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亦寒萧筱-美男吃上瘾免费在线阅读

七年了,七年来萧筱都是一个人过生日,今年显得更加忧伤,一个人在酒吧喝着闷酒,直到她遇到了凌亦寒,他们在酒吧邂逅,之后度过了难忘的一夜。。。美男吃上瘾在线阅读。

凌亦寒萧筱_美男吃上瘾在线阅读

第1章 蚀骨缠绵,天降美男

璀璨的霓虹灯,将意大利罗马的黑夜装点的魅惑溢彩,都市的喧嚣伴随着夜的降临,灯红酒绿间勾勒出另外一番奢靡。

酒吧的大厅里,一个小女人猛地灌着酒,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明明应该开心的,可是为何心里却满是酸涩。

七年了,已经是第七个生日了,没有祝福,没有亲人,只是一个人,在这美好的日子里独自品尝着落寞的苦涩。

不知过了多久,摇摇晃晃着朝着自己已经订好的客房走去,眼前的房间号码都变得模糊。

“对就是这个了。”说着推门走了进去,直朝着那张大床奔去,猛地摔倒在上面:“什么东西啊,这么硌。”嘟着小嘴不悦的说着,看向旁边。

偌大床上一个男人躺在那里,好像睡熟了一般。

“哇,是美男啊,可是这里怎么会有个男人呢,好奇怪哦,难道是上天派给我的礼物。”

萧筱兴奋的说着,小手不停的在昏迷的男人脸上摸索着,那精致的五官如大理石雕刻一般,菱角分明带着刚毅的俊朗,比女人还要冗长的睫毛让她都不由的嫉妒。

色眯眯的盯着地上的男人,嘟着小嘴,不由的靠近。

“想不到还是个极品啊,老天你真是眷顾我啊。”迷离的小脸淡淡说着,小手直接解开男人白色的衬衣,露出那小麦色的肌肤。

精装结实的胸膛,肌肉喷张扎实,好像镀上了一层蜜蜡,泛着柔亮的釉色。

“哇,身材不错吗,看来今晚果然有够享受的了,哈哈——”

凌亦寒只觉头脑一阵晕眩,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微微错愕。

锐利的黑瞳带着危险的气息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俊眉微微一皱,薄唇勾起一抹犀利的冷意。

精致的烟熏妆更是衬托着眼前小女人的惊艳绝美,如妖精一般的的精致小脸看的凌亦寒微微愣了几秒。

扫视一眼四周,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客房,灯光昏暗,带着另一种奢靡的暧昧气息。

暗如子夜的黑瞳一抹警惕划过,明明记得自己在顶级包厢里,可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浑身燥热的不行,阵阵热浪吞噬着理智,明显是被下药了。

难道是周总,明明自己再和他谈生意的,该死,想到这里狠狠的咒骂了句。

居然用这样的卑鄙手段,还真是高看了他,看来这个女人就是他送来的礼物。

“这么快就醒了啊,醒过来也好,不然奸尸多没意思啊。”萧筱得意的说着:“大帅哥,今晚你就好好的伺候伺候本小姐吧。”

说着压了上去,低头吻住了身下的凌亦寒。

凌亦寒微微错愕,这是什么理论,要自己伺候一只鸡,真是可笑。

没想到眼前的小女人如此的放荡,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意。

自己居然被人下药,而且还是被一只鸡给强上了,要是传出去,那他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他堂堂的凌亦寒何时沦落到如此的地步,强大的自尊心狠狠的受到羞辱,就算是上,也是他上女人。

一个用力翻身,一把将萧压在了身下,小女人瞪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

“你,你不是,怎么会——”吃惊的不行。

凌亦寒寡凉的薄唇勾起一抹冷笑:“哼,那点药算什么,你不是想要上我吗,那就看看到底是谁上谁。”

磁性的声音,带着蛊惑的暧昧,反客为主,低头就要吻上身下的小女人。

“大叔,你温柔点,我怕疼。”娇媚的声音,带着浓郁的蛊惑,让身上的凌亦寒微微错愕,哭笑不得。

他不过才二十六岁,居然被叫大叔,还是头一次。犀利的黑瞳直直的盯着身下的小女人,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嗜血的玩味。

“大叔,我喜欢这个称呼。”说着低头吻上了小女人的水晶唇。

唇齿相碰,萧筱只觉一种异样的电流瞬间窜遍全身,情事她还是第一次呢,这样的感觉好奇妙,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身上的凌亦寒感受着她柔软的唇,淡淡的清香让他忍不住的想要,没想到这个小女人的味道如此之好,甜蜜。

灵舌轻巧的撬开她的贝齿,强势的霸道带着属于他的专属气息,用力的惩罚者身下的小女人。

探入她的口中,用力的翻转,允吸着,狠狠的用力,像是将她搅浑,狠狠的发泄着。

“啊——呜——”

萧筱不由的低哼着,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强势,不错,是她喜欢的类型。

只觉浑身一个一阵酥麻的感觉,好兴奋,好开心。

凌亦寒看着身下小女人那迷离的眸子,精致的小脸更是如妖精一般,像是致命的罂粟般,娇媚,蛊惑,只一眼就能勾起男人的欲望。

只觉小腹猛地一个绷紧,整个身体的兴奋细胞都被吊起来。

大手一把将萧筱身上那件黑色的吊带裙扯去,用力一把握住她胸前的高峰。

“啊。”一声低哼的呢喃传来,一种异样的情愫划过心头。

凌亦寒薄唇勾起一抹弧度,大手毫不吝惜的揉搓着她胸前的浑圆。舌尖故意用力的厮磨着,惩罚着身下的小女人。

“啊——痛——好痛——”

听着她的娇吟,凌亦寒眸底一抹冷意划过。

胸前阵阵疼痛袭来,带着酥麻的快感,感觉到身体里一股热流慢慢流出身体。

让她本能的环住身上男人的脖颈,死死的掐着他的后背,凌亦寒性感的勾起一丝邪魅的笑意。

大手一路向下,探入她那儿,感觉到了她的反应:“想不到这么快就有反应了啊。”声音里满是不屑的冷嘲。

一把扯去她的底裤,三两下扯去自己的衣服,大手粗鲁的一把掰开她的双腿,不带一丝的怜惜,狠狠的贯穿了她。

“啊!”萧筱尖叫一声,只觉身体被撕裂一般疼的要死。

身体不由的颤抖着,小脸满是苍白,眼泪疼的都快流下来了。

身上的凌亦寒感觉到她的紧致,微微错愕了几秒。

碰到了那一层阻碍,冰冷危险的眸底多了一丝吃惊,她竟然还是个处。

看一眼身下的小女人那一脸的无辜,单纯的样子,薄唇勾起一抹嗜血。

真是个放荡的女人,第一次都如此的不在乎。

“你不是想上我吗,我会让你永远记住这一刻。”话一出,身下猛地用力——

“啊——痛——大叔好痛——轻——点——”

“不疼怎么记得住呢。”低沉的声音,带着磁性的魅惑,狠狠的用力贯穿了她。

“啊——痛——痛——”疼的萧筱只求饶,可是身上的男人却没有一丝的怜惜,冰冷的俊彦带着嗜血的冷漠,用力的撞击着身下的小女人。

她的紧致对他是最好的刺激,从未发现一个女人的身体如此的让他贪恋,一想到她如此不在乎第一次,竟然可以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关系,整个身体都被一股戾气包围着。

完全不顾她的求饶,用力的撞击着,像是风雨飘摇中的一叶扁舟,被凌亦寒撞得七零八落。

萧筱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两只小手死死的抓住地毯,精致的小脸疼的都拧在了一起。

“大叔——痛——好痛——”

“这才对得起你的第一次啊。”故意说着,薄唇勾起一抹冷意。

“肯定会让你今生难忘。”故意说着,大手一把将萧筱的双腿环在自己的腰上。

“啊——好痛——禽兽——你这个畜生——”萧筱本能的大骂着,这才发现哪里是自己上他啊,完全是他上自己。

还把自己搞得那么痛,真是没人品,禽兽不如。

“禽兽——那我就应该对的起禽兽这两个字啊。”薄唇说着,大手更是用力的狠狠撞击着。

“啊——痛——好痛——混蛋——禽兽我不会放过你的——”

女人的咒骂,求饶,男人粗重的喘息,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柯尔蒙的暧昧气息,一室春光。

看着怀里早已经昏过去的小女人,凌亦寒眸底一抹得意的冷笑,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不经折腾啊。

夜色迷离,一夜春光。

不知道一晚上折腾了多少次,直到天亮,凌亦寒才闭上了眼睛。

等到在醒过来时,那个小女人已经没了身影。

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刚要起身离开,犀利的眸子刚好瞥到了白色地摊上的那一朵红色,犀利的眸子划过一丝冷嘲。

想起昨晚那个小女人的紧致,求饶,咒骂,薄唇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竟然有种莫名的期待,希望能再次见到那个叫他大叔的小女人。

第2章 居然是你这个混蛋

第二天,晴朗的天空,湛蓝如海。

凌亦寒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一脸阴霾的站在这家酒吧的高级套房内,琥珀色的眸子笼罩着一层阴霾,周身的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男人手中晃动着高脚杯,红色的幽光在指尖流转,更是透着一抹危险的冷意。

不知何时,身后出现一个西装革里的男人,朝着凌亦寒微微点头:“总裁,已经查清楚了,昨晚你的酒却是被周总下药了,而那个女人根本不在这里工作,也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凌亦寒听着并没有转过身,只是握着高脚杯的手不由的握紧,冰冷的俊彦又寒了几分。

“总裁,要不要再去查——”

男人轻轻摆手,身后的男人立刻退了出去。

凌亦寒嘴角勾起一抹玩味,他还要谢谢他的药,不然怎么会遇到那个敢叫他大叔的女人。

回想起昨晚的一夜缠绵,冰冷的嘴角勾起一抹冷意的浅笑,从未有一个女人的身体让他如此的贪恋。

那个奔放,神秘的女人,真是个小妖精,他一定会找到她的。

国际机场。

一抹俏丽的倩影出现在机场,偌大的太阳镜遮住了萧筱的半张脸,高挑的身材,如瀑的长发垂落在腰间,一件黑色的紧身裙,更是将她曼妙的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

出众的气质,如妖精般,吸引着众多机场来往的身影。

墨镜下,萧筱一脸的冷漠,满是疲倦,该死的,自己昨晚居然走错房间了,还莫名其妙的失了身,想着就来气,不过那个男人长得还不错,就是太混蛋了点。

猛地摇头,自己在想什么,怎么可以想那个混蛋,深吸一口气。

看一眼熟悉的城市,终于回来了,七年了,她终于又回到这座城市了。

七年前,她离开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女人,七年后回来却是因为那个该死的男人。

薄唇勾起一抹嗜血的冷意,拖着一个黑色行李箱直奔前方。

另一个出口,凌亦寒边打电话边往外走着,猛地一抬头,刚好看到不远处那个俏丽的倩影。

琥珀色的眸子划过一抹惊喜,紧缩住那个倩影,大步朝着那个小身影走去,人群的拥挤,一个视线遮挡,在看过去时,已经没了那个小女人的身影。

萧筱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警察局。

正是接到了美欣姐的电话,才急忙赶回来的。

萧家被收购破产,那个男人(父亲)受不了刺激,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当场死亡,那个女人(继母)一见家事败落,卷着仅有的钱财跟人跑了,只有那个一奶同胞的哥哥,却因为巨额债务,暴利反抗,而被送进了警察局。

萧家一夜之间,家破人亡。

警察局里,当萧筱看到哥哥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个眉清目秀,帅气阳光的哥哥,此刻竟是一脸的红肿,衣服凌乱,一身的伤痕,鲜血已经干涸成了深紫色。

“哥,怎么会这样,谁对你动的手。”萧筱一脸的愤怒,心疼。

猛地一拍桌子,蹭的一下子站起来,看向身后的警察,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说,谁伤的我哥哥,你们这群混蛋,畜生。”

那个警察没想到这个小女人居然如此的粗鲁,杀意,生生被她那狠辣的嗜血眼神吓住,忘记了反应。

“萧筱,住手,住手。”里面的萧城大喊着,一脸的担心。

萧筱抬起的拳头,这才停住,气愤的狠狠的一把推开他,转身看过来。

“哥,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萧筱,别为哥哥的事情操心,你赶紧离开这里,远远地,只要你好好的就行,哥哥就放心了。”

萧城一脸的担心说着,心疼的不行,这个妹妹最是叛逆,极端,是他最放心不下的。

“哥,你等着,我会救你出去的。”

萧筱说着,转森离开,直奔凌氏集团总裁办公室,电话里已经听美欣姐说了,都是凌氏集团的总裁凌亦寒害的,收购了萧家,逼得她家破人亡。

虽然那件事之后,她已经被赶出这个家了,七年前就已经不是她的家了,可是为了哥哥,她绝对不可以坐视不理,这是她唯一的亲人。

萧筱抱着一个精致的包装盒,美其名曰凌总裁的礼物,说刚跟总裁通过电话,必须亲自送上去,问了前台,直奔三十二楼的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凌亦寒正埋头一大堆的文件中,办公室的门一脚被踹开,巨大的响动让凌亦寒不悦的皱了下眉头。

看清楚进来的女人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萧筱看着那埋头文件的俊彦,浑身一个绷紧:“怎么是你?”

两个人一起开口说着,世界还真是小啊。

亦寒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这个他想找的小女人,再见面却是在他的办公室,这就是缘分吗。

“你是凌亦寒?”萧筱也是震惊的不行,总裁办公室,除了总裁还能有谁,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是这个男人。

堂堂的凌氏集团,梅州市的商界龙头,旗下产业遍布全国,国际富豪榜前一百强,全国排行榜第一。

而他就是那个梅州市最贵的钻石单身贵族,只是传闻他嗜血,冷漠,阴狠,不择手段,即使如此还抵不过万千少女的风靡。

“对,我就是凌亦寒。”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屑,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速度比他还快,是想要讹上自己了吗。

之前对她的那点好感,希冀瞬间变成了不屑的嘲讽。

“混蛋,真是可笑,居然跟我一夜情的人是你。”萧筱自嘲的冷哼着,凤眸里满是狠辣的杀意,死死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冰冷的俊彦,如妖孽一般,精致的线条如大理石雕刻般,王者的高贵霸气中却带着一丝危险的冷漠,他很帅,更可恶。

“马上把收购萧家的公司还回来,把我哥哥放了。”萧筱怒吼着,双手一把拍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狠狠的怒瞪着凌亦寒。

凌亦寒看着那愤怒的小脸,细长的柳叶弯眉,勾人的桃花眸,几分怒意,几分杀意,几分愤恨。

小巧的鼻子,樱桃小口,瓜子脸十足的勾人妖精,慵懒中带着几分冷漠的高傲,是那种十足的狐狸精的样子。

不同于那晚烟熏妆的她如妖精般,如今她更是清新脱颖如一只愤怒的慵懒的猫一般。

“混蛋,说话。”萧筱不耐烦的吼着,一脸的杀意。

“这个世界上敢命令我的人还没出生,你是萧家的人?”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凌亦寒一脸笃定的说着,只是刚刚听助理说萧家有个女儿离经叛道,很早就被送出国去了,难道就是这个小丫头。

“对,我就是萧家的女儿,你马上放了我哥哥。”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凌亦寒不以为然的说着,这个世界上敢骂他的,她还是第一次。

冰冷的俊彦勾起一抹玩味,看向眼前的小女人,一副盛气凌人的高傲,心底一个有趣的想法划过。

只见萧筱绕过办公桌,走向凌亦寒,瞬间从腰间掏出一把十多公分的匕首,一把抵住凌亦寒的心脏。

“除非你不想活了。”

凌亦寒没有想到这丫头居然如此大胆,敢拿刀子抵住他,瞬间如妖孽的俊彦一抹冷厉的杀意,犀利的眸子如刀一般,阴暗至极。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你就能活着出去。”

“来这里,我就没打算活着出去,大不了同归于尽。”

听着萧筱冷漠的声音,豁出去的果决,冰冷的薄唇勾起一抹弧度。

“想不到还有几分胆识。”凌亦寒说着,大手瞬间扼住萧筱的胳膊,一个用力,瞬间那把被握着手里的匕首掉在地上。

大手一个用力,一把将萧筱搂紧怀里。

“放开我,混蛋。”萧筱气愤的吼着,拼命的想要挣扎却被凌亦寒紧紧的禁锢着,丝毫挣脱不开。

“要放过你哥也不是不可以。”说着故意顿了下,看着怀里倔强的小女人,仇视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得意:“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我就放过你哥,萧家。”

冰冷的话带着几丝玩味一出,萧筱凤眸满是狠辣的杀意,怒瞪着眼前的男人:“你做梦,让我跟害我家破人亡的人在一起,你脑子有病吧。”

冷哼一句,看都不看眼前的人一眼。

没先到这丫头还是个火爆脾气:“哼,不急着回答,明天我等你的答案。”说着大手一推,将怀里的小女人推了出去。

“你这个混蛋。”萧筱说着挥着拳头就过来:“你可要考虑好后果,你哥的命就在你的手里。”

听到这话,微微错愕,瞬间满是狠辣的杀意看向对面的男人:“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怒吼一句,转身离开。

看着那决绝的高傲背影,凌亦寒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冷意,果然有趣:“原来是只小野猫啊,你会回来求我的。”

冷冽的声音犹如千年寒冰,带着自信的笃定,如妖孽的俊彦更是蒙上了一层冰霜。

第3章 酒吧偶遇,气愤之极

喧嚣的黑夜,整个城市灯红酒绿,霓虹灯不停的闪烁着,夜色迷离。

梅州市最高级的一间夜总会,“妖精的诱惑”,勾人的名字带着火辣辣的诱惑,是所有男人们的向往。

妖精的诱惑,早已人头攒动,都是全市最富有的名媛公子们来这里,不同于其他酒吧的奢靡,品位高端,是上流社会的聚集场所。

一个顶级VIP包厢里,有一个长相比妖精还要俊美的男人左拥右抱着两个妖艳的女人。

他的笑容比女人还要妩媚,却带着丝丝的阴冷,修长的手指肆意的在他怀里的女人身上挑逗着,邪魅的眸底带着一抹慵懒的浅笑。

与此同时,大厅的一个角落里,萧筱自顾灌着酒,气愤的要死,越想越来气。

跟自己一夜情的男人居然是害自己家破人亡的男人:“Shit,真他们的悲催。”狠狠的咒骂了一句,猛地灌下一口酒。

起身朝着洗手间的位置走去,刚走到走廊里,就被一个人猛地撞了下,差点跌倒在地上。

“妈的,没长眼啊。”气愤的骂着粗口,微微提起头。

对面的人一脸的焦急:“对不起,对不起。”抬头看到眼前的那张小脸时,不由一愣。

“萧筱,你是萧筱?”吃惊的不行。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萧筱这才扭头看过来,只是觉得眼前的人有点眼熟,可是一时间竟竟想不起来了。

“你是?”

“我是凌霄啊。”凌霄激动的说着,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萧筱。

一件黑色的紧身裙,更是将那凹凸的曲线衬托的玲珑有致,精致的笑脸绝美的惊艳,从小她就是个美人胚子,没想到长大了更漂亮了。

“哦,是你啊。”萧筱淡淡说着句,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大男孩是自己从幼稚园到十二岁事的同学。

“太好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你比以前更漂亮了。”凌霄赞叹的说着,一脸的惊喜。

“行了,别奉承我了,你怎么在这里?”

“我和几个哥们组了个乐队,今晚在这里演出,可是我们的吉他手突然拉肚子,急死我了,这马上就要演出了,让我去哪里在找帮手啊。”

看着凌霄那一脸的焦急,萧筱红润的小脸勾起一抹浅笑:“或许我可以帮你。”

“真的吗,太好了,你会弹吉他。”

“切,别那种眼神看着我,姑奶奶会的东西多了,等我下。”说着朝洗手间走去。

身后的凌霄惊喜的不行,从小他就跟在萧筱的身后,她太漂亮,太耀眼,太冷漠,让人不敢靠近,一直跟在他的身后,都成了他的习惯。

直到那件事她被送出国,从此就没了联系,可是在他心里一直住着那个叫萧筱的女孩。

VIP包厢里,位于二楼的贵宾处,躲开了喧嚣,却能将一楼大厅里的一切揽入眼底。

凌亦寒眯着慵懒的眸子,门打开,一个满头红发的妖孽男走了进来,比女人还要漂亮的俊彦,桃花眸微微眯起,诱惑至极,如一只千年狐妖般。

凌亦寒身旁的两个美女直被电到:“哇,寒终于见到你了。”博爵说着直朝着凌亦寒奔过来,大手一把我想他的胸口。

“哇,不错嘛,这么久没见,你又变强了啊。”一语双关,细长的眸子满是暧昧。

“你不想要你的猪蹄了吗。”凌亦寒冷哼一句,冰冷的俊彦透着一丝的阴暗。

博爵赶紧坐到了一边:“你这讨厌的家伙还是一点没变,要是没了手那我下半辈子的性福岂不是被你毁了。”

拿起桌上的威士忌喝了口:“我听说今天萧儿乐队在这里演出啊,哈哈,真是难得啊。”

萧儿乐队就是凌霄的乐队,短短一年,从街头的卖唱成了全国有名的摇滚组合,更是每个酒吧夜店的头彩。

突然一楼的高台上,瞬间所有的灯光熄灭,一粟强光直射向高台:“下面让我们欢迎最火的萧儿乐队上场。”

话一出,台下雷声震天,各个期待的不行。

灯光一转,五束不同颜色的灯光直射向舞台,四男一女伫立在舞台上,顿时所有人惊呼,尖叫,那阵势绝对堪比国际巨星。

“呀,居然还有个女人,不是说五个男人吗。”博爵说着,看向台下的小女人。

凌亦寒眯起慵懒的眸子,微微扫一眼的,当看到那个小女人的脸时,整个身体不由绷紧,握着高脚杯的手猛地用力。

该死的,这个女人居然出现在这里。犀利的黑瞳顿时满是怒意,看着台下男人那猥琐的目光,周身的戾气更是不断的扩大。

音乐起,振奋人心,热血澎湃,所有人的兴奋细胞都被吊起来。

凌霄看一眼身旁的萧筱,眼底满是赞赏,没先到她的吉他弹得这么好,拿起麦克风,澎湃激昂,声音如天籁般,带着汩汩的热情,一时间整个酒吧的人都被调动起来。

人头攒动,兴奋到了极点。阵阵尖叫,呼喊盖过所有的音乐,兴奋到了极致。

包间里,凌亦寒阴暗的黑瞳死死的锁住那个小女人的身影,黑色紧身裙成了两截,上半身只到胸部以下,那一只手就能搂过来的纤细小蛮腰没有一丝的赘肉,下渗黑色的紧身裙只能包裹住挺巧的臀部,微微一个弯腰,里面的内内都能露出来。

一身黑色衬托着玲珑的曲线,一头长发披散在腰间,随着她的动作,随意的摇摆着,更是迷离诱惑,如黑夜里的妖精般,瞬间将所有男人的目光吸引而来。

男人们阵阵尖叫的呐喊,兴奋到了极致。有的真是流口水,下身起反应了都。

气愤的要死,如刀的眸光满是锐利的精光,该死的女人,居然穿成这样出现在这里,太过分了。

“哇,那个吉他手的小女人不错啊,简直就是个小妖精,你看那些男人们的眼神,都被她勾走了。”

博爵自顾说着,更是一脸的欣赏,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那张阴暗的如锅底的气愤的男人。

台上,萧筱和凌霄不时的交换着眼神,眉眼都是笑意,看的凌亦寒更是胸口烦躁的不行。

大手一个用力“碰。”的一声,手里的高脚杯生生被他捏碎了。

博爵这才反应过来:“喂,你没事吧,怎么了这是?”说着还不忘回头看一眼台上的小女人。

“凌总,凌总——”旁边两个女人娇吟的说着,就要黏过来。

“滚!”

冷冽的声音,带着极致的愤怒,那张冰冷的俊彦满是危险的狠辣,看的两旁的女人赶紧识趣的退下了。

“寒,怎么火气这么大,是不是很久没有找女人了啊,我看台上的那个吉他不错,要不要给你叫过来——”

一听到他提到那个女人,凌亦寒怒意的脸又阴暗了几分:“给我离她远点。”冷哼一句。

看向台上疯狂,卖力的小女人,阴冷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屑:“哼,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放荡,这么享受被那些男人猥琐的目光。”

心里一个声音冷冷的说着,想玩我就陪你,起身掏出了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不是吧,难道你也看上了那个小女人,啧啧,眼光不错吗,那肯定是个小辣椒。”博爵阅人无数,一脸就看出萧筱绝对不是个好征服的女人。

“哼,小辣椒,还真是个小辣椒啊。”凌亦寒一声冷哼,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瞥一眼台下的小女人:“我会让她求着我上了她。”

冷冷一句,听得博爵震惊的不行:“哇,寒不要这么猛吧,那个女人可是很不错,我也想上——”

“她是我的。”

凌亦寒冷哼一句,宣示着自己的主动权,犀利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博爵,像是他再说一个字,拳头就挥过去的架势。

看的博爵微微错愕:“至于吗,不就是一个女人嘛,你喜欢让给你了,我也不想因为一棵树而然你烧了我的整片森林。”

说着不再去看,还真是没见过寒对哪个女人上心过,看来这次有好戏看了。

台上,凌霄看着如此的惊人阵势,热情的尖叫,欢呼,兴奋的不行。

平时酒吧驻演人气很是高涨,今天却是超乎寻常的热情,劲爆,所有人的兴奋被吊起来,欢呼一阵盖过一阵。

看一眼旁边卖力的萧筱,眸底满是欣赏的佩服,看着那黑色的小身影,灯光下如一朵盛开在黑夜里的玫瑰般,诱惑至极,蛊惑人心。

不由的沉迷,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好厉害,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足以带起一片喧嚣的高潮。

她像是为夜而生,为夜而舞,简直就是黑夜里的妖精。

第4章痛苦的缠绵,惩罚小女人

终于五首结束,在人们意犹未尽的高呼中,萧筱走向后天,身上早已经大汗淋漓,湿了一片。

“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想不到你的吉他这么好啊。”凌霄赞赏的说着。

“行了,别拍马屁了。”

还是跟以前一样,冷漠至极,想到什么说什么,从不做作,可是这样的她,让他忍不住的喜欢。

“请你吃夜宵吧,今天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再说我们都已经七年没见了,你总不至于拒绝吧。”

凌霄最是了解她,将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想想回去也没意思,更不知道该去哪里:“恩好吧,给你找个机会。”

萧筱说着,冲凌霄浅浅一笑,两人走了出去。

身后不远处一双犀利阴暗的眸子,看着他们边说边笑的样子,刺痛了他的眼,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意,转身走了。

萧筱刚跳上凌霄的车子,手机响了。

看一眼陌生的号码,不悦的接通了,听着对面人的话,平静的小脸顿时难看的不行,苍白的毫无血色。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凌霄一脸关心的问道。

精致的小脸愣了好几秒,顿时怒意至极,死死的握着拳头:“妈的,混蛋。”狠狠的咒骂了句。

一把推开车门跳下来:“我还有事,回聊。”说着,还没等凌霄反应过来,萧筱已经跑远了。

看着那个小身影,埋藏在心底多年的那一份美好,慢慢滋生发芽。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放开你。”淡淡说着,满是坚定。

这边,萧筱拦了一辆出租车,没有去警察局,而是直奔凌家的别墅。

一脸怒意,气愤的要死,恨不得杀了凌亦寒那个王八蛋。

一想到那个警察局的电话,居然说哥哥又被打了,该死的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

车子驶向梅州市的最高档的富人区锦绣区,那里低价贵的惊人,却只有一家入住,那就是凌家。

凌家的梅州市的商界龙头,更是这片高档小区的开发商,只此一家,想不知道都难。

“该死的混蛋。”萧筱狠狠的咒骂着,不用想也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将哥哥救出来。

二楼漆黑的房间里,偌大的落地窗前伫立着一个修长的身影,犀利的眸子看向窗外,如字眼寒星般的黑瞳,紧紧锁住不远处的那一束车子灯光,薄唇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

“她果然来了。”淡淡说着,晃动着手里的高脚杯,猛地灌了下去。

萧筱跳下车子,直奔凌家,好像知道她要来,大门打开着,像是欢迎她一般。

看到这阵势更是来气,无视下人,直冲进房间:“凌亦寒你个混蛋,赶紧给我滚出来。”

大吼着,带着极致的愤怒,话一出,下人被吓得愣住了。

最是冷酷,嗜血,阴晴不定的少爷,谁都不敢大声喘口气,更别是大声说话啊,这个女人居然敢骂少爷,真是不想活了。

“这么快就来了。”一道慵懒的声音,带着危险的气息自二楼传来,萧筱抬头看向那紧裹着一件白色浴袍的男人,气愤的要死。

想都没想冲了上去,凌亦寒转身朝着房间走去,看都不看上来的女人一眼。

跟着他进了他的房间:“混蛋,马上放了我哥哥。”萧筱气愤的吼着,一脸的怒意,恨不得杀了他一般。

凌亦寒自顾朝着酒柜走去,倒了两杯酒递过来:“这么着急干嘛啊,我还以为会等到明天呢。”

“我没心情跟你喝酒,赶紧给警局打电话,放了我哥。”

萧筱大吼着,一想到哥哥挨打,心疼的不行。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凌亦寒冷哼着,递过手里的高脚杯邪魅的眸底一片嗜血的阴冷。

萧筱狠狠的怒瞪着他,一把拿过他手里的酒,猛地灌了下去。

“这样可以了吗?”犀利的凤眸死死的看着那张妖孽般的俊彦,小脸满是怒意。

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高脚杯,也喝了个精光,看的凌亦寒不由嘴角嘴角勾起一抹玩味。

“妈的,姑奶奶拼了。”萧筱猛地骂了句,深吸一口气,小手一把拉过凌亦寒的睡衣衣领,眸子一闭,心一横,抬起小脸吻上了凌亦寒的薄唇。

凌亦寒微微错愕,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大胆,冰冷的心划过一丝得意。

萧筱小手环住他的脖颈,学着酒吧里别人接吻的样子,与其说是亲吻,挑逗,倒不如说是啃咬。

不时的牙齿碰撞,啃咬着凌亦寒冰冷的薄唇,男人俊彦微微皱了下眉头,随即勾起一抹浅笑。

感受着她青涩的吻技,胸口的烦闷,怒意稍稍减轻了些,看着这个如妖精般的小女人,想着那一晚的一幕幕缠绵,身体不由的绷紧。

大手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反客为主,加深了这个吻。

“唔唔——”

萧筱的不由的小嘴里发出一阵抗议,虽然已经豁出去了,可是接触到这个危险的男人,她还是忍不住的挣扎着。

凌亦寒紧紧的抱住小女人,一只手禁锢着她两只不断挣扎的小手。

那淡淡的体香,带着那晚蚀骨的回忆,顿时整个身体兴奋到了极点,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女人就像是一只小妖精,而他却很迷恋这只妖精的身体。

男人的长舌带着一丝润滑,灵活的撬开萧筱的贝齿,霸道暧昧的索取着她口中的甘甜。

萧筱只觉大脑一片空白,一股酥麻的电流瞬间窜遍全身,口中的氧气越来越稀薄,觉得自己好像快要死窒息了。

凌亦寒的大手一把扯去那碍眼的衣服,居然敢穿的这么暴露,眸底满是不悦。

想着大手粗鲁的在萧筱的胸前肆意的揉搓着,十足的挑逗着她敏感的身体。

淡淡的湿润,带着清香的汗液味道,更是让凌亦寒不由的沦陷,缠绵其中。

萧筱只觉身体一阵清凉,不由的身体抖了下,看着快要窒息的小女人,凌亦寒这才不舍的放开了她。

还没等萧筱呼吸过来,大手一把横抱起她朝着浴室走去。

温热的水流自两人的头顶落下,小女人潮红的小脸,感受到了温水,不由的放松了些。

凌亦寒看着眼前的小女人,赤裸着上身,美丽的酮体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是蛊惑动人,温热的水流顺着她的长发,小脸,脖颈,自胸前的那两座山峰流下。

凌亦寒只觉下身猛地绷紧,琥珀色的眸子顿时火光四射,无法抵挡眼前的活色生香的诱惑。

一把扯去自己的衣服,大手将那紧紧包裹住她挺巧的臀部的黑色半截裙连带着小内内一起扯下。

“啊!”萧筱大叫一声,来不及反抗,已经被凌亦寒一推抵在了冰凉的墙壁上,巨大的坚挺从后面进去了她。

“啊!”只觉浑身一震撕心裂肺的疼痛袭来,萧筱大叫一声,痛的要死。

“混蛋,畜生,你这个猪狗不如的流氓。”气愤的骂道。

“哼,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冷哼一句,身下一下用力,狠狠的贯穿了她的身体。

“我后悔了——放开我——”

“晚了。”凌亦寒冰冷吐出两个字,更是用力的撞击着她的身体。

“啊——痛——好痛——混蛋——”萧筱狠狠的咒骂着,却随着身后的男人的猛烈的撞击,渐渐没有了力量,疼的眼泪直流。

她的紧致,包裹着他的巨大,兴奋的刺激让凌亦寒极致的发泄着。

身前的小女人早就没了意识,只剩下了疼了,身体不由的顺着冰冷的墙壁就要滑下去,一只大手用力的撑住她的身体。

紧紧抵住她的身体,疯狂的抽动,用力的撞击着,水流顺着两个人的身体留下。

暧昧缠绵,小女人瘫软的柔若无骨,小手死死的抓住那只盈握在腰间的大手,长长的指甲扎到了凌亦寒的胳膊里。

丝毫感觉不到疼痛,这一刻他只想要她,狠狠的要她。

像是在妖精酒吧的那一幕,她跟那个男人眉来眼去,台下那些男人猥琐的目光,胸口堵得不行,气愤的要死。

身下更是用力,狠狠的在小女人的身体里横冲直闯:“疼——好疼——”

“疼就对了,这样你才能记住。”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怜惜,狠狠的惩罚着身下的小女人。

“畜生,混蛋—乌龟王八蛋——”萧筱口中无力苍白的低哼骂着。

终于过了好久,看着快要晕过去的小女人,凌亦寒毫不怜惜的猛地抽出了自己的身体。

巨大的坚硬抽离出去,萧筱就像是被宣布死刑的犯人,瞬间解脱一般,疼痛减少了些,身体无力的向地上倒去。

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将她拦进怀里,看着那迷离的妖精般精致的笑脸,潮红中带着些许的苍白:“这么快就不行了。”

邪魅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屑的玩味,大手一把将小女人抱起来,朝着旁边的那张偌大的按摩桌子走去。

让她的小屁股坐在桌上,瘫软的小身体,软弱无力的靠在凌亦寒的胸口。

赤身裸体的两具身体,紧紧的靠在一起,干柴烈火,想不点燃都难。

冰冷的眸子冲红一般,内心深处那头沉睡的猛兽总是能被这个小女人轻易地唤醒。

大手一把将小女人的双腿环在自己的腰间,用进全力,挤入了那幽深的曲径。

“啊!”萧筱更是一声痛吼,不由的身体猛地向后面扬起,那动作诱惑至极,胸前的两只小白兔傲挺的树立在那里。

对凌亦寒来说,那是赤裸裸的诱惑。

第5章 混蛋, 非要毒死你

大手一把抚上她的一只白乳,肆意的将那只浑圆揉捏成了各种形状。低头含上她胸前的那朵红梅,粗鲁的啃咬着。

这个小女人的美好味道总是让他要不够,想要温柔都难,粗鲁的蹂躏着,索取着。

丝丝的疼痛却随着那阵阵剧烈的撞击,变成了莫名的快感,随着他的猛烈攻击,萧筱只觉自己被送入了云端,飘起来一般——

女人的尖叫,低吟,男人粗重的喘息,索取——一室暧昧,春光无限。

一晚上不知道要了这个小女人多少次,总是感觉还不够,她的清香,她的叛逆,她的目中无人,都激发起他最原始的欲望。

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凌亦寒才放弃了这美味的索取,躺在小女人的旁边,大手一把将她拦在怀里,闭上了眼睛。

等到萧筱在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身体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疼痛的不行。

身旁早已经没了那个那人的身影:“妈的,混蛋,老娘不会放过你的。”

突然想起什么,赶紧朝着床上奔去,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一个没站稳,重重的朝着地上摔去。

“啊,好痛。”疼的不行,幸好是地毯不然这条腿肯定废了。

“这个混蛋不会食言吧,那哥哥——”

想着手机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看一眼上面的电话,激动地不行,居然是哥哥。

赶紧接通了:“哥,你出来了吗?”声音里满是期待的激动。

“恩,我今天突然被放出来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在哪里?”

“那就好,那就好,你赶紧回家,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兴奋的小脸抑制不住的兴奋。

“太好了,太好了。”兴奋的说着,朝着浴室走去,看着身上的朵朵红云,气愤的不行。

这都是昨晚那个混蛋的杰作,恶心。

狠狠的搓着身体,直到被搓的红了一片,这才满意。

出了浴室才发现,自己竟没有衣服可以换,昨晚的衣服已经被他撕碎了。

想着开打一出,看着那一橱子清一色的衣服,不是白色就是黑色。

“哼,真是个怪咖。”说着眼珠一转,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伸手拿了他五件黑色的衬衣,在抽屉里拿着剪刀不停地裁剪着,五分钟后,一件个性的黑色非主流裙子已经穿在了萧筱的身上。

前后照着镜子:“还不错。”萧筱看一眼自己得意的衣服,这才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萧家的别墅,萧筱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房子,心里冰冷一片。

“萧筱。”一道温柔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看着站在门口的哥哥,很是兴奋。

跳下出租车:“哥。”大喊一声,小脸上满是兴奋的欣喜,奔跑过去一把紧紧的抱住萧城。

这个她心里唯一的亲人,唯一认可的哥哥。

“太好了,哥,你终于没事了,太好了。”

“恩是啊,放心吧哥不会有事的。”

萧城说着,搂着怀里的妹妹,很是欣慰。

两个人兴奋的说着,朝着屋里走去:“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才凌氏突然就放手了呢,放了我还把公司还了,债务也解决了,不该啊。”

听着萧城的疑惑,萧筱心里冷哼一句,是啊,这一切不过是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的,抬眸看一眼萧城,只要哥好就够了。

“哥,这不是正好吗,你别多想,只要萧家没事就好了。”

看一眼眼前的妹妹:“难道你做了什么,你去找凌氏的总裁?”萧城想着这才后知后觉,一脸的担心,赶紧看过来:“萧筱,你到底做了什么,凌氏怎么会——”

“哥,我就是跟那凌亦寒认识而已。”

“认识,你怎么会认识他?”

“哎呀,是在意大利认识的,一次偶然的派对,所以就成了朋友。”

看着萧城还要问下去:“好了,哥,你就别管了,赶紧看看公司的事情吧,我会好好的。”

“搬回来住吧。”

“搬回来,这里七年前就已经不是我的家里。”萧筱冷哼一句,薄唇勾起一抹冷意。

“萧筱,现在他们都已经不在了,回来吧。”声音里多了一丝乞求。

“哥,别说了。”萧筱冷冷的拒绝:“好了,哥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萧筱,你去哪里?”萧城一脸的担心。

“我会照顾我自己的,放心吧,萧家的公司刚回来,你赶紧去忙吧。”给了哥哥一记安心的微笑,说着走了出来。

抬头看向天空,湛蓝如海,心里却是阴霾的不行。

“该死的凌亦寒,混蛋的畜生我不会放过你的。”萧筱狠狠地骂道,一脸的杀意。

“哼,敢上你姑奶奶,看我怎么收拾你。”一脸的豁出去的表情,直奔凌氏集团。

直奔三十二楼的总裁办公室,路过咖啡厅,萧筱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冷笑。

左右看看没人,赶紧拿出来的路上刚买的那包老鼠药放进了杯子里,看着热乎乎的咖啡,萧筱眉眼多了一抹算计。

深吸一口气,妈的,凌亦寒这次要你死的很难看。心底一个声音说着,直奔总裁办公室。

敲了敲门走了进去,里面凌亦寒正埋头文件,忙碌的不行:“凌总,您的咖啡。”故意一脸的端正说着,将咖啡放在了桌上。

忙碌的男人看都没看,端起桌上的咖啡就要喝,萧筱看的一脸的紧张,兴奋,眼睛直直的盯着他手里的咖啡。

感觉到了一粟不善的目光,凌亦寒微微抬头,看到眼前的人时,不由错愕。

“是你?”

“怎么,不希望是我。”萧筱一脸的慵懒看着眼前男人,眸子不由的停在了他手里的那杯咖啡上。

聪明如凌亦寒,只一眼就看出这个小女人的心思,虽然接触不多,可是对这个小女人的脾气还算是了解。

霸道,高傲,目中无人,冷漠,参差必报,很是记仇。

“你会这么好心,不会是下毒了吧。”凌亦寒一句话,直中要害,犀利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萧筱,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萧筱抿了下唇,看着那直直盯着自己的人,凤眸狠狠的瞪了回去。

“对,我就是下毒了,你怕了,不敢喝了吗。”

想不到这个丫头,居然承认了,其实从看到她的那一眼,他就猜出了肯定是她心思,只是没想到她居然敢承认。

“不错啊,有胆子,谋杀凌氏集团总裁的罪名可是不小啊。”故意说着,薄唇勾起一抹玩味,却透着冷冽的默然。

“哼,一命换一命值了,只要你死了就行了。”萧筱狠狠的说着,一脸的杀意。

看着那气愤的小脸,粉里透红,凌亦寒竟然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很是可爱:“哦,这么不怕死啊,只不过要是我一死,那萧家的公司还有你的哥哥就完了。”

话一出,直击萧筱的软肋,看到他竟然为了那个哥哥,宁可献上自己,看来感情果然不一般,没想到她这样冷漠的人还会有这么感情的一面。

“你,你这个禽兽。”气的萧筱死死的握着拳头,一脸的愤怒。

凌亦寒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薄唇勾起一抹得意,端起手里的咖啡就要递到嘴边。

“妈的。”萧筱咒骂了一句,一个箭步奔过去,一把将凌亦寒手里的咖啡打落在地。

狠狠的怒瞪着他:“卑鄙,无耻,下流的混蛋。”恶狠狠的说着,生气的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气呼呼的两只腿一抬,将脚放在了茶几上,一脸的怒意。

凌亦寒看着她的嚣张,也不气愤,反而入妖孽般的俊彦勾起一抹玩味,敢给他下药,说要伤他,叫他大叔,骂他混蛋——

那么多的第一次敢这样对他的,都是眼前这个小女人,暗如子夜的黑瞳勾起一抹趣味,还真是有趣。

“寒,寒——”

博爵大喊着,奔进来,刚好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小女人。

“哇,你,你不是那个妖精酒吧里的吉他手吗?”说着赶紧奔过来,坐到了萧筱的身旁。

旁边的一双怒意的眸子,直直的射过来,阴暗的不行,只是兴奋的博爵根本没有注意到。

萧筱听到这话,不屑的看一眼眼前的男人,星眉剑目,长得女人还漂亮的妖孽俊彦,却带着几分轻抚,几分痞里痞气。

“你谁啊?”萧筱不屑的说着,看都不看博爵一眼。

(本小说连载于微信“爱酷猪”,为保护作者权益,请关注公众号继续阅读!)

在线阅读请点击>>>《免费阅读》

后续章节关注:kuhoubook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

淫stagram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淫stagram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外漏女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外漏女韩国漫画免费阅读
外漏女韩漫-宣玫漫画阅读 外漏女韩漫-宣玫漫画阅读
淫stagram韩漫-又名外漏女漫画阅读 淫stagram韩漫-又名外漏女漫画阅读
卖身为奴韩漫-又名监禁庄园漫画阅读 卖身为奴韩漫-又名监禁庄园漫画阅读
赵大发陈小花小说-锦医夜行by陌东 赵大发陈小花小说-锦医夜行by陌东
一念成殇疼宠如牢宫沉温南枳免费阅读 一念成殇疼宠如牢宫沉温南枳免费阅读
富婆的按摩技师陈小龙徐丽小说免费阅读 富婆的按摩技师陈小龙徐丽小说免费阅读
宫沉温南枳小说阅读-一念成殇疼宠如牢by肉肉肉 宫沉温南枳小说阅读-一念成殇疼宠如牢by肉肉肉
陈小龙徐丽小说-富婆的按摩技师作者胖虎 陈小龙徐丽小说-富婆的按摩技师作者胖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