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芳黄一阳小说_我的画样青春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的画样青春》是作者哆咽癫所作,主角是林小芳黄一阳老赖,我的青春的确重来了,只不过是在我的脑海里,不断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重演,而结局似乎都只有一个。就是最后只有我一个人。

我的画样青春by哆咽癫小说在线阅读

01初识林小芳

在2005年之前,我都自称或者被自称是三角一中的艺术生。

要知道那时候能顶上“艺术生”这个名衔的可不多,而在我们三角一中就一个班不到30人,这30人中又分成了3个画派,我们派系人数比较少,不到7人,一向以逍遥潇洒自称,这其中就包括我,黄一阳和老赖。

那时候艺考对于我们来说还只是个遥言,太遥远的语言,以至于我们一直在三角墟混画室,虚度着别人最勤奋的日子,第一次正式认识林小芳的时候我记得那是个初秋的晚上。黄一阳气喘吁吁跑回来说,老城画室有一场广美回来的老师速写示范课,问我们去不去看看。

我看看老赖,老赖看看我,“你去吗?”

我去。我说道。

我不去,我有点事情。老赖道。

那我们快走吧!不然马上结束了!黄一阳道。

说完我们就跑了,老师喊了一声,“诶,你这个苹果只画了层皮!”

但我们都没回头,只是丢下一句看示范课去了!就走了!老赖也走了,但是往出租屋的方向,这小子搞什么猫腻?不管了!

我跟黄一阳往老城画室跑去。当年三角墟大大小小的画室好几间,哪里有示范课学生就往哪里跑,一般都说是什么广美国美回来的老师,这不仅能为画室招揽人气,也让一批想偷懒的学生有了出去偷懒的理由,所以我也二话不说就跑去瞅了!我们几个也是被这种方式诓来红心画室的,是三角墟角落边缘一间不起眼的小画室,坐落于海电一中对面的民房里,每次去上课都像一个蹑手蹑脚的小处男第一次进鸡窝一样,老师是一个长头发的男人,穿着一双长筒靴子,很有艺术范,经常扎起鞭子,后面看像一个40多岁的老技女,侧面看像一个落魄的艺术家,前面看是一个学艺不精的老师,起初因为是学长介绍的,所以没多想就去了,这学长复读了两年,明年就跟我同届了!反正其他原因都不重要,重要是这里可以边叼着烟边画画。

完全符合我们逍遥潇洒的派风。老城画室设在实验高中路口一栋破楼的一楼,上课的时候敞开着四扇大门,我们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基本三角一中和海电一中的学生都有。

老城是这带比较知名的画室,香火也最旺,因为他自称是广州老城画室的分画室,名气大了,人多了,学费也就贵了,所以我们都没去。看美术师范课是这样的,模特站在一边,老师的大画架安在一边,老师后面围着一群人,不看的就在找角落找角度画模特。

挤进人群的时候已经结束了第一个模特的速写,接下来上场的是一个女的,很潇洒地摆了一个动作,完美地把自己的S线呈露了出来。大家都安静地看着速写示范我们在悄悄话,周围学生投过不满的目光。

黄一阳说,这就是林小芳,我朋友,之前我们在一组呢!(画室的基本实力分组,一组最强,黄一阳以前在老城呆过。)

就你那烂技术能排到一组?我在一旁打岔道。

我说我跟林小芳一个组了!

也许是黄一阳说的话让林小芳听见了,林小芳看向这边来的时候,冲黄一阳挤了挤眼,表示认识。黄一阳屁颠颠地也回了一个眼神,表示很熟。

这不是刚分班的时候进我们班那个林小芳吗?我说道。

其实这女的我注意过, 分美术班的时候进我们班的,只不过当时画室派系不同,上课也少根本没什么机会说上话,她个子不高,但身材匀称,凹凸有致,走起路来,腰的摆动和地面始终是平行的,走在我们学校那些走路像弹簧一样直绷绷的女生中间显得格外扎眼。我还经常在课间看到她和一些大年级的男生在楼道里说笑,她常常笑得眯起了眼睛,弯下了腰,是那种很有亲和力和穿透力的笑声,一点也不矫揉造作,也不显得轻浮和放荡。

是啊!原来你记得啊!黄一阳道。

别人都在看示范,我在看林小芳,她冲我微微一笑,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尽管后来我证实这不是表示有好感的一笑,但是每每闭上眼睛,这个笑总能回荡在我心头。

两只手的比例好像不是很对。这时候黄一阳不小心嘀咕了一声。

本来我以为那老师不会在意,谁知道还是停下了笔往我们这边看来,“同学,你觉得我手画的比例不对吗?”

“对吗?你那胳膊比腿粗。”

“这叫夸张画法,懂不懂?你哪画室的?”边说着边继续勾勒着手部的曲线,没有回过头。其实这些所谓示范课所谓广美央美回来的都是幌子,就像真的画的差某些学生也不会在意,画室也只是为了吸引人气。

“我们是红心画室的,怎么着,画得丑不让说了啊!”当黄一阳自豪地报出师门的时候我竟有点晚节不保的感觉,画室间的互相数落互相打击是他们最喜欢的。

红心?没听说过。惹的周边同学一阵嘲笑,我跟黄一阳都暗自涨红了脸,不过依他的性格不会就这么认了!

你等着,我这就去叫红心老师跟你比划比划,敢不敢?黄一阳道。

我一愣,这不是自拆招牌嘛!见黄一阳一副要回去叫人的样子我赶忙拉住他,”你傻啊!在这较什么劲。“

”是啊!较什么劲呢!三九流画室的也敢跟我们老师比,你叫他来,就我跟他比得了!“这时候一个海电一中的学生站出来说道。他这一说又把周边的学生逗乐了,都哈哈朝我们傻笑。

幸好主角不是我,不然站着也丢人,走了也丢人。

”不用叫了!就我跟你比,谁怕谁孙子。“黄一阳道。比试属于很过火的画室战争,画室间很少见有这么斗法的,怎么也得搞死一边。

见局势不妙林小芳也不站了,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老师,不好意思。那我朋友。”说完推着我们两个往外走。

我也不想让林小芳难堪,拉着黄一阳就往后面走。

“没胆量快滚吧!再回去学几年,红心是什么?哈哈哈哈……”

我们在一片嘘呼声中貌似逃了出来。林小芳似乎比我想象中还够义气,不但跟了出来,还一边对黄一阳安慰道,“没啥的,别生气了。”

“没生气,你干嘛拉我,我要跟他比试比试。”黄一阳道。

你比不过他的。林小芳道。

他很厉害吗?什么来头。黄一阳道。

“他叫马秋培,是海电高三的,听说艺考全校第一,接下来准备冲刺国美了。”

额。我们都没有说话。

出到外面的围栏,我们都站在那似乎对即将来临的艺考即期待又彷徨。我从兜里掏出一包大前门,抽了根点上,黄一阳也要了一根。我抽出一根递了过去。

“也给我来一根。”林小芳说。

在认识林小芳之前,我还没见过抽烟的女生,林小芳的话说得那么轻松、坦然,让我的心一阵忐忑。幸好已是晚上,屋里灯光昏暗,已经燃起的两支烟让弥漫的蓝雾掩饰住了我强作镇定的表情。

我一愣,颤颤巍巍地递给林小芳一根烟,林小芳刚把烟叼在嘴上,黄一阳就把打火机按着了,林小芳说:谢谢。轻轻吸了一口,慢慢吐出来,夜空中又多了一个明亮的火点。

她吸烟的动作很婀娜,像国产电影里的女特务。

几点了?站了一支烟时间黄一阳问我。

我按了几下手腕上的电子表,这块表进过水,平常根本不显示时间,必须使劲按才可以,还没等我把时间按出来,就听到林小芳说:还有一个小时,晚自习放学。

像我们这些艺术班的,平时课都不上,晚自习听起来更是生疏了!林小芳的手腕又细又白,上面带着一块小巧精致的坤表,表带是银白色的。在我心目中,很少有学生戴这种表,只有大街上最时尚的女人才会带这种表,这种表似乎能够散发出阵阵雪花膏的香气,让我感到晕眩。我比较喜欢表,虽然一直带的是电子表!

“那我们去海电一中后面吃夜宵吧!”林小芳道,“现在去,等下下课人多。”

林小芳很爽快,主动提出去吃夜宵,平时都是一群男的哄着一个女的去的,这一点不像很多女生,又想发闷骚又装害羞,让人从骨子里看不起,比如老赖的女朋友陈静,是隔壁班的音乐特长生。

“林小芳多豪爽,不像陈静。”我对黄一阳低声道,还记得上次老赖生日吗?,约她一起去吃宵夜,她又是不饿又是饱了,足足磨蹭了十分钟才去,我觉得陈静的这种磨蹭并不是考验了我们的耐心,而是构成了对我们情商的侮辱。

黄一阳向我解释说,人家这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我毫不客气地反驳道:别忘了,这句诗写的是技女。

你们两个嘀咕啥呢?说我吗?林小芳道。

没说啥,你不回去真的没事吗?黄一阳说。没事,反正也都画完了!休息一下。

画室的时间很自由没有烦人的下课铃,反正钱是你交的学不学老师照赚。我从林小芳身上几乎看不到其他女人身上的扭捏做坐。

02 邂逅马秋培

我们来到了海电一街的夜宵摊上,这里晚上特别热闹,比三角一中外面那条街热闹多了,学生下晚自习都往这跑了。我们随便找了个地摊就坐下了,还没下课所以现在只有零零散散地几桌人。林小芳跟黄一阳都在谈自己画室的事,黄一阳又趁机吹了下画室有几个多牛的学长问她要不要转来,我偶尔插两句,插完又埋头苦干,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林小芳她的一言一语一笑都让我觉得只可倾听。

吃到一半的时候,今天在画室较劲的那个马秋培竟然也来了。诶,这不是刚才要跟我比划的家伙吗?黄一阳道。

我嗖啜了根长长的面条抬起头四处张望。

马秋培!林小芳招了下手,示意马秋培过来。

马秋培听到有人喊他,朝着声源这边望来看到了林小芳,便一脸笑意赶了过来。

小芳,你在吃宵夜啊!怎么不早叫我陪你。边说着边拉凳子坐下,看着几个陌生人坐在这里,转头对林小芳道,小芳,那边桌子这么多,我们干嘛跟人拼台,坐那边去吧!

本来黄一阳就不爽了,听到这一说,啪一下把筷子拍桌上,你啥意思?我们跟小芳吃宵夜,假装叫下你也真敢过来了脸皮够厚啊!黄一阳也突然改了口把称谓林小芳变成了小芳,我不禁在心中为他竖起大拇指。

别这样,都是朋友嘛!林小芳道。

林小芳说话了我们也没怎么较劲了,马秋培又笑笑坐了下来,可能是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马球培请了我们以前从来没舍得大手笔买的鸭头,那时候卖是五块钱一只,他买了整整四只,一盘田螺以及一瓶九江,这对于常年在三角墟吃两块钱捞粉的我们来说已经是土豪了!

马秋培只比我们大一岁,但却显得比我们老成许多,也许是因为他长相的缘故,举止稳重,谈吐老练,长了一满是疙瘩的脸, 我突然觉得他的人比他的名字还丑,像是一张画的乱七八糟的素描,该明不明该暗不暗。 但自信和淡定让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风度翩翩。

喝酒的时候,他还频频告诉我们一些酒场上的规矩:和别人碰杯,应该把杯子放得比别人低,表示对别人的尊重;给别人倒酒,必须把酒瓶上的商标正冲着别人,这是诚意的体现,让别人知道,你倒的是酒,而不是敌敌畏。

“那我要是把商标反过来,就是倒敌敌畏了?”黄一阳对马秋培这一套不太感冒,他已经喝高了,端起马秋培的杯子,故意把商标冲着掌心,倒了满满一大杯九江:我给你倒敌敌畏,你喝不喝?

对于黄一阳这一挑衅之举,马秋培脸上没流露出一丝愠怒,他接过杯子,微笑着说:“你是我兄弟,你就是真倒敌敌畏,我也喝。 ”

“去去去,谁跟你兄弟了!”黄一阳边说着边举起自己的酒杯,和马秋培碰了一下,两个人一起干了。黄一阳连干了两杯九江,估计马上就不行了,我了解他的酒量, 把杯子放下,马秋培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角,黄一阳想说话,还没说出来,就捂着嘴,在路边吐了。

“黄一阳这家伙嘴不好,人其实挺好。”林小芳向马秋培解释道。

黄一阳是生意人,老赖是酒鬼,我是他们口中的作家,林小芳是才女,除了林小芳,我们学美术的目的都一样,就是文化课要求低了,考大学更容易。

十五年前我们才三岁,那是一个连未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娃娃,十五年后我们就三十三了,对于未来已来的年纪,我们也许偶尔怀念以前,青春短暂却如此美丽却充满遗憾,我们就这样笑着抱着却还流着泪。

马秋培笑笑,说:没事,嘴也挺好。我发现马秋培笑的时候和林小芳有几分相似。这个念头刚刚在我脑海里闪过的时候,马秋培忽然问林小芳,“小芳等下要我送你回去吗?“

林小芳说:“好啊!反正也这么晚了!”她答应了,她甚至都没有眨下眼睛,我还没送过姑娘回家,甚至不知道送回去后要不要死不要脸上她家坐坐喝杯茶。除了喝酒我们也找不出别的话题,在黄一阳的一吐之下夜宵也宣布结束,我倒是有点失落。黄一阳吐完又正常了,叼着牙签边走边哼着小曲。我时不时往回望,他们两个已是往海电一街后面的村子走去了!

“你是吃了多少啊!还学人剔牙。”我道。

“吃屁啊!都吐出来了,这回真是亏大了。下次不能一口闷了!给我根烟”

“这是九江,你以为可乐啊!”我说道递过去一根烟。此时我心中产生两个疑问,这两个疑问黄一阳也许可以帮我解答,但是我不知道该问哪个先。

“对了!林小芳跟马秋培正拍拖吗?”我问道。

黄一阳道,“这我不清楚,之前还没见他们有什么猫腻。不过我看十有九成吧!”

“诶,那你说,林小芳被他上过了吗?”我说道。

“你有没有留意她走路的姿势?”黄一阳道。

“什么意思?”我问道。

“听说走路张得特别开的,估计都是昨晚被人……”,黄一阳没继续说但我还是听懂了,黄一阳突然问道,你喜欢上林小芳了吗?关心这个干嘛。“我没有。”我说道。

“我倒是有点喜欢上林小芳了!”黄一阳说道。

扯吧你。

我说真的你为啥不信……

回到海电二街的时候看到老赖在买鸡蛋火烧,黄一阳说刚才吐完又饿了非拉着老赖请客吃鸡蛋火烧。

老赖说,好我请,你们去看示范课了吗?

看完跟林小芳去吃宵夜了!黄一阳到。

什么?老赖一激动扯着他衣角,林小芳是谁,是美女吧!吃宵夜不叫我,鸡蛋火烧你们别动我的。

吃屁啊!都吐光了!不信你看。说完还张开嘴巴让老赖往里瞧。我见排队的人挺多的,就准备先回去了,就对他们说道,回去帮我带一个我先回去洗澡。

行,回去拉出来给你。黄一阳道。

可以,别忘记夹着鸡蛋。我说道。

03 骑自行车的女孩

我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往林小芳家走去,可能我始终觉得马秋培会心怀不轨,林小芳家在海电一街后面的村子里,这里到处是胡同,差不多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已经锁门了,我很难找到哪个是林小芳的家,但是有几间院子的门推开可以随着一条门缝往里看,林小芳家应该有个院子,我一个院子一个地挨着找了好几间。

其中一家推开发现院子里种着两棵木棉树,树上开满红灿灿的木棉花,两棵树中间拉着一根铁丝,上面挂着几副胸罩和两条黑色的三角内裤,一阵风夹杂着木棉花的香味吹来,掉落在地上的花瓣跟着铁丝上的胸罩和内裤纷纷在铁丝上摇摆起来,像是在冲我招手。 这会不会是林小芳的?

你找谁?我一惊,转头看见一名短头发的年轻女子就在我身后站着,她说话的时候露出两颗小虎牙,在她圆圆的脸蛋上特别好看。

我,我找,林小芳!

你是……对了!刚才都忘记问你叫啥名字了!她取出钥匙开门,问我要不要进去坐坐。

我有点忐忑,面对她分分钟会问我为什么在这,然后怀疑我是小偷,我突然感到不安。

噢!这,不了!我刚好路过看院子门开着就瞅下了,对了!那个,我叫王暁东,是,跟你同班的。

林小芳笑了笑,可能是被我逗乐了,“你是不是来找我的?”她语气很平常,不像问,甚至像是在挑逗,周围的空气都静止了!时间仿佛过了好久,无论我的回答是什么,我都不会觉得这是我这一辈子最满意的答案。

不不不,怎么会呢!我真是路过看看,就看看。我连忙解释道。

“那好吧!你要不要进来坐坐?”林小芳说。

“对了,马秋培呢?他不是送你回来的吗?”

“我没让他跟过来,他不知道我家地址,就在前面路口分手了。”

我赶忙朝林小芳所指的路口看过去,那小子会不会也跟过来了。我正愁着林小芳说道:“你这么关心我啊?确定不是来找我的?”

“不不!当然不是,不,是,我是来找你的,我来通知你一下。后天我们画室几个一起去杨梅村写生,想邀请你一起去,那里风景可好了!还有个朋友你没认识呢!到时候给你介绍介绍。”

我好像撒了一个谎,但是我确很满意,简直是急中生智,不,也不算是谎,因为我们真的打算一起杨梅村写生,只是之前没有打算邀请林小芳罢了,我想他们肯定不会介意的。

“后天?好啊!后天星期六,反正也没什么事做。”林小芳很爽快就答应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我得走了,他们在等我。”

她说行,后天见。我没回头,一直走,门吱呀一声关上了,我还听见了拉门栓的声音,我回过头,门已经锁上了!

紧张的心情终于慢慢平复下来,我闭着眼,幻想着林小芳走进屋子,打开大门,走到卧室,直到躺下床的场景,她会不会在躺下后心理不自觉想起刚才在门外跟她说话的那个人,她还记得他叫,王暁东。

突然有人在后面按着自行车铃,我往路边靠了靠,一名穿着海电一中校服的女生骑车和我擦肩而过。想必这名女生是下自习课跟和小男友吃完宵夜,心情愉快,她嘴里还轻轻哼着一首歌:

我坚持的都值得坚持吗

我所相信的就是真的吗

如果我敢追求我就敢拥有吗

而如果 都算了不要呢

或许吧

或许我永远都不会遇见他

或许吧

或许我太天真了吧

属于我的昨天之前的结局

我决定我的决定

属于我的明天之后的憧憬

我迷信我的迷信

属于我们点点滴滴的伤心

我们要各自忘记属于我们闪闪发亮的爱情

我们再一起努力属于风的

那就去飞翔吧属于海洋的

那就汹涌吧属于我们的爱

该来的 就来吧

为什么 不敢呢 不要呢

是他吧命中早就注定了的那个他

是他吧他原来就在这里啊

我也在那个女生后面跟着哼了起来,那个女生红着脸转头看了我一眼,猛蹬了几下自行车,从前面一条胡同拐了出去。 像鸽子一样飞过我的身边。

我没看清她那张苹果一样涨红的脸究竟有多么迷人,但她骑车的背影在我记忆里始终那么清晰;我没能肯定她宽松的校服中是否藏有一副姣好的身材,但她蹬车时微微向内弯曲的腿是那么纤细修长。在我倍感沮丧、屈辱甚至有些绝望的时候,林小芳脸孔映入了我的眼帘,她露着两颗小虎牙在对我微笑。

我多么想变成她骑的自行车啊。

骑车的女孩消失在我面前,我回去的时候黄一阳他们三个就一人拿着一个热气腾腾的鸡蛋火烧从海底二街走过来,我很生气:真没给我带啊?

钱不够了。老赖说。

老赖非要在他的火烧里放俩鸡蛋。黄一阳说。

我就算放一个鸡蛋,钱也不够。老赖一边嚼着火烧一边支吾着。

那至少得捎一个没鸡蛋的火烧吧!我不管,剩下这一半是我的。说着我就伸手去抓他的火烧。

黄一阳说,我就说吧!吃完再回。

谁知道还在这碰到他啊!对了!你不是回去洗澡?老赖说。

我笑笑没说话,怕他们知道我去逛胡同的事。对了!你今天躲在宿舍干什么坏事了!我问。

哎!别提了!坏事没干成倒是碰到坏事了!我现在出来避避风头。老赖说。

(本小说连载于微信“酷猴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关注公众号继续阅读!)

下载客户端阅读更方便,安卓用户请点击>>>安卓阅读客户端

在线阅读请点击>>>《免费阅读》

后续章节关注:kuhoubook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

林小芳黄一阳小说_我的画样青春免费在线阅读 林小芳黄一阳小说_我的画样青春免费在线阅读
沈寰九顾晚小说_我的后半生免费在线阅读 沈寰九顾晚小说_我的后半生免费在线阅读
出轨的女朋友刘毅周桐苏梅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出轨的女朋友刘毅周桐苏梅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画样青春by哆咽癫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画样青春by哆咽癫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美男吃上瘾by莫离免费在线阅读 美男吃上瘾by莫离免费在线阅读
风九尘夜雨殇小说_逍遥王爷爱宠妻免费在线阅读 风九尘夜雨殇小说_逍遥王爷爱宠妻免费在线阅读
与嫂子共度春宵by李清狂未删减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与嫂子共度春宵by李清狂未删减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后半生by大头仙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后半生by大头仙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李小三顾娟小说_山村留守男丁免费在线阅读 李小三顾娟小说_山村留守男丁免费在线阅读
逍遥王爷爱宠妻by暖狮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逍遥王爷爱宠妻by暖狮小说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