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汤小雨厉迟渊小说by珊珊来迟免费在线阅读

《1101》是作者珊珊来迟所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汤小雨和厉迟渊之间的爱情故事...汤小雨爱上了自己的三叔,在他快要结婚的时候给他下药将自己送上了他的床...

《1101》汤小雨厉迟渊小说by珊珊来迟在线阅读

第一章我已经成年了

夜空中猛地滑过一声疼痛的呼喊。

“啊………”汤宁雨的手突然一缩,身子颤了颤,栗色的眼眸微微一抬。一张精致的小脸已然苍白。

身上的男人微喘,似乎清醒了些。暗色的瞳孔闪过一丝清明。

“汤宁雨………你到底………”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低吼出声:“给我喝了什么?!”

汤宁雨苍白的脸色已经渐渐回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很………难受吗?”

厉沉渊不断地冒出冷汗。雕刻般的侧脸线条坚毅而痛苦,隐忍的表情在刹那间崩塌。下一秒还是被欲念和火热冲昏了头脑,只知道手边纤细的腰身和柔嫩的皮肤。再也想不起其他。

“啊!”汤宁雨被大掌一拉,笔直雪白的双腿立刻的架到了他坚实的肩头,自己也恐惧地一抖,随即是再次撕裂般的疼痛。

“三叔………”她眼眶红了。开始后悔自己这么冲动地下了药,但求饶的声音已经气若游丝,只氤氲在唇齿之间,下一秒便被随之而来的痛呼声给碾碎。

疼………好疼。

厉沉渊不顾一切地碰撞。不带丝毫怜悯,和平日里的克制隐忍判若两人。

汤宁雨难受地想去推开身上的人,手指伸到一半。突然顿了顿。又缩了回来。

“三叔………不要了………”她咬唇摇头。带着哭腔的声音从鼻息中碎裂而出,陌生的痛感和快感同时朝着她袭来,她纤瘦的身板几乎承受不了。

空气中的呼吸声猛地热烈了许多。伴随着痛苦的低吟和求饶,开始四处朝着昏暗的房间里撞去。

这场黑暗里的挣扎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她无数次醒来,无数次累得再次闭眼昏睡过去,直到身上的人低吼结束,她才蜷缩着身子,疲惫地倒在一边。

天光开始蒙蒙亮起,一线微凉。

晨雾在窗外蔓延,遮挡着本应该直射进来的光线,却仍旧不可避免地惊动了床上并未深眠的人。

汤宁雨睁眼的时候,昨天的记忆全部涌上了自己的脑中,愣了愣,伸手一掀被子,心里顿时一阵狂喜。

是真的!她昨天真的和三叔………

手指突然被人一拽,汤宁雨朝后倒去,转头对上了一双墨色的深,笑容立刻凝固在了唇角边。

四目相对,厉沉渊的眼神掠过她身上的痕迹,万年冷漠的脸上终于出现不同的神色,半晌咬牙,闭了闭眼,呼吸声都沉重了许多,一字一句道:“汤宁雨!”

汤宁雨立刻朝着床头退了退,有些心虚地张口,却挣脱不了手腕间的桎梏,“三………三叔………你醒了啊?”

“你行,有能耐了,本事可真大。”厉沉渊愤怒的神色几乎要从那张完美无瑕的脸上爆裂出来,一再克制。

汤宁雨嘟了嘟嘴,小声道:“我没有其他办法了嘛………”

“你以为是儿戏吗!学着别人下药?!你………”他握了握拳头,拎着汤宁雨坐了起来:“出去!”

“三叔,我已经知道错了………”汤宁雨立刻转头,眼眶微红,有些委屈道:“我真的喜欢你,我没说谎,而且我已经成年了,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

“出去!”厉沉渊头疼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余光扫到她身上的青紫,又是一阵烦躁,“我告诉你,我会立刻结婚,你心里所有的念头马上断干净!别以为我治不了你了!”

“三叔!”汤宁雨奋力挣扎,将他手臂抱着,赤果的胸膛毫无顾忌地碰到了他的指尖。

厉沉渊动作一滞,深吸了口气,连人带衣服往门外一扔。

“砰!”

门关上了,只剩下剧烈的响声在空中回荡。

汤宁雨坐在地上,全身赤果,委屈得眼泪瞬间往下吧嗒一掉,转头便看见了一旁闻讯赶来的保姆吴妈,两人都是惊愕和怔愣的表情。

“汤………汤小姐?”吴妈张了张嘴,站在一边惊也不是,走也不是,半晌才将自己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们俩都光着身子?

汤宁雨立刻起身,将衣服往身上匆匆一套,跑出门去。

门内。

厉沉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渐渐冷静下来,脑子里却全是刚才指尖碰上的柔软而细腻的触感,以及昨晚的疯狂。

该死………他居然有了反应。

他咬牙,握拳,盯着门看了半晌,也没法将自己的思绪平复下来。

墨色的瞳孔沉思片刻,终于在混乱的思绪中勉强抽出了一丝理智,转手便拨通了一个电话,沉声张口:“林秘书,下午三点帮我约一下莫家,关于联姻的事情,我同意了。”

电话挂了,厉沉渊烦躁地将手机甩到一边,眸光微凝。

下午。

花期公园的长凳上。

汤宁雨叹息一声,捂着脑袋往墙边一蹲,低头数着从自己面前经过的蚂蚁,不知道下一步应该要怎么做。

再表白一次?算了,她把表达心意的事情都做了个遍,也没见三叔那个铁石心肠有什么动摇的迹象。

“叮………”手机突然响了。

汤宁雨低头一看,是一条娱乐新闻的推送,眼神扫过之后突然定在了屏幕上,突然站了起来。

“大惊吓!厉氏集团和莫氏正式宣布联姻!婚期就定在下月!今夜应该是A市少女的集体失眠夜吧?”

新闻里长篇大论将订婚的事情说得有鼻子有眼,每一个细节都十分详尽,看得汤宁雨手脚冰凉。

她咬牙,眼眶瞬间红了,身子也不住地颤抖着。

这新闻一定是真的。如果没有厉氏的授意,任何一家娱乐报纸和媒体是绝对不敢杜撰有关于三叔的新闻的。三叔就算有那些莺莺燕燕围在身边,以前也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绯闻!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消息是厉氏亲自放出去的。

没想到三叔早晨的那一句“结婚”不是威胁,也不是气话,他真的………

汤宁雨指尖泛白,死死捏着手机,眼泪啪嗒掉在了屏幕上,伸手猛地一抹脸,立刻调出了手机通讯录,一边动作着一边伸手拦下了车,报上厉家的地址。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汤宁雨咬牙将手机放下了,后背不住地发凉,开始懊恼和后悔。

不到十几分钟,车子便在厉家停了下来。

第二章没吃避孕药

汤宁雨迅速跳下车,朝着大门走去,正好迎面碰上了吴妈。

吴妈眼神异样地看了她一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之后才不情愿地开口叫了一声:“汤小姐。”

汤宁雨已经顾不上尴尬和面子问题了,脸色煞白。声线也有些不稳,“他呢?”

“他?”吴妈斜眼,随后耸了耸肩。明白了:“厉总啊,厉总出门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有没有说去哪儿了?”

“没有。厉总一向都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就算说了。也不一定是在那儿,对吧?”吴妈说着,眼睛里的八卦之光开始慢慢晃荡出来,突然凑近了汤宁雨。刚想张嘴,便被对方着急地打断。

“谢谢了。”汤宁雨转身就走,重新拦了车,去了公司。

半个小时后。

厉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不可能!他一定在这里。林秘书,你让他来见见我好不好?我就说两句话,好不好?”汤宁雨急得哭腔都快要迸出来了。伸手勾着门。阻止秘书的脚步前进。

林秘书无奈地站在门边。低声道:“汤小姐,你别哭啊………我没撒谎,总裁真的不在这里。他今天就没有回过公司,他………”

“他怎么了?”汤宁雨立刻抬头,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林秘书,手指已经放开门框,揪着他的袖子。

林秘书一阵头疼,半晌小声说了一句:“算了,反正你迟早也会从新闻上知道………他见了莫家的人,现在准备去和莫家千金领证了。”

“领证?!”汤宁雨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句,晃了晃,嘴唇瞬间失去了血色。

“汤………汤小姐?”林秘书吓了一跳,慌忙将她拉住了。

汤宁雨抿唇,水光顿时漾在眼眶里,久久没有消退。

回过神来,她立刻伸手将林秘书手里的手机一抽,低声抱歉道:“借用一下,对不起………”

“诶!”秘书叫了一句,眼神触到她脸上的泪痕,手指顿了顿,还是缩了回去。

汤宁雨立刻拨通了厉沉渊的电话。

果然这一次,不再是通话中了。

“喂。”低沉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汤宁雨的指尖一紧,情绪也揪了起来,低声开口:“你在哪儿?”

电话那头停顿了片刻,呼吸声骤然明显了些,空气中仿佛都能嗅到两人呼吸的轨迹。

她等着,说不清是愤怒还是难过,此刻却出了颤抖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和长辈打电话要有称呼,我没有教过你吗?”厉沉渊终于开了口,语声平静,一字一句地说着。

“长辈?”汤宁雨咬牙,“我说过了,我不要做你的后辈!”

“荒唐。把手机给林秘书,你给我回家好好待着!”

“我不!”汤宁雨着急的转身,激动地喊了起来:“我知道你在领证!你是不是要和莫家的女人结婚了?”

“汤宁雨。”厉沉渊每个字都带着沉重的力量,只是喊了名字,像从前每一个她做错的时候一样。

沉默。

汤宁雨红了眼眶,黑白分明的瞳孔也突然模糊起来,满脸通红,鼻尖微酸,靠着死死抿唇的动作才不至于哭出声。

她爱了这个男人太久了………久到自己都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父亲死后,他将自己抱起来的那一瞬间,也许是之后每一个他在自己身边保护和陪伴的日子………她一直在等,等着长大,等着成年,每每说到关于婚嫁的话语,周围没有一个人觉得她是认真的。

“我长大了要嫁给三叔!”

这话在她口里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最终成了一个她自己都无法放弃的执念,却只能引来身侧哄笑,和厉沉渊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可以,只有她不行?为什么?

汤宁雨猛地吸了吸鼻子,闭了闭眼,开口道:“三叔,我没吃避孕药。”

“………所以呢?”厉沉渊皱眉,听见了久违的哭腔,心里某个地方突然被一触,又瞬间理智起来。

“所以如果你今天领证了,我就躲起来等着怀孕。我一定会被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虽然我也知道怀孕的几率很小,但是如果你愿意赌,就赌吧!”她扔下最后的三个字,挂了电话。

一转身,林秘书的眼神已经开始闪烁起来。

避………避孕药?什么意思?!应该不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汤小姐!”林秘书开口叫了一句。

汤宁雨已经抹着眼睛小跑起来,再也没有理会身后的叫喊。

二十分钟之后。

厉氏大楼里出现了一个黑色西装的身影,步伐匆匆。

“厉总!”

“厉总好!”

厉沉渊眯着眼睛,沉着脸走进了电梯,门一开便看见了林秘书慌张的侧脸,正低头站在电梯口等着。

“厉总………”林秘书惊恐地看了厉沉渊一眼。

“人呢?”厉沉渊伸手将自己袖口的扣子给解开了,烦躁地扯了扯领带。

“走………走了,没拦住,保安都出动了,但是汤小姐跑得太快,直接就上了出租车。”

“走了?”厉沉渊微笑着转头。

这个笑容太过渗人,连带着身后的助理和保安全都颤抖了一下。

完了………这回真的完了。

“对不起厉总!汤小姐情绪激动,我们又怕伤着她………”林秘书越说越小声。

这整个厉氏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厉沉渊最宠着汤小姐了?一直以来都是要什么给什么,谁要是对汤小姐说话重了点,轻则训斥降级,重则直接就赶出公司。这种情况下,谁还真的敢对汤小姐下狠手啊?

“现在马上查清楚她的所有行程,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两个小时之内如果没有把人带过来,立刻走人!”

“砰!”

房门一关,震得这一层的楼都颤了颤。

留下的人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半晌才有人轻咳了一声。

“愣着干什么,赶紧找啊!”林秘书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刻着急地朝着门口飞奔过去。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擦汗,四处奔忙起来。

第三章长本事了

另一边。

汤宁雨坐着出租车在整个城市里兜圈子,中途还换了好几辆车,生怕被厉沉渊给查出来。最后在一家奶茶店门口下了车,要了一杯饮料之后坐在了角落里。给舒肖晓拨通了网络电话。

“喂,你在哪儿?”电话一通,她压低了声音道。

舒肖晓奇怪地开口:“汤宁雨。你偷东西了?”

“什么偷东西………你才偷东西了!我干了件大事!”

“没偷东西你一副做贼心虚的口吻做什么?”舒肖晓笑了起来:“该不会是把你心心念念的男神给上了吧。”

汤宁雨沉默了片刻。

电话那头的呼吸声突然沉重起来,随即响起了一声尖叫。

“我去………不会是真的吧?你和厉沉渊………”舒肖晓说了一半。停住了,“不可能。厉沉渊那么死板的性子,怎么可能接受你的感情。”

“他是不接受,所以我这不是找你求助了吗?你现在能不能过来接我,我情况紧急。被逮住就完蛋了!真的,我这次玩太大了,现在收不了场,我得在你那里住几天………”

“你先和我说说怎么回事。”

“我给他下了药………具体的事见面说。”

“汤宁雨!”舒肖晓大呼起来。带着笑意道:“哈哈哈!你总算做了件大快人心的事情!这么多年憋憋屈屈地暗恋,我都替你着急!行你等着,定位发给我。我马上来。”

电话挂断。

汤宁雨舒了口气。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定了定神。

舒肖晓最近在县里的亲戚家,她只能先去那里避避风头。以厉沉渊的性子,这回要是被他找到了。估计能当众活剥了她,一想到这里她就一阵寒颤………

汤宁雨啊汤宁雨,这应该是你这辈子做过最英勇的事情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汤宁雨终于把舒肖晓的车给盼来了。

车一停,汤宁雨便迅速蹿了出去,四处看了一眼,上了车。

“吓死我了………”舒肖晓刚拿出手机,瞥了她一眼,“也难怪你看成这样,厉沉渊正全城逮捕你呢。”

“真的?”汤宁雨一惊,转头。

“当然是真的,已经查到我头上来了,还好被我蒙混过去。”舒肖晓得意洋洋地转眼,冲着汤宁雨眨了眨眼睛。

“………完了。”汤宁雨全身脱力,朝着车后一靠,精致的五官也蒙上了一层黯然,半晌突然一咬牙,杏眼一瞪,转头道:“晓晓,这次你一定要帮我!再怎么样我也要挺过十天,只要十天就行………”

“十天?”舒肖晓诧异扬眉,发动了车子,朝着前方驶去。

“十天之后就可以早孕测试了!”汤宁雨拳头一握,眼神定了定道:“反正这一次做也做了,我铁了心要坚持到底!三叔就算满世界抓我,我也要先躲过这一劫。万一我就怀上了呢?难不成三叔还能让我去打掉啊………”

“我的天………”舒肖晓空出手来拍了她一下,“你脑子坏掉了?有没有搞错啊,居然用孩子来绑男人………如果厉沉渊碰巧对你有点感情,那还有可能可以成功。但如果没有呢,他真让你去打孩子呢?你知道打胎对身体伤害有多大吗?”

“晓晓,你知道我的,我不在乎。”汤宁雨转头,眼神朝着窗外轻轻一瞟,语气虽然很轻,但是说不出的坚定。

车内突然沉默了几秒。

舒肖晓转头,眼神在她的侧脸上一扫,明白了。

多说无益。汤宁雨从小到大就是个拉不回来的铁牛,只要是她决定要做的事情,怎样都不可能改变。况且她对厉沉渊的感情,自己是看在眼里的,现在走到这一步再让她放弃,也不可能了。

“算了,随你。”舒肖晓挥了挥手,继续开车。

一阵铃声响了起来,汤宁雨随着震动的声音也跟着一震,低头看向了自己膝头的手机,眼神突然恐惧起来。

“怎………怎么办………”她立刻伸手拉住了舒肖晓的手,“是他………”

“还能怎么办?你不是要躲着他吗,当然是关机啊。”舒肖晓提醒了一句:“你知道厉沉渊的本事,你一接,位置就暴露了。”

汤宁雨立刻伸手将手机给拿了起来,按了拒绝,随后关机,动作一气呵成。

舒肖晓笑了出来,斜眼道:“汤宁雨,你这胆子就针眼儿那么大,也难为你这次下决心给厉沉渊下药了。”

“别说了,快帮帮我熬过这十天吧………”

“行,包在我身上。”

厉氏集团。

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依然没有查到关于汤宁雨的任何踪迹。

“厉总………”助理站在门边,小声道:“汤小姐没有用身份证买任何的车票、船票和机票,坐上了那辆出租车之后往东南边去了,我们虽然跟着出租车的行车轨迹找了监控,但她中途上下了多次,所以现在还在排查………”

“没找到是么?”厉沉渊打断了他的话,转身,目光犹如利刃一般直接射进了助理的眼睛。

助理迅速低头,声音里都带上了颤动,“是………是很难找到,我们………我们还在努力。”

厉沉渊闭眼。

长本事了………真长本事了。荒唐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居然还有能力替自己善后了?

他心里突然微微一动,一种从来没有产生过的异样情绪始终萦绕着他的思绪,他猛地摇头,将念头断了个干净,挥手让助理出去。

“咔。”门被小心翼翼地关上了。

厉沉渊转身,长腿一迈,缓缓坐在了沙发上,目光深沉。

脑子里突然浮出了那双星空一般的眼眸,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软软地喊出一声“三叔”。以往只要她这么做了,不论什么,自己都会心软应允,但是这次不一样了………

厉沉渊闭眼,试图整理自己混乱的思绪,却终究是徒劳。

十天后。

厉氏上下度过了这辈子最心惊胆战的十天,而距离A市不远的县城里,汤宁雨却潇洒自在地走进了一家药店。

“你去买,我等着。”舒肖晓将她一推,站在了一边。

汤宁雨瞪着眼睛转头,咬牙道:“我们的友谊已经脆弱成这样了?!”

第四章恭喜你,怀孕了

“我不去。”舒肖晓偏头。

“不就是买个验孕棒嘛,你………”汤宁雨抿唇,气愤的腔调突然一转。伸手拉了拉舒肖晓的衣袖,摇了摇道:“好晓晓。全世界最好的晓晓………你陪我去嘛,我怕。”

“行了你,你以为我是厉沉渊啊?”舒肖晓撇嘴学着她。声音又软又嗲:“拉着我的袖子晃一晃,装装可怜。我就什么都应了你?”

“有道理。”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低沉的嗓音。

两人都是一僵,对视一眼。脸色瞬间白了。

这声音………太熟悉了。汤宁雨做梦都能分辨出这是谁说出口的话,手指立刻拽住了舒肖晓。

“不陪就不陪,我们回家!”她勉强挤出笑容,突然撒腿就朝着前面跑去。

“汤宁雨!”厉沉渊低声开口。叫了一句。

汤宁雨条件反射地刹住了脚,转头着急地给舒肖晓使眼色,“怎么办啊………”

“我怎么知道!”舒肖晓小声回应,“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你问我我问谁!”汤宁雨急得汗都出来了。

领子上突然多了一双手。轻轻松松将她一拎,转了个方向,朝着车子移动。

“我不走!”汤宁雨挣扎起来。试图抓住舒肖晓。

厉沉渊立刻转头。锋利的眼神从舒肖晓的脸上刮过。舒肖晓立刻后退一步,赔着笑道:“您随意,随意………”

“舒肖晓!”汤宁雨踢着腿叫唤起来。整个药店的天花板都在反弹她杀猪一般的声音:“你这个叛徒!说好的帮我呢?!”

舒肖晓捂着耳朵,看着汤宁雨被厉沉渊拎出去的身影,松了口气。

车边。

汤宁雨扒拉着车门,死活不肯上去,撅着屁股抵着门框的地方,咬牙瞪眼。

“我不和你回去!”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声音响亮而坚定。

“想好了?”厉沉渊转头,凤眼微眯,威胁的光芒开始在整个眼眸里闪烁,脸上也是耐人寻味的表情。

汤宁雨瞬间就怂了,轻咳了一声,手指已经从门上松动了些,但还是挣扎说了一句:“除非你答应和我结婚………”

“进去。”厉沉渊表情一变,皱眉道。

汤宁雨深吸了口气,还想说什么,眼神触及到厉沉渊脸上的表情后,只能悻悻开口:“哦………进去就进去!”

转身,往车上一坐。

厉沉渊几乎要气笑了,看着她的动作,俨然就是个孩子模样。但想到此刻的境况,刚提起的唇角又立马放了下来,跟着上了车。

车门关上了。

汤宁雨坐着也不老实,朝着车窗边沿的地方挤着,心里的恐惧一丝一丝地抽了出来,不住地抬眼斜着厉沉渊,生怕他突然对着自己发火,因为此刻他的脸已经臭得不能再臭了。

五分钟过去了,没人说话。

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人说话。

“咳………”汤宁雨突然轻咳一句,鼓起勇气朝着厉沉渊的方向挪了挪,“三………三叔。”

厉沉渊没有动作,连余光都不曾往她身边晃,只是冷着脸看着前方。

汤宁雨探头看着他的表情,抬起屁股,又挪了挪,挨近了他的身边。

她身上的清香立刻顺着空气窜进了厉沉渊的鼻子里,不是人工香料的味道,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好闻味道,拥有将人鼻息攥住的力量。

厉沉渊蹙了眉,“过去。”

汤宁雨手指一缩,害怕地后退,随后还是将自己要说的话给说完了:“三叔,你和那莫家的女人………到底领没领证啊?”

“这是你该问的事吗?”厉沉渊沉声道。

这个节骨眼上,她居然还能关心这事………

汤宁雨有些急了,小声委屈道:“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关注新闻,生怕哪天醒来就看见你和别人结婚了,所以晚上睡也睡不好,白天吃也吃不香,都瘦了,你看………”

她撸起袖子,朝着厉沉渊面前一晃。

厉沉渊咬牙,本想眼神盯着前方,却忍不住朝着她的手臂斜了一眼。

确实瘦了。

“自找的。”他从牙缝里蹦出三个字,往椅背上靠了靠,开始闭目养神。

汤宁雨撇了撇嘴,收回了手。

车子停了。

她朝窗外一看,突然心惊——这是医院?

“下车。”厉沉渊先下了车,迅速走到了门边站定,盯着汤宁雨,防止她再耍什么小花招。

汤宁雨放弃抵抗下了车,眼神朝着医院看了一眼,随即道:“三叔,来医院干什么?”

厉沉渊懒得再废话,一把将她拎着朝医院走去,不顾汤宁雨的叫唤,径直拎到了妇科,开单抽血。

汤宁雨坐在凳子上,看着针孔有些害怕,下意识揪住了厉沉渊的手臂,厉沉渊本想推开,但是眼神瞟向了她苍白的面色,动作稍稍一缓,垂了手。

抽血的过程很快,血一抽完,就提前上了机器化验,只留下门外苍白着小脸的汤宁雨和阴沉着脸色的厉沉渊。

“三叔………”她诺诺开口。

厉沉渊冷淡地应了一句。

“所以你到底领证了没啊?”汤宁雨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道。

“什么时候了,你还关心这个?”厉沉渊后退两步,拉开和她的距离。

“领了还是没有?”她坚持答案。

“领了。”厉沉渊没好气道。

半晌,汤宁雨都没有回应。

厉沉渊皱着眉头转了身,低头就看见自己面前那张脸正啪嗒地往地上掉眼泪,一下一下,仿佛砸得地面都能生疼。

“你干什么?”他莫名烦躁起来,深吸了口气,真不知道要拿汤宁雨怎么办好。

“先生,这是单子。”窗口突然探出了护士的头,递上一张化验单。

汤宁雨立刻抬头,抢先一步接了过来,看着上面的数值和结果,有些不明白地抽了抽气,带着哭腔道:“那这是怀上了还是没有啊?”

护士笑着看了她一眼,“恭喜,怀上了。”

汤宁雨一愣,红着眼眶转头,不可置信地看了看化验单,又看了看护士的脸,“没………没骗我?”

“没骗你。”

她突然笑出声来,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掉,却依然止不住抬起手,得意洋洋地冲着厉沉渊傻乐,说不出话来。

第五章我要这个孩子!

厉沉渊的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整个人都处于低气压的状态中,伸手将汤宁雨一拽。出了医院。

半个小时后。

两人先后踏进了别墅,路上厉沉渊一言不发。汤宁雨开心地抱着化验单,跟在厉沉渊后面小步子蹦跶,看着他暴怒的样子。也不怕,凑近跟前去嘻嘻笑着。“三叔,化验单。要看吗?”她伸手,故意将单子在厉沉渊眼前晃来晃去。

厉沉渊一掌拍掉,怒气已经前所未有的沸腾,简直想要捏死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

“汤宁雨。长本事了!”他半晌才挤出一句。

“三叔,你哪怕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其他女人公平竞争,我也不会走这一步啊………”汤宁雨有些委屈。

“过几个星期安排手术,孩子打掉之后我送你出国。”厉沉渊下了决定。转头一字一句道:“汤宁雨,你最好老实点。从前都是我太宠你了,才宠出这种无法无天的性子!之后说什么也不能任由你胡闹!”

“三叔!”汤宁雨顿时沮丧起来。蓦地心里一动。伸手将他抓住了。“晓晓说,打胎对女人的身体伤害很大。”

厉沉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甩手。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汤宁雨看着他的背影,顿时眉开眼笑地跟了上去,小狗一般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也不说话,他去哪儿,自己就去哪儿。

“你给我滚回房间!”厉沉渊忍无可忍地低吼了一句。

汤宁雨立刻扑了上去,一把将厉沉渊的手臂给抱住了,轻声道:“三叔三叔,我不想出国,我要待在你身边。孩子生下来好不好?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妈妈的,至于你和莫家千金的婚约………你没有领证对不对?推了好不好!”

“闭嘴!”厉沉渊咬牙:“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三叔………”汤宁雨嘴巴一扁,抓着他的手,被他硬生生脱出了两步,小小的身子在他怀里轻轻一转,声音也是委屈巴巴的:“你真的舍得打掉这个孩子吗?打掉了之后我可能就再也怀不上了………”

她的体香不住地侵袭他的鼻息,身子已然不是十几年前的小女孩儿了,每一处都在勾着厉沉渊更进一步,每一次的呼吸都带着邀请和香甜,直击厉沉渊的感官。

该死………他真的有了反应。

“我会联系最好的医生,不会出任何意外。”厉沉渊立刻甩手走向一边,拿出手机。

汤宁雨见撒娇不成,眼神一转,突然朝着窗口跑去。

厉沉渊眼神瞥了瞥,心里一惊,皱眉道:“你干什么?”

“我不管,我要留着这个孩子!这是我的孩子,我已经成年了,你没有权利让我打掉!”汤宁雨猛地抬腿,跨过了栏杆,洁白笔直的大腿随着自己的动作而露出一截。

厉沉渊顿时气得咬牙,手指在身侧捏成了拳,握紧又放开,眼神终究还是朝着一旁偏去,不去看她裸露出来的部分。

汤宁雨浑然不知,伸腿在窗外晃着,大声道:“我也不出国!我就要待在国内!我可以养活我自己!反正这个宝宝没了,你也没了,我活着还不如死了,不如现在就死了干净!”

厉沉渊大步一迈,朝着她走了过去。

“你你你别过来!”汤宁雨叫着。

厉沉渊根本不理会她的叫喊,一把搂着她的腰,带了进来,手指在她软绵绵的腰间顿了顿,修长的指节停在腰间,猛地缩了回去,“我警告你,这是你最后一次胡闹。”说着后退转身,走出了门。

“三叔!”汤宁雨叫了一句。

“砰!”厉沉渊的烦躁已经到达了极点,门一关,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汤宁雨的视线里。

“你去哪里?”看到厉沉渊转身离开汤宁雨瞬间着急了,也不管身下凳子是不是摆稳了,直接往下跳。

结果因为重心不稳,踩到凳子边缘,汤宁雨直接从凳子上摔下来!

“啊!”一声惊呼,她紧皱着眉头跌坐在地上,捂着脚踝痛呼。

旁侧的凳子倒在地上发出震耳的声响。

屋内传出来的闷响让厉沉渊心底一颤,然后猛然转身往回走,可当他的手放在门把上时却又顿住了。

汤宁雨的性格他最了解,要是他现在进去,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最终,厉沉渊还是将手从门把上放下。无奈地叹了口气后,转身离开。

现在的情况下他们确实不宜碰面,他们需要给对方冷静思考的时间。毕竟汤雨宁已经满十八岁,也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他,只是她的三叔,仅此而已。

………

汤宁雨委屈巴巴,珍珠豆子就要掉下来,屋内都那么大动静了,三叔怎么还不回来?他不可能没听到!

一只手用力地揉着早已红肿的脚裸,眼泪扑簌扑簌直往下掉。

“臭三叔,坏三叔,你果然不爱我了!明明都听到我摔跤了还不进来,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胡乱地擦了擦掉个不停的眼泪,汤宁雨的声音满是哽咽。

“果然网上说的都是真的,女方只要一怀孕男方就会一改之前的态度,三叔肯定也是这样的。现在他心底满是莫家那位千金,怎么可能有我!”汤宁雨一难过就喜欢胡思乱想,她一手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可怜巴巴的开口:“宝宝乖啊,你爸爸就是一个坏蛋,放心,妈妈肯定会保护好你,护你茁壮成长。”

可她的话音刚落,房门就被急匆匆地打开。

抬眸瞥了一眼来者,汤宁雨口中的咒骂立马停住,不等她再开口,就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抱起来,瞬间悬空的恐惧感让她条件反射下抱住厉沉渊,可哪怕被抱起来了。

“三叔你要带我去哪里?你不是准备抛弃我们吗?你快放我下来,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女孩嫣红的嘴唇在厉沉渊耳边一张一合,温热的气息铺满他的脖颈,这一来,厉沉渊原本就滚烫的身子更加燥热。

“你给我闭嘴!”忍无可忍下,厉沉渊咬牙切齿道。

被吼了一下后汤宁雨还真的闭上嘴巴,可她蓄满泪水的大眼睛控诉地看着厉沉渊,像是在无声质问,“你竟然凶我!”

本小说连载于微信“酷猴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关注公众号继续阅读!

在线阅读请点击>>>《免费阅读》

后续章节关注:kuhoubook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

《1101》汤小雨厉迟渊小说by珊珊来迟免费在线阅读 《1101》汤小雨厉迟渊小说by珊珊来迟免费在线阅读
凌冷风林芝颖by浅笑小说_鬼夫领进门 凌冷风林芝颖by浅笑小说_鬼夫领进门
盛世凡洛华小说_新婚旧爱小说阅读 盛世凡洛华小说_新婚旧爱小说阅读
贺君麒简姿妤小说_情雾中与你相拥免费在线阅读 贺君麒简姿妤小说_情雾中与你相拥免费在线阅读
新婚旧爱盛世凡洛华by墨舞免费在线阅读 新婚旧爱盛世凡洛华by墨舞免费在线阅读
慕容玄毅柳花溟小说_庶女逆妃平烟云小说章节阅读 慕容玄毅柳花溟小说_庶女逆妃平烟云小说章节阅读
小甜蜜顾思忆夏之隽by无影有踪免费在线阅读 小甜蜜顾思忆夏之隽by无影有踪免费在线阅读
落伤无凉意免费在线阅读_苏浅沈亦寒小说阅读 落伤无凉意免费在线阅读_苏浅沈亦寒小说阅读
王浩林思佳小说_借爱生子免费在线阅读 王浩林思佳小说_借爱生子免费在线阅读
庶女逆妃平烟云慕容玄毅柳花溟by云在青霄水在瓶免费在线阅读 庶女逆妃平烟云慕容玄毅柳花溟by云在青霄水在瓶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