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非得已两只萌娃闯豪门小说-婚非得已两只萌娃闯豪门傅以晴贺钧天小说

“我知道了。”

傅以晴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到时候,她会跟贺钧天谈判,贺临她要接走。

“傅小姐,有什么事告诉秘书就好,我就先去工作了。”

傅以晴在沙发上品秘书送来的茶,忽然她听到一道女声——

是岑洛音!

傅以晴眼底滑过一道冰寒,悄悄的藏匿起来。

岑洛音问秘书:“钧天呢?”

“洛音小姐,总裁正在开会,不在办公室。”

“哦,那我去办公室等他。”

秘书突然着急,“洛音小姐,你......”

岑洛音脸色不满:“这么了,我是你们贺总的未婚妻,未来的总裁夫人,他的办公室我去不得了?”

“不,不是......”

“不是就给我让开!”

岑洛音一脸怒意的撞开秘书,直接冲进了总裁办公司,这秘书今天这态度,办公室里肯定有人,但是岑洛音找了一圈都没有其他人,当即心中更加的生气了。

而此时,傅以晴正在贺钧天的休息室中看着监控屏幕,注视着岑洛音的一举一动。

这个休息室只有她和贺钧天知道,当初,还是她让贺钧天设计的。

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连密码都没有换。

岑洛音无聊拿出手机跟自己的朋友对话。

很快就聊到贺临了。

岑洛音冷哼一声:“贺临当初被贺钧天救回来,算他命大!”

“我怕什么怕?那个小贱种什么都不知道,还不是被我玩弄在手中,现在他身边保护他的人太多,不好下手。”

“哼,以为这就能难到我吗?现在我让他身边的人都捧着他,让他飘飘然起来,之后再给他灌输些歪理,让他心智扭曲的长大,到时候犯了错,我就第一时间抓住他的把柄,他照样不是被我控制在手中么!”

“哈哈哈......”

岑洛音恶毒得意的大笑着。

这时候,一道高跟鞋的声音突然响起,“哒哒哒......”

岑洛音眉头一皱,“谁!”

她刚刚说完,一抬头就看见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傅以晴,她脸色猛地一僵,一双眼睛瞬间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傅以晴,“你......你怎么在这里?”

傅以晴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没有回话,走到她的跟前,反手一巴掌,“啪——!”

“啊!”岑洛音猛地捂住被打的脸,痛得眼泪流了下来。

傅以晴出手利索,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

岑洛音惊得双手捂住脸颊,“贺以晴,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打我,你别忘了我可是贺钧天的未婚妻。”

傅以晴这两巴掌打下去终于解气了些。

儿子就是她的逆麟,碰到了,她就算是拼了命也会还回去!

傅以晴打完,边拉开岑洛音对面的椅子坐下,双腿交叠,端起先前的茶水,漫不经心的品尝起来,气质慵懒高贵。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是从骨子里透露出尊贵。

岑洛音瞳孔骤然一缩。

先前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才意识到傅以晴跟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的她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太美了,同为女人在她面前,她都觉得低她一等!

她不是被卖到深山去了吗?

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傅以晴看着杯中的茶叶,轻轻吹了一口气,开口道:“你刚刚问,我为什么在这里。”

“贺以晴,你到底要干什么!”

傅以晴掀眸,看着狼狈的岑洛音,轻笑,“如果说是贺钧天让我呆在这里,你信不信?”

岑洛音想也没有想就否认:“不,不可能,钧天那么恨你,怎么会让你出现在他的面前!”

“傻女人。”傅以晴勾唇,冷魅无比:“贺钧天跟我说,我离开一步都不行。”

“你骗我,分明我才是贺钧天的未婚妻!”岑洛音此刻神情已经有些慌乱了,她这个总裁未婚妻到底是地位她清楚得很!

“哦,未婚妻。”

岑洛音听出了这话中有话,一脸愤意的盯着傅以晴,“你什么意思?”

傅以晴语气嘲讽,勾唇,笑:“五年过去你还只是个未婚妻,其他什么名份都没有,岑洛音,你还是贺钧天的正宫呢,怎么连小三都比不上了?手段这么弱,五年都没有让贺钧天娶了你,还没有升职,你混得太惨了,我是在同情你。”

傅以晴这番话直接将岑洛音给说懵了。

对啊,贺钧天从来都没有娶她的意思,甚至连碰都不愿意碰她!

她算什么未婚妻,不过就是一个帮贺钧天挡莺莺燕燕的女人,贺钧天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她!

但是就算是这样,她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站在贺钧天身边的女人!

她根本不需要同情!

而同一时刻。

贺氏集团总部地下车库。

一辆布加迪威龙里,一个小屁孩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翘着的二郎腿上是一台小型计算机。

小人白嫩的十字正用着不可思议的速度敲击着键盘,而电脑屏幕上复杂的代码飞速的变换着,让人眼花缭乱。

很快,小手按下回车键。

屏幕上,贺氏集团的整栋楼的信息全部显示出来,而一个红点正显示在顶层。

“搞定,妈咪就在顶楼总裁办公司,也就是我便宜爹地办公的地方。”

傅乐天一说完,直接关掉电脑,从背包掏出一套小西装扔给顾晨希,“麻烦希叔叔帮我换上,我要去找妈咪。”

北京城著名景点打卡后,迟迟不见妈咪,也联系不上,所以就该他出手了。

顾晨希看着小西装,忍不住抽了抽嘴。

“你们一家人都这么变态,你不怕你便宜爹地知道啊!”

“不怕。”

“行,你臭小子胆子不小,你希叔我就在下面等你,需要我配合逃跑的尽管联系我。”顾晨希一边说着,一边给傅乐天换上小西装。

要不是贺氏集团的安保太变态,他一定要跟上去看好戏。

可惜了!

“我说,你要是跟你便宜哥哥撞上了,那可就尴尬了。”

傅乐天机灵一笑:“那到时候,麻烦希叔帮我和妈咪报警,实在是不行,通知我祖父祖母。”

“行,你娘两要是下地狱,你希叔我也陪着,有事儿随时联系。”