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红颜劫by风弄影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染指红颜劫》是作者风弄影所作,主要讲述了安倩在新婚之夜始知遭遇声名显赫的夫家柏氏公馆调包,与其拜堂的新郎乃夫婿表弟上官清羽,然而他却身患隐疾,不举,所幸生活过的也还算圆满。

染指红颜劫by风弄影小说在线阅读

001章 安倩出阁

一个月夜似水的夜晚,在一间透红透亮,洋溢着浓浓喜气的新房内,一对手臂般粗细,柱体上镶着金色红双喜字样的红烛正在静静地燃烧着,深红的桌面上摆放着新婚所需的一尊合欢酒及一应茶水点心。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整个室内,镂空的雕花窗桕上贴满了金湛湛的大红喜字,整个房间折射出一种极致的喜庆与华丽富裕。

看得出这是一间相当豪华的婚房,只是此刻的室内太安静了,安静得连一根针入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也安静得令人感到没来由的有一丝恐慌。

伴随着红烛燃烧时发出的轻微响声,一个身穿凤冠霞披的女子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冰凉的地上,一滴滴晶莹的眼泪从她墨黑娟秀的眼瞳里流出,随着瓷白的脸颊慢慢滑落,在一滴滴的跌到地上摔碎。

女子无声的抽泣着,她的眼泪和红烛滴落的泪痕惊人的相似。

随着一阵由浅至重的喘息声,女子抬起眼睛,她的眼光落到一间雕花的大木床上。

大床上躺着一个瘦得只剩下一层皮包骨头的男子,他的两边颧骨高耸,双眼无神,苍白的嘴唇无力的翕动着。

柏潇寒的眼神从床上的方向努力的望向安倩这边,安倩只能从他微弱的音调中听出几个模糊的字节“对不起,这样的新婚之夜,让你失望了……”

“不,不是这样的,我的婚姻不可能是这样的一场骗局,谁能告诉我,这只是一个玩笑,一个玩笑而已!”安倩摇头,她的眼前有如过电影般掠过一幕幕景象……

清晨,薄雾围绕的街道上,一间上书“回春堂”巨大匾额的药铺里人来人往。

明眸皓齿,脑后垂着一条长辩子的安倩,手脚利落的和一个年轻伙计往抽屉里分装着各种药草。

安佑轩习惯性的拈着下巴上一绺薄须,为坐在他对面的病人诊脉。

随着一阵杂乱急切的脚步声,几个壮汉抬着一个浑身着绸缎的男子进得回春堂来。

“安医生,安医生!”领头一人气喘吁吁的冲到安佑轩面前:“这人是住在我店内的一个客商,今早被发现昏倒在床上,望安医生赶快为其诊治!”

安佑轩急忙起身,认真的为那个双目紧闭,面若金纸的病人作各项简单的检查。

安倩一脸淡定的驱走那些看热闹的街坊和伙计,好言安慰着神色张徨的客商随从。

安倩在安佑轩的吩咐下,麻利的递上父亲所需的酒精银针等物,一双美目瞬也不瞬的看着父亲为客商针灸。

客商渐渐苏醒过来,他慢慢睁开眼睛,眼前浮现着安佑轩父女那双充满释然的眼睛,以及那一脸和昫如沐春风的微笑。

艳阳高照,江南水乡名医安佑轩家那两扇巨大的朱红大漆门口蹲坐着一对硕大的石狮子,狮子威风凛凛地瞪视着过往路人,一派威严之像,让人不敢造次。

大门两旁,一对鲜艳欲滴的大红灯笼高高地悬挂着,而那青砖高墙的四合院内则是一片欢声笑语。

安宅家木格的窗户上贴满了各种窗花和大大的喜字,四处呈现出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其间更是客来人往,笑语晏晏,热闹非凡。

身穿一套紫红色长袍,外罩一件金黄色滚花边马褂,满面笑容的安佑轩健步从屋内走出来,戴着眼镜,梳着油亮亮三七分头的他,兴高采烈的对一批批前来道贺的客人拱手作辑。

“安老板大喜啊!”当地镇的镇长蒋汝章腆着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一脸笑意双手作辑来到安佑轩面前“汝章前来贺喜了!”

“感谢汝章兄光临寒舍,佑轩这里真是蓬壁生辉!”

“寒舍?哈哈!”蒋汝章捻了捻白净下巴上的一缕胡须“如果安老板这里都是寒舍,蓬壁的话,那这个镇上还有谁的宅子敢称宅子啊?大家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蒋镇长说得是,安老板真是太谦虚了。”一群人趋之若鹜:“在这个镇上,安老板可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安宅在这个镇也算得上是上上房屋,风水宝地!”

“咱们安老板行医的名声不仅在邻近县市颇有名头,就连外地一些经商贩子也在口口相传安老板出神入化的医术,很多人都已经把安老板捧为神医,有如华陀,扁鹊在世般恭敬对待了!”

“那是大家给安某面子!”安佑轩面有得色,内心暗讨:“若非我的医术精湛,哪得今天这场震惊全镇的婚礼?”

“说起来安老板家二小姐今天出阁,还是安老板给来自上海经商的亲家活好病的结果,治病变成打亲家,真正有趣得紧!”

“是啊,安老板连治病都有巧遇,安老板确实是我们淮阳镇的镇店之宝!”

“那是那是!”众人对着蒋汝章一片附合之声“安老板就是我们镇的镇店之宝!”

“呵呵,那是四邻八乡的兄弟姐妹对我的抬爱!”安佑轩乐呵呵地回以双掌“今天是小女出阁之喜,非常感谢各位高朋好友前来祝贺!总之一句话,今天大家都要开怀畅饮,不醉不休!”

“那是当然了,安老板你一向乐善好施,救死扶伤!”镇上丝绸庄老板李若雄冲大家将手一挥“今日安府小姐出阁,真是天大的喜事,怎么着的今儿个大家都要好好的聚一聚,喝一喝!”

“对对,李老板说得极是,我们一定要把安老板家的喜事当成自家的喜事,一起乐呵乐呵!”

“嗯嗯!”安佑轩点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今天趁着小女出阁,特请各位高朋好友前来一聚,大家都别见外了,另外,主人精力有限,今日如有任何照顾不周之处,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安老板真是太客气了!我们不会见外的!”

“俊宇,俊宇!”安佑轩转身唤住那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小儿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过来替各位叔伯婶娘添茶续水!”

“爹!我知道了!”安俊宇麻利地起身,提着茶壶前往各个客人面前添茶递水。

002章 不详之兆

二楼红纱垂挂的绣房内,准新娘安倩全身凤冠霞披的坐在梳妆台前,今年刚满二十岁的安倩生得柳眉大眼,皮肤白皙中透着红润,一张红艳艳的嘴唇润泽饱满,她的身段婀娜苗条,整个一水灵灵的大美人。

安倩的姐姐,娴静美丽的安静正手拿一把锃亮的牛角梳,细心的替她梳理着那头如云似的墨黑秀发,嘴里一边还念念有词。

一梳梳到尾;

二梳我哋姑娘白发齐眉;

三梳姑娘儿孙满地;

四梳老爷行好运,出路相逢遇贵人;

五梳五子登科来接契,五条银笋百样齐;六梳亲朋来助庆,香闺对镜染胭红;

七梳七姐下凡配董永,鹊桥高架互轻平;

八梳八仙来贺寿,宝鸭穿莲道外游;

九梳九子连环样样有;

十梳夫妻两老就到白头。

听着姐姐絮絮叨叨的声音,安倩掩住嘴角的笑意,她仔细地打量着镜中的自己,经过姐姐一番细心的打扮和梳妆,原本就明亮动人的安倩更是光采照人,容光焕发,那双漆黑的星眸和弯月似的丰润嘴角总是给人一种甜甜的感觉,精美的外貌白里透红水润光泽的皮肤,再加上她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身形更是百里挑一,是个远近闻名的美人胚子。

“妹妹,你真的很美!”安静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面前的镜中人,有点感叹造物主对安倩的厚爱,在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个皮囊外还让她知书识礼,厨房灶下,文房四宝,针线女红样样出色,出生在安宅这样一个好的环境外还有幸能嫁到上海去,成为可以居住在法租界的一份子,上天真是待她不薄啊!

“姐姐,你就别开我的玩笑了!”安倩脸红红的一笑“我不知道我的未来怎么样,也不知道那个接下来将要替我掀开红盖头,一辈子陪在我身边的人是不是我心中理想的对象,他会不会对我象姐夫对你一样的好?”

“安倩,你真的是多虑了!”安静呵呵笑道“且不说许多夫妻在婚前从未谋面都可在婚后相敬如宾,你好歹还在结婚之前见过你那个未来夫婿柏潇寒的照片,又怎会担心这个不存在风险的问题呢?另外,照片里的那个人我也见过,真的可以用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来形容!他看起来远比你姐夫英俊帅气多了,他的身上完全没有那种商富之子的纨绔骄横之气,妹妹,能觅得如此佳婿,你今生所托有幸了!”

“姐姐!”安倩明亮的漆黑眼珠在镜中闪耀着晶亮的光彩,一想到父亲年前带回来的照片上那个年轻英伟的男子,并且对那个名叫柏潇寒的男子赞不绝口时,一丝羞涩的红晕就悄悄地浸上了她的面颊。

“安倩,安静,你们两姐妹在做什么呢?”就在两姐妹相对无言时,一个秀发在脑后挽了一个髺,看起来非常优雅大方的女人,安倩安静姐妹俩的母亲洛明秀满面笑容地从外面推开门走了进来“柏家来人了,你们赶快出去迎客吧!”

“噫,他们来得还挺快的!”安静笑着去扶穿戴完整的安倩“妹妹,我们该出门了,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嗯,我们走!”安倩螓首微点,等姐姐将那张滚满金丝边的,杭州最好的丝绸红盖巾替她盖上头,这才由姐姐母亲牵着手向楼下走去。

“不好!”刚来到楼梯口安倩突然发现她的那只陪嫁玉镯被她忘在卧房内了。

“什么不好?你这丫头,怎么能在自己新婚的当天大呼小叫的,像什么话!”安太太嗔怪地瞪了一眼小女儿“马上就是人家要过门的媳妇了,你这样遇事就表现出大惊小怪的样子,要是让你婆婆看见了那可如何是好啊?”

“对不起!娘,我把你给我的玉镯忘在房间了!”安倩摘下红盖头冲母亲伸了伸舌头“我马上回房去拿!”

“看你这个冒失鬼!”安太太笑着摇了摇头“这么大个人了做起事来还丢三落四的,真不知道你这个坏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得了?”

“安倩,你不要去!”一旁的安静接口“你是新娘子,不适应走来走去的,你和娘在这里等我,我上楼去给你拿!”

“那好吧,玉镯在我枕头下面,有劳姐姐了!”安倩想想便也停住了脚步。

“我很快就回来!”安静三步并作两步地上了楼,推开安倩的闺房门,安静来到床边伸手掀开枕头,立即一支晶莹剔透,闪射着翠绿色光芒的玉镯呈现在她眼前。

“这丫头真是粗心!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会忘记戴!”安静浅笑着伸手拿起那支玉镯观望了一番,但当她正要迈步离开时却不小心脚下一滑,眼看就要摔个大马叉的安静急忙抓住床栏杆才勉强稳住身形,但那只该死的晶莹剔透的玉镯却从她手中飞出,“啪”地一声跌落在地碎成几截……

“天哪!”安静恐惧地捂住嘴,傻傻地看着地下那只碎成几截的玉镯“我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闯出这么大的祸事?我该怎么办啊?”安静手忙脚乱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几截玉镯。

一想到今日原本是安倩的出阁之喜,而自己却不小心打碎了母亲给安倩陪嫁的祖传玉镯,安静的心就忐忑不安地到了极点“难道?难道这是个不详之兆?”

呆怔了半晌后,安静终于回过神来,不行,我绝对不能让妹妹和娘知道我摔碎玉镯这件事!

安静左思右想,一会毅然地将那只摔碎了的玉镯用布包起来塞到自己怀里,然后从自己手腕上脱下一只和妹妹一模一样的玉镯,擦了擦小心冀冀地回到了安倩身边,强忍住狂跳的心脏和不安的思绪,安静将那只原本属于自己的玉镯给妹妹戴在了手上。

003章 前来迎亲的李管家

安倩母女三人来到客厅时,安佑轩正陪着一个五十余岁,身着褐色长袍的中年男人品茶聊天。

中年男人身边陪着一个满脸笑容,浑身大红大绿的喜娘外,还有几个摆放在墙角的皮箱,安家那张古董桌上摆满了三色茶礼,喜饼,礼盒,上等苏绣,丝绸,洋烟,洋酒,香水等等一系列五花八门叫不出名字的玩意,上面全部贴着大红喜字。

“这位就是今日的新娘安二小姐?”一见安倩母女三人进到堂来,中年男人便急忙放下手中茶杯,站起身来恭敬的问身边的安佑轩。

“是的,这就是内子和两位小女!”安佑轩慈爱地望着他一向宠溺的两个女儿。

喜娘热情的迎上前,以手轻挑盖住安倩俏面的红纱,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安倩,不住口的夸赞。

“二少奶奶果然生得明眸皓齿,沉鱼落雁,真正百里挑一啊!”

李管家也在旁赞叹地看着一身凤冠霞披,粉面含羞,出落得水灵灵又雍容端庄的安倩“能娶得如此美眷,我家二少爷真是有福啊!”

“李管家真是太抬举小女了!”安佑轩笑呵呵地给自己夫人作介绍“明秀,这位就是柏家的大管家李修年李先生!”

“哦!原来是李大管家啊!”安太太向李修年略施一礼“李管家,既然是迎亲,为何万事俱备,独独不见你家二少爷呢?”

“回夫人的话!”李修年上前躬了躬身子“我家二少爷前些日子去英国谈生意,因误了船期,时辰出现偏差,二少爷会晚几个小时回家,因此今天来不及过来迎新,老爷太太又怕耽误吉时不好,互相商量后便让我来暂代二少爷迎亲回家!希望亲家老爷太太能够体谅一下,行行方便!”

明秀面有不悦“此等婚姻大事,二少爷应该早早引起重视才是,怎么可以如此儿戏?”

“是是,夫人说得极是,这迎亲之事确实是不能草率,这不我家二少爷已经火速赶着从英国回来了吗?我敢保证,只要我迎安二小姐回到柏公馆,马上就可以和我家二少爷拜堂成亲了!”

“李管家,这事真如你所说没有其他的缘由吗?”洛明秀有些不相信,眼睛在李管家和喜娘脸上扫来扫去。

“夫人,我保证我此番话句句属实,绝无虚言,二少爷实在是赶不及过来娶亲,还请亲家老爷太太能够多多包涵一下!”

“明秀,既然李管家已经解释清楚了,你就不要多虑了!”安佑轩丝毫不以为意地“为了不误了拜堂吉时,你就让倩儿跟李管家回去吧!”

“老爷!”明秀还想在说点什么时,见丈夫大手一挥坚定地阻止了她,便也不好在说什么,逐回头握住安倩的一双手“倩儿,时候不早了,娘就不留你了,你跟李管家前往柏公馆去吧!”

“娘!”安倩刚一开口泪便流了下来,她抽噎着倒在了母亲怀里“我舍不得离开爹和娘,我舍不得离开这个家!”

“傻孩子,看你又说傻话了!”洛明秀爱怜地擦试着女儿脸上的泪痕“今天是你出阁的大好日子,你不能说丧气的话,也不能哭,要高高兴兴漂漂亮亮的,知道吗?”

安倩点头“但是一想到要离开爹和娘,我就忍不住想哭,而且这一走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家来看你们!”

“安倩,你别担心,家里不是还有我吗?你走后我会替你多多回来看望爹和娘的!”一旁的安静插口进来“何况还有俊宇陪在爹娘的身边呢!”

“安倩,你姐姐说得对,你姐夫和我们就住在同一个镇上,我们会互相照顾的,他们也会常常回来看我们的,你就放心的嫁到柏家去吧,家里不劳你费心!”

“娘,我知道了,我走了之后你和爹要多保重自己的身体!”

“娘明白!”明秀点头“倩儿,记得三朝回门早点回来!娘给你做好吃的!”

“明秀,你这说的什么话呢?”安佑轩看着妻子,不满地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柏家在上海法租界都是鼎鼎有名的人家,倩儿既然嫁过去了就是他家的媳妇了,媳妇是自家人,他们又怎么会刻薄倩儿的衣食呢?你这不是让李大管家看笑话吗?”

“柏家连带下人一共五六十口人,怎么可能让安二小姐在柏家挨饿受冻饿肚子?”李管家微笑着看向洛明秀“这一点就请亲家奶奶放宽心,我李某人敢保证,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日后如有违犯,亲家奶奶大可唯我是问!”

“李管家,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你就别和内子一般见识了!”安佑轩拍了拍李管家的肩头“我相信柏老爷的人品,我很放心的把我女儿交给你带回去!”

“亲家老爷真是快人快语,不愧是造福一方的医中药圣!”

“李管家真是太抬举安某人了!安某不过是一个自幼柄承父训,接下安家医袱的小小中医而已!还没有伟大到什么医圣药圣那个地步!”安佑轩转头“倩儿你过来,为父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爹,女儿敬听爹爹教诲!”

“倩儿!”安佑轩望着花容月貌的女儿,内心也是千般不舍“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在是安家的掌上明珠了,你是柏家的儿媳妇,记住父亲的一句话,为人处事切不可自作主张,鲁蛮行事,凡事都要多听长辈教诲,切记要做到上敬公婆下睦兄弟姐妹,宽厚待下人,真正做到‘已有不是,痛自刻责;宽以待人,人有不是,无庸苛求!”

“爹,女儿记住了爹爹的教诲,女儿一定不会让二老丢脸的!”

“嗯!”安佑轩满意地摸了摸嘴角上的两撇胡须“倩儿,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以后在柏家切不可做出有辱家门之事,否则休怪爹地心狠不念父女之情!”

“佑轩,看你,说啥那样严重呢?”明秀上前握住女儿的手“倩儿,你放心的走吧!”

“嗯!”安倩点头,一步三回头的看着父母等亲人,依依不舍的在喜娘和李管家的陪同下走出了安家宅院。

004章 柏公馆

上海法租界淮海中路一套豪华的洋房别墅里人来人往,厅堂张灯结彩,仆佣穿梭,四周洋溢着一片喜气。

和其他喧嚣热闹地方不同的是,二楼一个房间里门窗紧闭,黑色的窗缦紧密地遮住室内的一切,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靠墙位置的供桌上摆放着柏家列祖列宗,那一排排重重叠叠的长生牌位,供桌上一应水果茶点俱全,那些时令的水果茶点全部新鲜干净,一尘不染,看得出这是天天都在更换擦试的结果。

袅袅的烟雾中,一个身着金丝绒旗袍,面容相当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正双手合十跪在蒲团上,口中念念有词地向长生牌位祷告,这个祷告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柏公馆的女主人上官婉容。

上官婉容五十岁左右,乌黑的秀发在她脑后挽了一个高髺,髻上面插着一只晶莹夺目的头钗,雍容优雅的面容,一双墨黑的星眸在镜片后闪着一丝睿智的光。

“今天是柏家子孙柏潇寒的新婚之喜,愿柏家诸位列祖列宗多多保佑吾儿潇寒早日脱离险境,洪福齐天,为柏家添子添孙!”

祷吿完毕,上官婉容向祖宗牌位磕了几个响头才站起来。

“姑妈!”一个面相英俊,风流倜傥,看起来年纪最多不超过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上官清羽见上官婉容祷吿完毕便急忙上前“我帮了二表哥的忙迎进新娘后,你那天答应我的事情真的会算数吗?”

“清羽,你什么时候见姑妈说过的话不算数?”上官婉容回头反问自己的侄儿“只要你帮姑妈把这场戏唱下来,姑妈保证绝对不会亏待你!”

“那就谢谢姑妈大人了!”上官清羽咧着嘴抓了抓头皮“不过我父亲那里还请姑妈替我暂时保守这个秘密!我怕他知道了以后不准我和洋人做生意!”

“你放心,立夫那里我自有搪塞他的理由,倒是你,清羽,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上官婉容那对好看的羽毛似的眉毛稍稍皱了起来“你和百乐门的那个舞女千万不要走得太近了,她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加上你家里的那个小母狮,两人一旦起了冲突,小心闹得上官家家无宁日!”

“姑妈,你放心,我知道如何平衡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上官清羽得意地“如果她们闹得太凶了,我就一走了之,到头来以姗还不哭着抢着的找到我要我回家!”

“那你也该检点一点,不要玩得太过头了,虽然以姗这些年未曾为上官家添一男半女,但也知书识礼,从未出过半点差错!”

“其实说实在的,我原本也不大希望和林芳菲太过亲密,不过她的那首‘夜上海’唱得实在是没话说,真正是绕梁三日,余音袅袅,我一日不听就浑身不舒服,就像生了相思病一样!”

“行了,清羽,你这么大个人了,该怎么样处世你应该也清楚,我就不多费唇舌了,你快去梳洗下准备迎亲吧!”

“遵命!”上官清羽上前扶住上官婉容“侄儿做这类事早已炉火纯青,保证不会出半点差池!”

“你呀,你这个小滑头!”上官婉容戳了戳上官清羽的额头“啥事不见你积极,就女人这种事你比谁都积极!”

经过半天时间的颠颇,安倩乘坐的那队豪华婚车终于来到了上海十六铺的位置,十六铺是法租界与华界的交界区,是上海最繁华的地带之一,从外洋与内地运来的洋货、海货、山货大多在这里集散,洋行、商行、货栈、旅馆、大小店铺鳞次栉比,看起来一派繁华之象。

但是法租界的界路是人民路,所以十六铺是华界,只不过是靠近法租界而已,而柏家的公馆则在法租界之内,也就是说,他们还要经过一段路程才能回到柏公馆。

“二少奶奶,请下车!”正当安倩掀起盖头的一角,悄悄的透过婚车厚厚的窗缦向外观望街上的盛况时,喜娘上前来提醒她,安倩只好随喜娘下车来,耳听着四周一片锣鼓喧天,喜娘搀扶着她一步一步走到迎亲队伍抬来的一顶绣花大红轿面前。

“二少奶奶,请上轿!”喜娘躬身打起了轿帘。

安倩刚弯腰钻进花轿,占满一条街的队伍立即启动了,今天这场柏氏迎亲的场面在法租界来说可算是盛况空前,引尽路人侧目,仪式非常隆重,特别是在迎亲的仪队中,有一人盛装骑马负责开路并指导整个行列,此人名曰顶马在车队最前边,其次为回避牌、吹鼓手(铡锣、缀灯、旌旗等,可谓:旗、锣、伞、扇一应俱全;同时把金瓜、钺斧、朝天镫等各种兵器,也都排列在仪仗的行列里,场面之大,声势之成,实在令人难以形容。

在众人的围观中新郎的绿帏座轿居前,新娘的绣花大红轿随行于后,真是威风凛凛,象是‘大老爷‘出巡一样行进了法租界,此时此地之新郎,正如状元及第,难怪有人说结婚就是“小登科”了。

“这就是自已的婚礼,这就是自己嫁作人妇的第一步!”安倩默默地坐在轿内,听着外界的一切喧闹和喜乐之声,她的心内除了紧张和不安外,还夹杂着一丝惶恐与忐忑。

看这仪仗的规模和宏大足见柏家的声威及在法租界的地位,也不知道这柏家双亲是否好相处?还有那个据说聪明俊秀,年纪轻轻便已在金融界闯出一番成就来的柏潇寒,自己的夫君又是否会怜香惜玉,善待自己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镇姑娘呢?

时间就在安倩忐忑不安的思绪中悄然过去,不一会迎亲的队伍便回到了柏公馆门口。

身穿新郎服饰的上官清羽从自己乘坐的绿帏座轿里走出,在一片纷纷扬扬的赞扬声和羡慕声中,上官清羽脸带微笑,抬起穿着靴子的脚踢了一下轿门。

轿门开了,头顶金丝滚边盖巾的安倩在喜娘的搀扶下走出轿来,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欢呼与惊叹声,在一片热闹的音乐和欢呼声中,一场热闹到极致,奢华到极致的婚礼就这样正式开始了。

005章 洞房里的陌生男人

安倩晕头晕脑地被一群人牵过来牵过去,耳遭尽是大伙的笑声鞭炮声和音乐锁纳声,她不由暗暗赞叹,自己的这个婚礼还真是盛况空前,前所未有。

站在大厅里,安倩的眼光透过红盖头的下摆悄悄地向自己的右边看过去,从这个角度,她可以比较轻松的看到一双穿着漆黑皮鞋的脚在自己身边移动,在往上还可以看到对方的裤脚和礼服的下摆,他,将是自己相濡以沫共度一生的丈夫吗?

上官婉容一脸喜气,和丈夫柏鸿泰正襟危坐在上首的位置,站立在两人面前的是身穿大红袍,头盖红丝巾的安倩,以及身着新郎礼服玉树临风的上官清羽。

安倩做梦都沒有想到这个即将和她拜堂成亲的男子竟不是她的未来夫婿,而是一个冒名顶替者,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上海滩鼎鼎大名的风云人物柏鸿泰,堂堂柏氏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来欺骗她。

随着婚礼主持人响亮的吆喝“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夫妻交拜!”

安倩和对面那个能感觉到,却不能看到的男子一连拜了三拜。

“好!”上官婉容和丈夫柏鸿泰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一对新人,唯寄希望于安倩能带给自己儿子柏潇寒一线生的希望。

“礼成,新人送入洞房!”

安倩在两个女仆的搀扶下缓缓地走向二楼,走向那间柏氏精心布置的洞房,走向那个即将开始她人生新篇章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安倩此刻的心情,而安倩也不知道即将要迎接她的未来是多么的残酷!她满怀憧憬,一步一步走入的竟是一座万劫不复,将要埋葬她终身幸福的坟墓!

看着安倩的身影一点一点的消失在楼梯,大厅里有那知情者都不禁暗暗摇头,柏氏夫妇心内更是忐忑不已。

“愿吾儿迎进新娘后一切顺顺利利,早日恢复健康,大吉大利!”上官婉容闭目用一只手快速地数着手里那串锃亮的黑色念珠“菩萨保佑!”

“二少奶奶!你请坐吧!”两个女仆细心的将安倩搀进洞房,然后安排她在床沿上坐下就离开了。

安倩静静地在床沿上坐着,心里有忐忑,有欣喜,也有淡淡的哀伤和一丝憧憬,等待她的未来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呢?

“咳!”就在安倩左思右想,思绪无比纠结的时候,静静的新房里突然响起一声响亮的咳嗽。

“谁?”闻听此咳嗽安倩不禁大吃一惊,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旁边缩了一下,听声音的方向,那声咳嗽竟然是在离她很近的位置?而她自一进新房后就再也没有人进来,既是如此那这声咳嗽又是从何而来?她不由恐惧地“是谁在屋里?”

“是我!”随着一个虚弱的回答声,一连串猛烈的咳嗽声像拉风箱似的在那个人的胸腔里响了起来。

“你是谁?”安倩不顾一切的拉下那张本该由新郎摘下的大红头巾,睁大了眼惊恐的去看那个躺在大红锦缎床上,目前正在抚胸剧烈咳嗽的陌生男子。

“水…水…”男子一边咳嗽,一边伸着一只枯瘦如树枝的手指向桌上的位置“给我水!”

安倩犹豫了一下,虽然还没有从最初的惊惶中反应过来,但人性本善的本能还是让她急忙起身,前往桌边端起一杯冷茶扑掉,然后重新续上一杯热水端到床边,尽管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她的双手还在不可竭止的颤抖着,但她仍然强压住内心的惶恐“喝水吧!”

“谢谢!”当终于停止一轮咳嗽后,床上男子手捂着胸口虚弱的抬起头来,安倩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这是一张面孔黝黑,瘦得只剩下一层皮包骨头的脸,颧骨高耸,嘴唇苍白,双眼无神布满血丝。

“能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吗?”安倩费力的咽下一口唾味,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口水在喉管下咽的声音“你为什么在我的洞房里出现?你究竟是谁?”

“我…我是柏潇寒!”床上男子虚弱无力的回答,而那几个低若蚊蚋的字听在安倩耳内,却不亚于在平静的心湖投下一枚重约千斤的炸弹,晴天劈雳一般重重地敲在她的心坎上,她不由跌坐在床上。

“柏潇寒?不,你不可能是柏潇寒!”她摇头“你不可能是我的新婚丈夫柏潇寒!你说,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是,我是如假包换的柏潇寒!”洞房里的陌生男人在说完这句话后乏力的靠在了枕头上面。

“如果说你是柏潇寒…”安倩难以置信地手抚着床栏杆望着柏潇寒的位置,她两眼惊惧“那个刚才和我拜堂成亲的男人又是谁?”

“他是我表弟,我二舅的儿子,他叫上官清羽!”

“上官清羽?他叫上官清羽?他是你的表弟?”安倩的身体软软地坠了下去“那你是真的柏潇寒了?”

“你可以不相信,但这是事实!”柏潇寒无比同情地看了一眼安倩。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当那一幕幕犹如过电影的景象从安倩眼前消失后,她喃喃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那对镶着金色红双喜字样的红烛,红烛仍然在静静地燃烧着,安倩顿觉这一切是多么的讽刺,她低低的象在问自己又象在问柏潇寒“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生病了,你也看见了,病得很重,我的父母,虽然这对你而言不道德,但我必须承认他们是好意的,他们为了让我能够复原,特地给我安排了这场盛大的婚礼,希望能藉着冲喜让我的身体好起来!”柏潇寒又咳嗽了几声“清羽,他在这场戏中只是一个配角!”

“你的父母为了让你能够复原,希望藉着冲喜让你的身体好起来?那我呢?”安倩无法遏制地狂呼起来“你们有没有站在我的立场为我考虑过?你们这样对我何其残忍!”

“我知道这对你而言是一个晴天劈雳,但我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柏潇寒无奈地“我也不希望因为我的…我的原因伤害到一个无辜的人,但我身不由己!”

“但是你是知道这件事的,你是知道的为什么不阻止它的发生?”安倩痛心疾首地“柏潇寒,你说你一个将死的人还结什么婚?你毁了我的一生,我恨你,我恨你!”

“我知道你会恨我!从这件事一开始筹划我就知道这个结局,我知道你会恨我!”柏潇寒直愣愣地抬起头来望着安倩“但是你知道吗?我更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为什么会生病?为什么生了这种病还不死!既自己受尽了痛苦折磨又伤害了别人!”

“你以为你这样说就会让人心生原谅吗?不,柏潇寒,你错了,我不会原谅你,我不会!”安倩抓着自己的大红裙裾向室外步步后退“我要离婚,柏潇寒,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你要和我离婚!”柏潇寒喃喃着张大了嘴,突然他的呼吸变得异常急促了起来,他用一只手紧紧地揪住胸部“我…我好难受!”

“你又犯病了?”安倩被柏潇寒痛苦痉挛的样子吓了一跳,她曾经在父亲的药铺上看到过很多这种病人,这种病人一旦病发后果难以估计,她立刻条件反射的冲上前“药在那里?柏潇寒,你的药在那里?”

“药在…”柏潇寒陡然间爆发出一连串剧烈的咳嗽,他的胸腔急剧地抽搐着,浑身也在不停的颤抖着“咳咳……”

“来人啊!快来人啊!”安倩见柏潇寒状甚危急,便急忙冲到门口对着门外大喊“快来人啊!二少爷犯病了!”

“二少爷又犯病了,天哪!”一群人从外面急匆匆地冲了进来,安倩傻愣愣地看着一伙人对着柏潇寒舒胸的舒胸,按摩的按摩,捶背的捶背!

大伙儿忙忙碌碌好一会儿,柏潇寒才终于停止了咳嗽,张开口来吐出了一大口暗黑的血液,一张脸苍白如纸。

安倩如梦似幻的看着这一切,天哪!这,这就是自己的洞房花烛夜吗?

“余医生,这是怎么回事?”见柏潇寒服过药病情终于稳定下来,柏鸿泰焦急地问自家的家庭医生余渺尘。

“照理说二少爷这几日身体已渐趋平和,是不大可能突然犯病到这么厉害的,除非…”余渺尘沉吟地“有人让他深受打击!”

“安倩!”就在安倩还没有从最初的惊惶中恢复过来时,一个穿着绣金丝旗袍的身影来到她面前“你跟我过来一下!”

(本小说连载于微信“酷猴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关注公众号继续阅读!)

下载客户端阅读更方便,安卓用户请点击>>>安卓阅读客户端

在线阅读请点击>>>《免费阅读》

后续章节关注:kuhoubook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

染指红颜劫by风弄影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染指红颜劫by风弄影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我曾经拥有过爱情by牛奶糖免费在线阅读 我曾经拥有过爱情by牛奶糖免费在线阅读
朕的皇后是魔教by郭小闲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朕的皇后是魔教by郭小闲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刘俊刚张晓瑶小说_与嫂子共度春宵免费在线阅读 刘俊刚张晓瑶小说_与嫂子共度春宵免费在线阅读
凌亦寒萧筱_美男吃上瘾免费在线阅读 凌亦寒萧筱_美男吃上瘾免费在线阅读
老海的幸福生活佳妮小说无删版by黑ya子免费在线阅读 老海的幸福生活佳妮小说无删版by黑ya子免费在线阅读
林小芳黄一阳小说_我的画样青春免费在线阅读 林小芳黄一阳小说_我的画样青春免费在线阅读
沈寰九顾晚小说_我的后半生免费在线阅读 沈寰九顾晚小说_我的后半生免费在线阅读
出轨的女朋友刘毅周桐苏梅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出轨的女朋友刘毅周桐苏梅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画样青春by哆咽癫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画样青春by哆咽癫小说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