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by不是知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傅雁时顾谨书小说名叫《暗涌》,是不是知更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傅雁时和顾谨书之间的爱情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剧情引人入胜,人物描写生动传神。

暗涌by不是知更小说在线阅读

傅雁时在高中时候就认识了顾谨书,顾谨书也从来交过女朋友,这一点让傅雁时很是喜欢。傅雁时满脸桃花的看着顾谨书的时候,顾谨书就知道了今天晚上可能会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

免费试读:

傅雁时本来已经往电梯的方向走,他闻言停步片刻,面无表情地转身跟着医生去病房。

进病房后,傅雁时坐在看护椅上没说话,病chuáng上的人也一直没有睁开眼。

直到他几乎要以为自己得在这儿坐一夜了,他父亲才拖着嘶哑的声音叫他,“傅雁时。”

坐在chuáng边的年轻男人没有抬头,只是把手紧紧地收在大衣兜里,半立的领遮住他的下巴。行将就木的老人已经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也知道他一定听见了自己这句话。

“你还知道来看我一眼……”

病房里只有粗嘎的喘气声和一旁机器的滴答噪音,傅雁时觉得自己很渴,嘴唇要gān裂了。

“你这个……不孝的逆子……”

傅雁时终于开口说出他今晚的第一句话,“这话我妈死前也说过。”

老人颤巍巍地抬手指着他,“我一辈子都在忍你妈……你到头来……到头来要为了她……这么忤逆我……”

“你知不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一个疯子?!……我忍……我忍……”

傅雁时又说了一遍,“这话我妈死前也说过。”

“我还不都是为了你?!……”,他颤抖的手抬到半空,像是要斥责傅雁时,但又无力的倒下去,反而挥翻了旁边的茶杯。

杯子摔倒地上,清脆的咔嚓声,伴随着他那句未竟的话。

“多给你……多给你……留点东西……”

监护仪器响起急促的短笛声,那条绿色的线瞬间变得毫无起伏。傅雁时呆呆地坐在那里,门外的医护人员冲进来送他爸去抢救。他低着头,看见自己发亮的鞋尖上沾着一点灰。

他站起来,等他走出病房再低下头时,那点灰已经不见了。

这次没有抢救成功。

关纯长舒一口气,像是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似的,开始给傅老爷子的律师打电话。

人还未进行遗体告别,急救室外的人已经开始热热闹闹地嚷嚷起遗产分割的事。

傅雁时觉得自己的太阳xué隐隐涨得发疼,整个人很疲惫,只想坐下来休息。他找了张离关纯远些的沙发,坐在那不知想些什么。

律师很快就赶过来,他直接走到了傅雁时面前,给他一份文件,“傅先生,这是您父亲留给您的遗嘱。”

这是份立于一年前他父亲入院时的遗嘱,指明将所有的不动产都分给傅雁时,留给关纯的只有两张存折和一点动产。

关纯夺过去,大声否定道,“不可能,他说了要把那三套房子和商铺给我的,不可能!”

傅雁时懒得再听下去,转头往太平间走,把关纯的撒泼哭闹都丢在身后。

走了很远才到太平间,医院本就寂静,傅雁时在这段漫长的寂静里,似乎听到了自己若有若无的心跳。

傅雁时看着那块白布,觉得他该为白布下的人痛哭一场,又觉得其实这人和自己毫不相关。

他又想了很多,他母亲去世前歇斯底里的怨毒咒骂又浮现在他脑海里。

『我是为你才一直忍着没离婚啊!……』

『你爸他,他骗了我……他跟我结婚根本就是为了图钱!』

『你还替他说什么?!……我真是白养你了……我告诉你,我到死都不会原谅他……我真后悔当初瞎了眼……』

傅雁时舔舔自己gān涩的唇,自言自语道,“你们都说,做什么都是为了我。”

他的声音在不大的房间内静静回dàng,没有什么力量,也听不出情绪。

他说完这句话,又是长长的沉默,惨白的灯光在地板上拉出修长漆黑的人影。

傅雁时想起自己从小无数个等待父母回家的huáng昏,无数个父母为了金钱吵架厮打的夜晚。想起父母跳起来用世间最恶毒的话咒骂彼此到地老天荒,想起他们一遍遍向自己控诉对对方的怨恨。

那些走马灯式的记忆,最后定格在不久之前生病的周末,那片暮时的昏huáng色。

傅雁时心里那个声音终于放大了。

他说,“你们从来都不是为了我。”

傅雁时从医院出来,立刻开车回顾谨书的公寓。

没有什么原因,只是突然很想立刻见到他。

傅雁时几乎是一路飙着车回公寓,大概要吃好几张超速罚单。公寓亮着灯,散出温柔的光来。而他沸腾的血直到进门,才稍微冷了下来。

顾谨书刚洗完澡,一缕刘海散在额前,他看见傅雁时突然出现,不由得惊讶道,“傅先生……”

傅雁时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股狠劲,几步上前把他一下摁到墙上。

顾谨书猝不及防地被撞了一下,小臂磕得生疼,他脸立刻皱成了一团,“嘶——”

这一下仿佛才叫傅雁时清醒过来,他立刻如梦初醒般松开了他,退后了一步。

顾谨书觉得傅雁时哪里不太对,他揉着自己撞伤的地方,也没有埋怨,半试探地开口问他,“傅先生?”

傅雁时低着头,似乎有些局促,沉默几秒才说道,“没事吧。”

顾谨书想了想,把受伤的地方露出来,歪着头笑道,“有事的。”

“……”

“傅先生,可以去帮我拿个冰袋吗。”

男人拿来冰袋,顾谨书自己按着敷,两人坐下,屋子里的气氛莫名的平静下来。

傅雁时神情低落,拧着眉问他,“好点没?”

虽然知道这话问得敷衍,但顾谨书还是大大方方的伸着胳膊给他看,“没有。”

那块发红的地方隐隐有些青紫,明天大概会更严重。

傅雁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看他。

顾谨书笑了,拉着他的手帮自己敷冰袋,说道,“真的没有呀,还很疼啊。”他按着傅雁时的手,觉着他的手凉得很,收起玩笑的心思,轻轻拿开,对他说,“手这么冷?”

顾谨书趿拉着拖鞋,跑去厨房倒了一杯热水给他。

傅雁时抬头看着捧着杯子的人,这个人眼中坦坦dàngdàng,甚至还有些温和的亲昵。

顾谨书此刻在这儿,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傅雁时心想。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头脑发热地问道,“顾谨书,我能信你吗?”

傅雁时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

于是愣在原地的顾谨书,在对方眼里看到明明白白的一句:“你现在可以说不”。

顾谨书心想,作为宠物,他现在应该说个有趣的笑话,或是换个话题,随便什么都好,只要当作没听见这句话就行。

毕竟傅雁时脾气不好,拧巴,即便有话也会藏着掖着,实在是不好相处。

既不是个合适的同居对象。

大概也不会是个合适的暗恋对象。

或者说,他是那种即便暗恋都能让人百般膈应的人——

顾谨书想的十分透彻了,他完全不需要为这样的人逾越雷池一步。

他下定决心了。

他决心抵抗这个人对他说“我能不能相信你”这样的诱惑。

而他开口对他说道,“好啊,傅雁时。”

9.

傅雁时眼中晦暗不明。

他站起来,大步上前捧着他的脸吻他。

顾谨书微笑着同他接吻,轻轻环着他的腰。

傅雁时好容易喘着气放开他,不带任何情色意味地抹了抹他的唇,“顾谨书。”

“嗯。”

他张口像是要说些什么,却又好像无从说起的样子,只是低着头,如同自言自语一般,“亲人去世应该是什么感觉。”

“应该?”

傅雁时的措辞让顾谨书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想了想,答道,“很长很轻的……酸。”

“是吗。”

“死亡也是一种失去,失去的不舍……”

“是剧烈短暂的苦,和很长很轻的酸。”

“是吗?”傅雁时伸手抱住他,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浮木。他温热的呼吸扫过顾谨书的后颈,“顾谨书,我尝不到苦,也尝不到酸。我本该觉得解脱,但现在喘不过气来。”

在线阅读请点击>>>《免费阅读》

后续章节关注:kuhoubook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

暗涌by不是知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暗涌by不是知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乔安傅景知小说_刚好有点甜免费在线阅读 乔安傅景知小说_刚好有点甜免费在线阅读
《刚好有点甜》乔安傅景知_橙墨沫小说 《刚好有点甜》乔安傅景知_橙墨沫小说
高冷总裁:甜妻放肆爱_幽沉浸小说免费阅读 高冷总裁:甜妻放肆爱_幽沉浸小说免费阅读
女帝的工程大军_汉武弟小说免费阅读 女帝的工程大军_汉武弟小说免费阅读
逢魔神助攻_苍汐落小说免费阅读 逢魔神助攻_苍汐落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不成兄妹_新初二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不成兄妹_新初二小说免费阅读
江湖千里梦_天下九九小说免费阅读 江湖千里梦_天下九九小说免费阅读
田园喜事:找个相公太腹黑_墨瞳童小说免费阅读 田园喜事:找个相公太腹黑_墨瞳童小说免费阅读
万域天尊_跳舞的傻猫小说免费阅读 万域天尊_跳舞的傻猫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