妈在床上酣战的情景,那女人快到紧要关头的时候,总会摇头晃脑的大喊大叫,让他使劲,再快点。

听着韩雪诱人的呢喃,回忆着与韩雪妈激斗的画面,赵明生越发**焚身。

他装作调整姿势,下身迅速扭动几下,差点没把持住释放出洪荒之力。

而韩雪的闷哼已然变作低喊,甚至伸手按在赵明生胯边,让赵明生猜不透她是拒绝还是迎合。

赵明生已经到了爆发边缘,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要不要冲破道德伦理,将干闺女就地正法,婚房的门嘎吱一下突然被推开。

“小……小雪……是不是等……等不及啦?嘿嘿嘿……”

甘成凯说着胡话,摇摇晃晃的进来,几次差点栽倒。

韩雪吓得噤若寒蝉,赵明生反应倒是快,赶紧蹦下床去扶甘成凯。

甘成凯歪着脑袋看赵明生半天,才满嘴酒臭的说,“是爹啊……岳父大人,你别……别走,我跟小雪要……要怀娃,你帮我看看,我……我的姿势对不对……”

赵明生拍拍他脸,把他扶到床边,“瞎说什么呢?这是你们的事,不能让别人看。”

说罢就要出屋。

可甘成凯一把拽住他说,“岳父大人,我知……知道你向来就……就看不起我,但,但是……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就不能给……给我个面子吗?”

赵明生知道他这是发酒疯,可又害怕让女婿多心,一时左右为难。

没等他想好,甘成凯已经胡乱扒干净自己的衣裳,光着**将韩雪扑倒在床。

韩雪吓了一跳,边推甘成凯边说,“爹还在呢,你能不能注意点儿……”

看韩雪又羞又怒的样子,赵明生心里升起股无法言喻的难受,趁着没人注意,悄悄退出婚房。

关上门之前,他随意瞟一眼,就见韩雪被甘成凯硬拽掉喜服,浅粉色的内衣也岌岌可危,白花花的丰满胸脯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让他一阵嗓子发痒。

甘成凯不顾韩雪的反抗,两下扯掉她的**,再将她双腿一分,便急不可耐的压上去。

因为被床柱挡住视线,看不到具体细节。

很快,甘成凯大吼一声开始挺动腰肢,而韩雪则发出极力压抑的尖叫。

房间里渐渐回荡起床架嘎吱嘎吱的晃动乱响,和富有节奏又无比刺耳的水渍声。

赵明生叹口气,这才闭上房门。

院子里还有尚未散去的乡亲,互相之间在拼酒猜拳。

赵明生强颜欢笑,忍着心中莫名的苦涩,融入到其中,大碗大碗的干了起来。

他理解不了,韩雪到底看上甘成凯哪里一点。

那小子愣头愣脑的,要家世没家世,要长相没长相,以韩雪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

酒没喝两口,韩雪居然出来了。

她本就生得好看,此刻脸上挂着尚未散去的红晕,更显清纯诱人。

赵明生看得呆住,随即反应过来,甘成凯进去不过两分钟而已,难不成这家伙连房事也不行?

004.真正的男人

甘成凯没啥文化,看上去又愣头愣脑的,赵明生打一开始就瞧不上。

可韩雪坚持要下嫁给他,赵明生也没辙,只能安慰自己说,只要闺女觉得好,日子就会过得舒坦。

此时,望着韩雪复杂的笑容,赵明生心中五味杂陈。

他甚至觉得,也许这世上只有他,才是真正对韩雪无条件宠溺的男人。

见赵明生直愣愣望着自己,韩雪心虚得紧,就在他旁边落座。

还没开口说些什么,亲友们呼啦啦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要跟新娘子讨喜酒喝。

韩雪感激大家的祝福,便挨个儿给他们斟酒,却没留意到,在人群外围,有道阴骘的目光从缝隙中一闪而过。

等到酒过三巡,已接近半夜十二点,该走的都走了。

方才还人声鼎沸的院子里,就剩下韩雪和赵明生。

村里民风淳朴,没人使劲灌新娘子酒。但韩雪天生不胜酒力,只不过三两杯就有些头晕眼花。

她后爹赵明生更是难堪,这会儿已经酩酊大醉,趴在饭桌上说着些听不懂的胡话。

夏夜的微风略凉,韩雪想将他扶进屋去,奈何男人的体重对她来说太过吃力,迈步子都很费劲。

赵明生正迷糊,忽然觉得身子轻了,肩膀下有个香喷喷的女人。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他看不太清那女人的面容,就觉得长相清秀,身材丰满,是他幻想中最完美的炮架子。

他想也没想,伸手就朝那女人胸脯抓,嘴巴也顺势落进那女人脖子里。

顿时,满鼻子的香味,和掌心柔软暴涨的满足感,让他爽得浑身舒畅。

冷不丁受到攻击,韩雪吓得急忙往外挣脱,却被赵明生死死搂住。

两人纠缠几下便翻滚在地。

赵明生根本分不清身下压的是谁,他脑子里除了把这女人据为己有,让这女人在胯下**缱绻,再没其他想法。

那女人的皮肤**好滑,摸起来像半融化的温热冰块,让人有种将整个手都陷进去的欲望。

不管是手还是腿,任何试图阻挡的东西,都被赵明生粗鲁的拍开,接着毫不犹豫探进裙底,朝着十几年没有触碰过的地方进发。

韩雪无法挣脱,急得想大喊。

想到甘成凯就在屋里躺着,万一听到喊声,出来撞见她跟干爹这幅模样,肯定接受不了,便又忍住了。

死撑一小会儿,她手脚都已经力竭,渐渐被赵明生制住。

赵明生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裤子都懒得脱,直接拉开档门拉链,便将隐藏于其中早就急不可耐的东西释放出来。

见到那东西,韩雪的瞳孔瞬间放大,整个人僵住,只觉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两个钟头以前,在离得几米远的婚房里,甘成凯再一次摆出打持久战的架势,却来了场闪击战。

虽然知道**会遭天谴,但韩雪还是忍不住遐想,也许有了面前儿臂粗细的东西,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男人。

005.春风满面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韩雪的**便被赵明生扯下小腿肚。

赤红着双眼的赵明生,跟平时温和体贴的男人截然不同,散发出某种看起来蛮横,却又让人想要被征服的霸气。

犹豫中,赵明生乘虚而入,粗腰已经挤进韩雪两腿之间。

韩雪来不及细想,即将发生的事是对还是错,倘若不慎被外人得知,对她,对赵明生或甘成凯,又会是多大的灾难。

因为院外忽然有人敲门。

赵明生不愿搭理,可那敲门声一直响不停。

他像头被夺走猎物的狮子一样怒不可遏,噌的蹦起来,抬脚踹翻挡道的桌子,杀气腾腾的奔向院门。

韩雪则如获大赦,惊慌失措的躲进里屋。

来人是村东头的王二嫂。

见是个女人,赵明生的怒火消散大半,之前被邪气催发的迷糊劲也褪了些。

调整好情绪,刚想问明来意,就看王二嫂往后一蹦,“哎呀!我说赵大哥!就算现在是大半夜,你也不能耍流氓啊!”

赵明生顺着她的目光往腰下一瞧,才发现那东西还直挺挺的顶在裤裆外面,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

丢人丢大发了!

赵明生想将那东西塞回去,可兴致一起,体积实在太大,根本就没办法从拉链缝里退回。

情急之下,只好转身解开裤腰,终于才整理妥当。

再面对王二嫂,赵明生发现那女人神色依旧如常,但眼中时不时会有些难以捕捉的细微光彩在跳动。

赵明生以为她是嘲笑,便没好气的说,“二嫂,三更半夜不好好睡觉,来有什么事?”

王二嫂掩嘴一笑,随即抛出个媚眼,“赵大哥,那你想不想好好睡觉啊?”

“睡觉”两个字,她还特意加重了音调。

赵明生心思一动,这王二嫂是村里出了名的狐媚婆子,三十五六的年纪,看起来却跟二十几岁的女人差不多,估计没少被男人滋润。

她玩起一语双关的文字游戏,难不成是想那什么?

赵明生舔舔嘴唇,没回答。

寒暄几句,王二嫂见赵明生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就拿了自己落在酒席上的东西回家去了。

赵明生关掉院里的灯进屋躺下,隔壁传来动静。

甘成凯好像醒酒了,又跟韩雪做起了运动,而且相当剧烈,阵阵地动山摇的声响被墙壁放大,变得更为明显。

赵明生缩进被窝,仍旧能听得清清楚楚。

韩雪咿咿呀呀的叫声特别诱人,断断续续的,跟猫爪子一样,轻轻挠在赵明生心窝子里,让他睡意全无。

他有点后悔,刚才就该把王二嫂拉到地里爽一把,发泄发泄这十几年积攒下来的**。

可转念一想,自己好歹是当爹的人,怎么能干出这种龌蹉事?

时间稍纵即逝。

转眼大半个月过去,到九月初学校开学了。

韩雪穿着最喜欢的那身黑色套装,昂首挺胸跨进镇小学教师办公室。

见她来,屋里角落的男人抬头笑道,“韩老师来啦?喜事临门果然春风满面,比之前漂亮不少啊!”

韩雪不好意思的说,“郑主任,让您见笑了。”

她总觉得郑主任此刻的眼神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006.机会

但那天在婚礼上,见到穿着大红喜服的韩雪面带桃花以后,他一下就心痒难耐,开始筹划一个极其邪恶的阴谋。

今天只是开学典礼和报名,完事以后同学和大部分老师都走了。

韩雪向来认真负责,还在办公室核对每个学生的家庭作业完成情况。

郑钧确定办公室没了其他人,便轻轻关上门,端了杯凉茶递到韩雪桌上。

“韩老师,喝茶。看把你热得,都冒汗了。”

郑钧说着,还想碰韩雪的额头,结果被躲开了。

韩雪整理好文件,才抬头笑道,“谢谢郑主任!正好渴了,一上午都没沾水。”

她端起玻璃杯一饮而尽,仰头露出的**脖颈,看得郑钧差点流口水。

郑钧似笑非笑的说,“韩老师,你们班可是全校成绩最好的班级。今年升职称的名额,你很有希望得到哦!”

听到这话,韩雪喜出望外。

教师的职称如果能提一级,那工资待遇和平时的福利会好很多。

如果真能提职称的话,甘成凯的压力会小些,生孩子的计划也能更早提上日程。

本来她觉得,以自己浅显的资历,很难有这样的机会,谁知郑主任居然说她很有希望。

于是韩雪连忙起身致谢。

谁知,郑钧突然面露难色,摆摆手话锋一转,“但是啊,你也知道,咱们学校有很多资历老、口碑好的金牌老师,跟他们比起来,你的竞争力弱了不少呢。”

说完,他就眼巴巴的望着韩雪。

韩雪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这郑主任平日就贪图小利,这次难不成是在暗示想拿好处?

凭实力提职称,可以。如果靠旁门左道,韩雪心里不踏实。

但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要说韩雪一点都不动心,那肯定是自己骗自己。

想好以后,韩雪赔笑说,“主任,这个事儿我觉得咱们可以详细谈谈,正好我觉得该请您吃个饭,感谢您平时的关照,您看哪天方便?”

郑钧皱着眉头,装模作样的思索几秒,“老是吃啊喝啊的,对健康没什么好处,我看还是算了吧。”

看他这样,韩雪琢磨着,估计他是看不上一顿饭,还想多要。

以现在家里的条件,实在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提职称的机会多半得泡汤了。

谁知,郑钧忽然坏笑起来,“韩老师,你真不明白我想要什么吗?”

说这话的时候,郑钧的两只狗眼还在韩雪身上瞟来瞟去,尤其扫到韩雪胸脯的时候,那目光简直比饿狼还饥渴。

这家伙有什么目的,已经昭然若揭。

韩雪感觉受到羞辱,心中莫名愤慨,当即怒视郑钧,“郑主任!你不要太过分!信不信我去教育局告你!”

郑钧阴笑着指向门口,“去呀,我看你能拿我怎么着。”

韩雪忍住拿被子砸他脑袋的冲动,旋即动身要出办公室,可刚刚迈出一步便噗通摔倒在地。

她这才发现,手脚忽然都软得像没了骨头。

韩雪又惊又怕,还没想明白其中缘由,就见郑钧目露淫光,咽着唾沫靠了过来。

(本小说连载于微信“爱酷猪”,为保护作者权益,请关注公众号继续阅读!)

在线阅读请点击>>>《免费阅读》

后续章节关注:kuhoubook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

淫stagram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淫stagram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外漏女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外漏女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外漏女韩漫-宣玫漫画阅读 外漏女韩漫-宣玫漫画阅读
淫stagram韩漫-又名外漏女漫画阅读 淫stagram韩漫-又名外漏女漫画阅读
卖身为奴韩漫-又名监禁庄园漫画阅读 卖身为奴韩漫-又名监禁庄园漫画阅读
赵大发陈小花小说-锦医夜行by陌东 赵大发陈小花小说-锦医夜行by陌东
一念成殇疼宠如牢宫沉温南枳免费阅读 一念成殇疼宠如牢宫沉温南枳免费阅读
富婆的按摩技师陈小龙徐丽小说免费阅读 富婆的按摩技师陈小龙徐丽小说免费阅读
宫沉温南枳小说阅读-一念成殇疼宠如牢by肉肉肉 宫沉温南枳小说阅读-一念成殇疼宠如牢by肉肉肉
陈小龙徐丽小说-富婆的按摩技师作者胖虎 陈小龙徐丽小说-富婆的按摩技师作者胖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